第三百七十五章 逃离

小说: 哑女医妃:王爷心尖宠 作者: 奈何你无情 更新时间:2020-06-30 10:54:03 字数:2170 阅读进度:372/378

“这么晚了,你出去想要做什么?”楚青云被禁足,院子中的丫鬟虽说进出院子的权利并没有受限,但却也遭到了极为严格的看管。

“娘娘的身子因为特殊原因有些不舒服,需要让奴婢去济世堂帮她寻药。若是大人能愿意代劳,那再好不过了。”楚青云与这些暗卫并不熟,所以他们对楚青云的声音也并不耳熟,竟没有听出其中的猫腻。

那几个暗卫猜到所谓的特殊原因是指什么,只觉得女儿家的事情,他们大老爷们掺和着实有些不妥,而且对此不太了解若是出了事情可不太好,反正也只是取一下药根本没有什么大碍,便退到一旁:“还是你自己去吧。”

“多谢大人。”楚青云向那两个暗卫屈膝行礼,然后匆匆的走了出去。

守大门的人听了她的话,也没有再细细盘问就将她放了出去。

尽管已经逃离了九王府,但楚青云依旧没有放松警惕,这虽然是在街上但难保暗中没有人跟随,她太快露出自己的真身,很容易就会被抓回去。

等她到的事情,济世堂已经打烊了,店门紧闭。

楚青云敲了好一阵子门,门口这才传来响动声:“济世堂已经关门了,而且最近不开放新的床位,姑娘若是有什么急事还是等明日再来吧。”

欢儿看着楚青云,一时间没有认出她。

“我是受娘娘之命来到这里的,有些事情娘娘想要跟余嫂叮嘱一下。”楚青云探着脖子往里面看了看,就见牧玉正站在楼梯口淡淡地望向她。

欢儿对楚青云身边的人着实不太了解,因而一时间也无法辨认出此事的真伪。

“姐姐,您就让她进来吧,她的确是娘娘身边的人。”牧玉上前开口。

牧玉就是连秋水都不认识,又怎么可能会认识这个看守房门的小丫鬟?可见他是已经认出了楚青云的真实身份。

欢儿见牧玉这样说,这才放心的打开门放楚青云进来。

等大门被关闭后,牧玉这才凝视着楚青云的眼睛问道:“深更半夜的过来,可是出了什么事情?”

他对这种事情一向很是敏感,总能检测到楚青云情绪的异样波动,无论多么细微都可以。

前不久,楚青云与崇巢之间的关系才刚刚缓和,难道今日又闹出了什么新的问题?

“我想要离开京城,去往别的地方一段时间,只是有些事情实在是不放心。”楚青云最近被与素兰相关的事情分区了精力,早已经将关于大沽河的事情抛之脑后。

如今,她与崇巢之间的联系断了,便也是时候去全身心的投入进这件事情之中。

“你怎么会突然间想着要离开?”牧玉更是确信楚青云与崇巢之间出现了矛盾,否则楚青云在信阿紫啊根本就不会产生要离开京城的想法,定是因为崇巢的缘故,这才动摇了。

“本来就有一些事情等着我去做,如今也是时候了。”楚青云轻轻输出了一口气,等她将关于大沽河的事情解决完毕,再来思考以后的问题。

或许靠着济世堂的收入,在远离的京城的小城镇上定居生活也不错。

牧玉见楚青云死活不肯透露有关此事的一点点消息,便也不再追问。

“你既然想要离开,就要趁早。”看楚青云的模样,应该还是从王府中偷偷跑出来的,那她溜走的事情很快就一定会被崇巢所知道。

那时,根据楚青云平日里的联系情况,他们很可能就会找到济世堂来。

济世堂虽然房子众多,但是想要藏人还是有些难得。

“可现在城门已经关了。”若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楚青云现在就应该已经踏上了离开的长途。

“等明日一早,我们就走。”

“我们?”楚青云愣了,低头看先牧玉,“难道你也想要跟着我一块离开这里?”

牧玉将目光瞥到一旁,不敢与楚青云的目光对视:“我不过也只是想要借助这次机会来丰富一下自己的阅历,根本没有什么别的原因,你且不要多心。”

“你愿意跟我一快走,那牧芸呢?”楚青云半蹲下身子与牧玉对视着,“牧芸还小,在这里过得很高兴,她不一定会喜欢这种颠沛流离的生活,而且你也根本无法与她相分开。”

牧玉虽然在众多事情上都如同小大人一般,但他本质上却还是一个孩子。

“只要姐姐去哪里,我也跟去哪里。”牧芸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跑到了楚青云的身后,她突然伸出手抱住了楚青云的腰,将自己的身子都吊在她的身上,语气中满是撒娇。

“而且哥哥都要跟姐姐一快走,我也要跟着去!”

她自幼就一直与牧玉在一起,从来没有分开过的时期,她也不是很想要经历这种时期。

“可牧芸,这段路程的终点是哪里我根本无法确定,这路上所会拥有的危险,我也无法保证你们的安全。你们若是不跟去,自是在京城中,就可以避开这些风险。”

虽然楚青云与崇巢之间已经闹得极为僵硬,但楚青云相信,以崇巢的人品,还不至于做出回了济世堂这样出阁的事情来对她进行报复。

“只要能与姐姐和哥哥在一起,我什么都不怕。”牧芸将小脑袋埋入楚青云的怀中,怎么都不肯抬起头。

“好吧。”楚青云无奈的妥协了,她现在先暂时应下,等到顺路去浔州城的时候,她将这两个孩子放在程家寄养一段时间也不迟。

这样做,反而还能让他们刚刚避开旋涡,活在一片无人打扰的世界中。

牧玉不出一会儿就将一切的东西都准备齐全了,楚青云则重新易容了一张陌生人的脸,这次她做的精细了许多,毕竟在远离京城之前她还要再顶着这张面皮很长时间。

“我们走吧。”牧玉与牧芸上了马车,向楚青云挥手催促。

“嗯。”楚青云提着她的一些必须用品走了过来,麻溜的跳上马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