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六十七章 影帝

小说: 我在大明开无双 作者: 戴小楼 更新时间:2020-10-18 06:08:06 字数:4658 阅读进度:275/277

老爷我又回来了——

彭土司一个大嘴巴子抽在老儿子脸上,说不心疼,那是假的。

【老儿子,大孙子】,那是心头肉啊!可是,德轩公是个眼睛敞亮的人,他方才在门口就瞧见康飞一脚跺碎了脚下的水磨砖,当时就眼角一抽。

这得多大的能耐才能一脚跺碎一块水磨青砖?怕不是个天生神力?

德轩公是一辈子打老了仗的,深知一个道理,这个世道,出头的未必有能耐,可是你要真有能耐,指定能出头。

当然,德轩公是武将,只懂打仗,他说的能耐,只限于个人武勇。

大明可是真有人靠砍脑袋生生砍到总兵的例子的。

这等人,气血旺盛,决不能受辱,不然真能当场把你给打死。

随后,田姬一把抱住康飞,说出一番【我男人抗倭,阵斩一千,朝廷以指挥使体统行事……】德轩公心里更是咯噔一声。

没后台的妖精都被打死了,如今还这么活蹦乱跳,不消说了,这指定是个有后台的。

彭家从大明开国迄今,那也是端的【与国同休】的铁饭碗,深知一点,朝中有人,才好做官。

这少年看着脸嫩,应该还不足弱冠,才这么点大,就以武勇获朝廷赐予飞鱼服,以指挥使体统行事……多大能耐还不好说,厉害是肯定的,但多大的后台,不消说,估摸着得是尚书、阁老一个级别的后台。

世人都以为土官桀骜不驯,大约就跟唐朝的藩镇一样,可实际上还真不是。

别的不说,那土司继承人,可都是要去国子监读书的,不入学不得袭职。

这可不是朝鲜那样的表面恭顺,世子袭王位,遣人上个表,朝廷一般也就准了。

朝廷强力羁縻之下,土司们实际上都【事朝廷甚恭】,德轩公自己,那也是要抱南赣巡抚的大腿的。

而南赣巡抚,在大明的文官体系里面,虽然也挺厉害,可是,也仅此而已了。

故此,眼眉挑通的德轩公上去就给儿子一个大嘴巴子,让这逆子跪下后,这才转身,眉眼带笑,可嘴角,却又带着些抽搐……这要是五百年后,指定是能拿影帝的。

“老夫教子无方……”

康飞看着抱拳的老土司,再看人家脸上那表情包,把一个老父亲的喜怒哀乐真真是全部包含进去了。

握草,影帝呀!

康飞最服这些老戏骨,人家都做到这个份上了,他也不好再说什么难听话,当下笑着就说道,“老土司言重了,我看彭琪子,不过年少顽劣,却不是什么大恶……老土司真要怒其不争,如今淮扬巡抚唐荆川是我拜把子的老哥哥,不如把他遣往军中效力,老土司岂不闻,军队是个大熔炉,再调皮的孩子,那肯定都给调理妥当了……”

康飞一番话,把个德轩公听得眼角只抽抽,看看眼前少年,再转头看自家老儿子,简直就是瓦砾之于珠玉……唉!没法比啊!

彭德轩也不敢交浅言深,何况,自家儿子还大大地得罪了人家,只好先打一套太极推手,和康飞哈哈了一阵,随后讨个饶,这才踢了儿子一脚,面带怒色吼道:“小畜生,还不快起身去把外面兵丁都撤了……”

彭琪子垂头丧气起身,刚转身,结果耳朵一阵巨疼,却是被老子拽着耳朵又拎转回来。

彭德轩吹胡子瞪眼睛瞧着他,“怎么?都不懂给你田姬姐姐赔礼么?”

老土司说着,又是一巴掌抽在儿子后脑勺上,看得田姬都不得不说:“老大人,彭琪子还小……”

“还小?老夫像他这个年纪,都已经进京陛见过天子了。”彭德轩又是给儿子一脚,彭琪子心里面一万个不服气,却不敢忤逆老爹,只能低声道个歉,转身一溜烟就跑了。

彭德轩冲着儿子的背影高声叫骂了几句,这才转身柔声对田姬说道:“贤侄女,我们彭田两家,乃是通家之好,你便大肚量些,万勿跟那小畜生一般见识……”

人家老爹都说到这份上,田姬即便再大的气,那也消了,连道不敢。

随后,彭德轩又把田姬家里面事情说了一番。

田家洞作为永顺土司麾下三州六洞之一,地盘也说不上大,大约也就等于是个知县老爷,可是,她家毕竟是世袭,只论在当地权威的话,别说知县,知府也比不了,那真是生杀予夺。

故此,田家洞长官司的继承人,那也是要在朝廷注册的。

田姬是长女,下面还有个弟弟,她出嫁那会子,弟弟方才几岁,如今也不过十来岁,还不算是成丁。

不出意外的话,要再过两年,她弟弟去南京国子监读两年书,回家才能正式继承田家洞。

这些土司老爷们都是在国子监读过书的,还真就不是什么穿衣带彩的说话都囫囵的少数民族。

“田贤弟最近这两年身子不大好,我就做个主,让他在咱们老家管点事情,毕竟,这出来打仗,往来奔波,也是受累,虽然说,都是为了朝廷和陛下……”

旁边康飞看着彭德轩说道这儿,还下意识拱手向北,未免内心吐槽,这真是一个老狐狸,滴水不漏。

田姬听他说自家老爹身体不大好,未免就垂泪,这彭德轩又安慰她,略一犹豫,就说:“说起来,还是我的不是,当初跟随老巡抚平宁王,在南昌城外,老田当时替我挡了一箭,伤了肺……”

彭德轩说着就叹气,“当时看着伤不重,仗着年轻,养了半个月就活蹦乱跳的,老来却给颜色看了,气短,一到秋冬,就喘得厉害,你爹今年才四十五……”

他这么一说,好像田家洞洞主马上就要挂了差不多,田姬泪水格外流得厉害了。

彭德轩这时候看了康飞一眼,随即对田姬说:“嗨!你看我这老悖晦的,说这些做甚子,不过,贤侄女,我们土司人家,为朝廷放马打仗,那是天经地义的,你打小就是懂事的孩子……”

田姬哽咽着拿帕子擦眼泪,彭德轩又说了几句,随后,给康飞打了一个招呼,转身就走了。

康飞瞧着老土司的背影,撇了撇嘴巴,走到田姬身边,伸手挽着她就说:“好了,别哭啦!”

“老爷……”田姬抽泣着,女儿么,心里面总是向着爹多些,嫁到外地,便格外思念,“妾身只是……”

看田姬这副模样,康飞就叹气,“唉!你傻啊!他哄你哩!”

他这么一说,田姬未免纳闷,“老爷这话怎么说的?”

康飞未免冷笑,“你啊!真是很傻很天真,人家都说了,自己十几岁就进京陛见天子……”

他说着,鼻孔出气,切了一声,“你难道没听出来么?他说他跟老巡抚去平宁王,那不就是说的正德十四年的宸濠之乱么,意思是说,俺跟新建伯一起给朝廷效过命……你不能把俺儿子给打死了。”

彭德轩说的老巡抚,就是【特进光禄大夫柱国新建伯兼兵部尚书都察院左都御史王守仁】了,在南赣巡抚的任上,带兵平了宁王之乱,王守仁在当时,绝对是屈指可数的大人物,被彭德轩扯着虎皮做大旗是理所当然的。

当然,王守仁的新建伯爵位嘉靖八年就被褫夺了,可是架不住人家是一代宗师,心学门徒遍及朝野。

说道这儿,康飞就揽着田姬,“所以,你爹身体或许是不太好,但是,绝对没有他说的那么严重,以我估计,大概就是转秋冬了,有些头疼脑热,顶天了,绝不是你想的那么严重。”

田姬在康飞怀中被他说的患得患失的,康飞瞧她那样儿,当下就在她脑门上亲一口,大大咧咧说道:“你还能不信我么?生而知之,神仙弟子……”

田姬被他说得噗嗤一笑,“老爷真是不害臊。”

康飞梗着脖子,一脸理所当然,“那是,也不看我是谁……对了,你手上有银子么?二哥卞狴犴要结婚,我寻思着,二哥那穷鬼,大约是拿不出银子来操办的,谁叫我是他一个头磕在地上的拜把子兄弟呢!对了还有,那位俞知府家的小姐我认她做了个干姐姐,怕路上尴尬……你有时间,帮我去陪她一陪……”

他这是软饭硬吃了,反正,自家女人,不丢人。

里面吃软饭,外面彭德轩走在街上,伸手擦了擦汗,看儿子凑上来,气不打一处来,伸手就要揍他。

彭琪子把脑袋一缩就躲过老子的巴掌,“爹啊!你干啥又要打我。”说着,转头看周围,觉得自己在手下兵丁面前丢了面子。

彭德轩看儿子这模样,忍不住又要把大嘴巴子抽上去,只是,看看老儿子这模样,终究没舍得,而且儿子如今也算是带兵放马的,要给他将养声望,的确不好当众揍他,只得闷闷把手缩了回去。

不过周围土狼兵都是目不斜视,只当看不见,这是土司老爷的家事,俺们哪里敢看。

“老夫我怎么就生了你这蠢货色,我看那戴康飞,跟你也差不多大,可人家往来相与的,是什么人?”他说着,未免瞪眼看着儿子,“是淮阳巡抚,还是一个头磕在地上的拜把子兄弟,你这蠢货这样得罪人家,人家真一纸把你招去军前效力,有一百种方法把你给玩死,你老子我还奈何不得。”

说到此处,彭德轩看儿子犹自一脸不服气,未免沉下脸来,“俺们土司人家,武勇未必要顶尖,却要谨记,柔和做人,恭顺朝廷,似你这般螃蟹似的,到处得罪人,倒不如老子我先把你给打死算了,也省得老子我白发人送黑发人。”

彭琪子看自家老子说得这么严重,未免一缩脖子,他只是脾性横,却又不是真的傻,当下只好闷闷答应自家老子,再不敢得罪对方,只是,想到自己喜欢的田姬姐姐这会子或许在对方怀中柔媚……年少的心中未免抽疼抽疼的。

彭德轩看儿子这副表情,内心叹气,却也不好再说什么,这个坎儿,只能靠儿子自己迈过去。

“大丈夫何患无妻,再说,老田那女儿,比你大那多,你脸皮厚不害臊,我以后见着老田还害臊哩!”彭德轩说着,把眼睛一瞪,“还是说,你准备随便玩玩?”

彭琪子吓了一跳,他们永顺土司三州六洞,和别的土司,或许还互有攻伐,但是内部却紧密得很,若真是玩弄了人家女儿,大约他老子真会把他打死。

故此,他赶紧把脑袋摇得跟个拨浪鼓似的,“儿子也是知道好歹的。”

彭德轩看儿子这般,鼻腔出气哼了一声,“知道就好,赶紧带着人回驻地去。老子还要给你这臭小子揩屁股哩!你带人把老田家女儿给围了,真要老田家女儿嫁你,也罢了,如今,旁人怎么看你?少不得老子还得破费……”

他说着,未免一脸地肉疼,本来就是出来打秋风的,这下好,大约非但赚不到银子,还得赔进去不少银子。

毕竟,他们土司不是不清楚,朝廷那些文官们,想改土归流都想疯了。

明代那么多苗侗做乱,为啥?都是被文官老爷们给逼的呗!读书人么,怎么能不教而诛呢!你不造反,我怎么来打你?怎么改土归流?

事实上,作为都在国子监念过书的土司老爷们,心里面很清楚,改土归流才是王道,但是哩,这做人,从来都是屁股决定脑袋,哪儿有自己造自己的反的道理。

一想到银子要打水漂,德轩公心疼得打哆嗦,看着老儿子一屁股来气,“赶快给我滚,再看你这模样,老子我得气死。”

看着彭琪子滚蛋,彭德轩犹自胸膛起复,他身边几个老伴当就劝,“老爷,琪子还小,好这口,也是当然,当年俺们跟老爷一起去白崖侗,听说他家寡妇弟媳妇出名,老爷不也带着俺们一起爬过人家墙头……”

说话那老伴当说着,就嘿哧嘿哧地笑了起来,周围几个伴当想到年轻时候的趣事,未免忍不住,低着头就吭哧吭哧地笑,“老毕当时跑得慢,屁股上挨了一刀,想是因此印象深刻。”

第一个开口劝的老伴当未免瞪眼睛,“老樊你莫瞎说,老子当时是护着老爷,哪像你,第一个抱头鼠窜……”

这些老伴当,类似那些总兵老爷家的家丁,关系甚至还更进一层,都是打小一起长大的,又一起上战场,一个马勺搅食吃,互相挡刀也是有的,上下尊卑有时候未免淡的很。

彭德轩听身边老家伙这话,未免吹胡子瞪眼睛,你们这些王八蛋,是诬陷我就好小寡妇这一口么?

他想要发火吼两句的,可是,不知道怎么地,突然脑子里面就浮现出一个硕大圆盘的尻来,一时间忍不住,自己也笑了起来,“入娘的,被你们这些王八蛋一说,老子倒是想起来,的确白得很……”

“不但白,还大哩!”

一时间,几个老家伙一起哈哈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