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血姬的目的

小说: 我真的不想一拳解决战斗 作者: 神秘的坏蛋 更新时间:2020-11-23 01:49:56 字数:2313 阅读进度:49/60

徐瑶看着地上的三具尸体,心态当场就崩了。

尼玛?

开玩笑的吧!

老娘前脚把酒楼给你们两个祖宗买下来,还打算供你们吃喝,你们后脚就在大厅里杀了三个人!

还特么是三个异族!

哒哒哒……

楼上一阵脚步声,收了银票的大掌柜从上面走了下来,招呼了一声小二:“从今天起这酒楼就是这位小姐的了,老夫告辞。”

大掌柜刚要走,徐瑶却是突然叫住:“等等!”

“何事?”大掌柜面不改色。

“我……我后悔了,你看这酒楼,能退了不?”徐瑶手里捏着房契。

大掌柜扫了眼大厅里的三具尸体,笑眯眯回答:“你说呢?”

话毕,这个精明的中年男人一溜烟的离开。

徐瑶委屈的吸了吸鼻子。

草率了!

白花花的银票就这样打了水漂。

“你怕什么,责任我来担,酒楼嘛,还是可以照常开的。”李长生慢条斯理的喝着茶。

外面一阵杂乱的脚步响起,紧接着便是长刀出鞘的声音。

“杀人者就在楼内!”

“诸位小心,见机行事!”

几声暴喝传出,大门轰然被砸开。

一群黑衣靖夜司成员持刀冲了进来。

目光齐齐的放在李长生几人身上。

欧梦璃双臂抱胸,淡淡开口:“要不要继续杀?”

“不用了,他们也是奉命行事。”

李长生面如平镜:“人是我杀的,带我走即可。”

哗啦啦!

一众靖夜司成员围住李长生。

他站起身来。

在靖夜司高手的‘制伏’下,李长生离开了酒楼,欧梦璃也是被带去做记录。

李长生临走前还转头看了眼徐瑶:“帮我查查城内感应类型的强者,等我出来之后去拜访。”

看着被快速押走的少年,徐瑶叹了口气。

出来?

杀了三个异族人,能活着出来吗?

犹豫了片刻,徐瑶也是开始思考对策。

李长生硬实力是有的,不至于像寻常平民犯了法一般,被很快缉拿抹杀,如果走走关系,说不定可以保释出来……

反正酒楼都买了,那就再花点钱吧。

徐瑶咬了咬牙,心中开始回忆前些年在平安城存钱的金库位置。

……

……

另一边,李长生被绑住手腕,正带向关押处。

宽敞的路上行人纷纷驻足围观。

看向少年的眼睛里都带着些许复杂之色。

“那小伙是犯了啥事啊?”

“据说是杀了三个平安学府的异族!”

“好家伙,干得漂亮啊,杀光那群狗日的!”

“唉,可惜了这个少年郎……”

纷杂的声音渐渐传出,李长生嘴角挂着笑意,也是多少了解了几分情况。

是的,他做了大多数人想做不敢做的事情。

这帮靖夜司的差人也并没有为难李长生。

他们捆住少年的绳子只用了细细一股,而且绑的很松。

领头的差人走在李长生旁边,

他叹了口气:“你小子可真够心狠手辣的,那三个异族全部一击必杀。”

“想来也是个练家子?”

“随便练练,只会些简单的手段罢了。”李长生笑道。

“还笑,你知不知道你犯了多大的罪?”差人面色一沉:“异族虽然问题很大,但当街杀人实在不该……”

说着,他也是咬了咬牙,低声道:“念在你杀的并非人族的份上,一会儿听话点,给你安排个好牢房。”

李长生笑着点头,差人也不再废话,走在了最前面。

欧梦璃只是个被带去问话的,所以在第二个街角的时候就被带去了靖夜司府衙,李长生则是直接被带到了临时关押犯人的狱中。

平安城的牢狱十分复杂,外围高墙铸起,里面水牢地牢之类的估计少说有上千间。

李长生这种还未被定刑的犯人是关在最外面的。

躺在牢房中的草席子上,少年轻轻摸了摸微微发烫的胸口。

其实血姬的消息在他刚进入凤凰酒楼的时候就传了过来。

“天渊第一层大魔,食尸魔。

位于平安城天牢之内。”

李长生闭着眼睛微微休憩,嘴角却是弯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血姬用印记定位自己就算了,还想方设法的给自己送经验。

食尸魔区区一个第一层的魔物,这么快就来到了平安城?

要说那家伙是自己过来的,李长生是绝对不相信的。

要知道,雾妖和无相魔为了入侵飞流城,都只能用强攻的手段,更何况食尸魔?

而且自己前脚来到了平安城,血姬后脚就传来了消息。

图什么?

不过这样也好,毕竟天渊中的大魔杀一个少一个。

他本来还想找个办法混进天牢,但随着那几个异族人出现,李长生当即就想到了法子。

这不,他现在安然的躺在牢房里,坐等食尸魔现身。

这牢房并不宽敞,一间牢房里面也并不是只有李长生一个。

还有一个披头散发的干瘦青年。

他盯着李长生看了许久。

“哥们,你是犯了啥事进来的?”

“杀人。”李长生躺在草席子上,淡淡道。

他此时脑海中还在思考血姬的事情,只是随口回答。

“杀人?”青年一下子笑了出来:“我看你估计也不到二十岁,还是个少年郎,你说杀人吓唬谁呢!”

“唉哥们,你跟我讲讲你咋进来的呗,我帮你打点打点,这地我熟啊!”

“哥们说句话啊,你这样睡着没有用,出门在外就得结交人脉!”

“人脉你懂吗?”

李长生皱了皱眉,翻起身来。

这个青年实在是太吵了。

“哥们,你知道我咋进来的不?”青年看李长生坐起来,顿时就提起了兴趣:“我昨天晚上爬进宜春楼后院,偷看那过兰香吧?”

“我告诉你,我昨晚上亲眼看到她在后院洗澡,那小身段,简直绝了!”

“黑不黑?”李长生饶有兴致的问道。

“什么黑不黑?”青年愣了一下。

“昨晚夜色。”李长生笑道:“你偷看洗澡都能被抓到,那就是天不够黑了?”

“不是,我之所以被抓到……”青年看了看牢房外面,悄悄凑在李长生耳边。

“我昨晚见到鬼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