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绝望的老人

小说: 我真的不想一拳解决战斗 作者: 神秘的坏蛋 更新时间:2020-11-26 03:00:04 字数:2448 阅读进度:58/60

嗡!

三枚铜钱再次悬浮在李长生周围,疯狂旋转。

片刻之后,卦象老人伸手,收回铜钱。

他翻开第一枚铜钱。

上面只有一个字。

‘不’

老人没懂,翻开第二枚。

同样是一个字。

‘知’

老人面色阴沉,翻开第三个。

‘道’

卦象老人嘴角一抽。

“不知道?”

他捏住三枚铜钱,手指关节都是有些发白。

此时的李长生依旧闭着眼睛:“老先生,算好了吗?”

“快了快了!”

卦象老人连忙道。

看着手里罢工的铜钱,又看了看闭眼的少年。

这个年过花甲的老人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做装逼过头。

其实算不出也还好,可以顺着对方的目的随便糊弄。

但问题是他压根就没问这个少年的目的是什么!

自己本来想装个世外高人算出一切,让对方大吃一惊,顶礼膜拜。

但现在情况却是尴尬极了。

卦象老人咬了咬牙,咬破自己手指,挤出几滴血液在铜钱上。

吸了血的铜钱顿时微微颤动起来。

随后卦象老人第三次甩出铜钱,同时双手结印,操控铜钱旋转,速度变得极快,甚至带出破风之声!

李长生皱起眉头,确定没有危险之后这才舒展表情,没有睁眼。

铜钱依次回到卦象老人手里。

这次他直接一次性全部翻开。

三个字依次排列。

‘干、你、娘’

卦象老人:“……”

“还没算出来吗?”李长生等的时间有点长了,忍不住问道。

“罢了,你可以睁开眼睛了。”卦象老人叹了口气。

李长生睁眼:“老先生算出来了?”

“当然!”

卦象老人眼神微闪:“卦象上说,你如今心有焦虑,正处于命运抉择时刻!”

“然后呢?”李长生嘴角一抽,这句话模棱两可,根本没有意义。

“你明说一下求卦的目的吧!”卦象老人说道。

李长生倒也没有隐瞒,解开胸前衣衫,血色莲花印记展现出来:“我要你帮我算出这印记主人的位置。”

“你这是被人种下咒印了?”

卦象老人是咒道传人,一眼就看了出来。

“算是吧!”

“那你早说啊!”卦象老人松了一口气,虽然自己的成名手段是算卦,但咒道方面他也算造诣颇深,对咒印方面极有研究。

李长生挑眉:“你之前说自己算得出来。”

“无妨,老夫帮你作法感应便是。”

卦象老人连忙扯开话题,站起身来。

他拿出几张符纸,贴在自己周身,而后三枚铜钱放置在掌心之中,猛的贴在李长生胸口印记之上。

“老夫的手段叫本体感应法,能够将自己的意识潜入到印记之中,以此探寻印记主人的位置。”

话毕,卦象老人直接闭上眼睛,嘴里开始念咒。

李长生感觉胸口的印记微微发烫,卦象老人周身的符纸也是无风自动。

约莫持续了半柱香的功夫。

卦象老人松开手,三枚铜钱纷纷落在地上,颤抖着滚落到李长生身后。

年迈的老人睁开浑浊的眼睛。

双目之中一片血红。

他嘴角弯起一抹诡异的笑容,冲着李长生发出咯咯的笑声:“你这个小家伙还真是有趣,居然找人算我?”

“血姬!”

李长生目光一凝。

卦象老人居然做出一副媚态,微微掩嘴:“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这种低级的手段对我没用。”

李长生沉默不语。

他这样做本就是奔着一线希望去的,失败也是情理之中,但他完全没想到血姬的手段居然可以替换掉卦象老人的意识!

被血姬的操控的卦象老人继续开口:“我早就跟你说过,我是不会做坏事的,只是在帮你除魔,这件事对你我都有好处。”

“你何必一心想要找我的麻烦?”

“你我之间,完全可以化敌为友!”

血姬正说着,大厅外面一阵嘈杂的脚步声传来。

“刚刚阁主命火动摇,似乎生命垂危!”

“一定是出了什么事!”

“快随我营救阁主!”

砰!

木质大门被一脚踹开,十多个弟子冲进来。

这些青年目光如炬,盯着的中心位置的李长生:“小子,你对我们阁主做了什么?”

“刚刚灵灯房阁主命火动摇,显然是陷入了危机之中!”有弟子踏前而出:“可否告知我等刚才发生了什么?”

几人盯着李长生之时,被血姬操控的卦象老人却是转头娇笑:“这些小青年真是鲁莽,不知道进门之前要敲门吗?”

“师尊,您没事?”一众弟子微微一怔。

“你看我像有事的样子吗?”卦象老人翘起兰花指,一只手轻轻捻动长发,娇柔魅惑。

“这……”

这些弟子表情一僵,但很快反应过来。

“不好,师尊被妖邪附身,诸位师兄弟快想办法!”

哗啦啦!

十多人同时摆开架势,纷纷从袖中取出符纸、桃木剑、辟邪水之类的东西。

卦象老人掩嘴一笑,不做理睬。

他看了眼李长生:“好了,不陪你玩了。”

说话间,血姬极为恶趣味的操控着老人一把扯下身上所有衣服,直接向所有人坦诚相见。

卦象老人眼中的血红之色如潮水般消退,渐渐恢复清明。

周围的弟子们全部冲了过来。

“大胆邪祟,敢侮辱师尊身体!”

“用镇煞符,把妖物镇杀!”

“快泼辟邪水!”

十多样辟邪的东西一股脑的丢了过来。

“胡闹!”

卦象老人面色阴沉,手臂一挥,一股清风拂过,将空中的所有东西全部冲散。

他皱眉中轻抚胡须,表情严厉:“什么妖物邪祟?老夫刚刚正在施法,岂是你们能胡乱打扰的?”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老夫一生行事,何须向你们解释?”卦象老人目光如炬,表情淡漠冷酷。

“但是……”

“再敢多嘴,直接逐出师门!”卦象老人冷哼一声。

一众弟子不敢多言,纷纷低头离开。

李长生叹了口气:“我也告退了。”

卦象老人背着手:“恕我无法感应出来,你可以另请高明。”

“嗯!”

李长生点头,快步离开。

木门关上。

大概过了三息时间,厅内便传出卦象老人发现自己不着片缕之后绝望的惨叫声。

李长生叹了口气。

他正准备直接离开,脚下叮叮当当一阵脆响,三枚铜板不知从什么地方掉落,一路滚到了台阶下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