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天尊相

小说: 我真的不想一拳解决战斗 作者: 神秘的坏蛋 更新时间:2020-11-17 21:18:23 字数:2427 阅读进度:27/60

雾妖这一招也算是气势磅礴,遮天蔽日的云雾大手仿佛从无尽苍穹之上伸下来,就要握住长城!

咚!

手掌撞击在长城百丈上空之处,那里仿佛有一道空气墙。

李长生就这样抬头呆呆的看着那巨手疯狂撞击,渐渐的,脚下的长城都是有些震颤!

“不好,阵法恐怕难以抵挡!”花莹惊呼一声:“能撼动长城阵法的妖魔,等级至少在‘力’级!”

长城一震,站在上面的兵卒也是一个个开始有些惊慌。

李长生深吸一口气:“不慌,解除阵法,让我出手!”

“想什么呢,长城挡不住的,你能挡得住?”欧梦璃双臂抱胸:“倒不如放开一个缺口,让我出城会会那雾中的妖魔!”

“那可是‘力’级妖魔,你们想什么呢!”花莹显然没考虑两人的建议。

“不用着急,尽管阵法晃动,但问题不大。”

话毕,这个小姑娘也是指了指待命的几个兵卒:“快去香火房,请天尊相!”

“天尊相?”李长生愣了一下。

“这是长城每个关口必备的东西!”花莹略有担忧的盯着上方的巨手,淡淡道。

秃子王冲倒是显得稳如老狗:“咱们飞流城的天尊相,可是三四年都没请出来过了,这些年香火供奉从来没有停止过,而且去年我们几个还花钱镀了层金身。”

“天尊相一出,牛鬼蛇神都不敢靠近的。”

王冲正兴高采烈的说着,一座机关浮台便是在士卒的操控之下悬浮而来!

那长宽近十丈的机关台之上,矗立着一尊镀金的巨大塑像!

“世人皆以香火供奉九大天尊,凡能凝聚香火,产生感应的,皆可被称作天尊相。”

欧梦璃看了眼懵逼的李长生,解释道。

她好奇的抬头看着这尊高大的镀金塑像:“不知道飞流城供奉的,是哪一位天尊?”

机关台轻轻的落在长城上,镀金塑像熠熠生辉。

花莹十指交叉,结出一道手印,冲着塑像鞠了一躬。

“九大天尊各有所能,法力无边,我飞流城供奉的,乃是镇魔天尊。”

话毕,金色塑像似乎是感应到了周围汹涌的妖雾,猛的绽放出道道金光,阵法当即稳固。

大雾中伸出的巨手微微停滞了一下。

遮蔽天空的白雾开始翻涌,一只巨大面庞轮廓浮现出来。

面庞盯着镇魔天尊的金色塑像。

“这人……好生眼熟!”

“玛德,别废话了,继续动手!”大雾中传来另一个声音。

下一刻,面庞消散,巨手重新凝聚,甚至增大数倍,开始猛的砸向长城的阵法!

咚!

咚!

咚!

一击比一击强劲,原本稳固的大阵,居然再度摇颤起来。

镇魔天尊塑像绽放的光芒也是愈发璀璨。

王冲叹了口气:“没想到这妖物这么生猛,要不是这些年积攒的香火之力足够,恐怕还真的扛不住。”

“没错,但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我们必须反击!”花莹皱眉道。

“怎么反击,这大雾似乎就是妖物的身体,这种虚幻的东西最难搞了,而且现在不清楚雾气中的情况,也不能贸然派兵进去!”王冲道。

“要不然,请你家老爷子……”花莹盯着王冲。

“不可能,他指定不会出手。”王冲摇头否定。

李长生没管这两个长城守卫军云里雾里的对话,反倒饶有兴致的看着白雾巨手。

“长城虽然能隔绝大多数妖魔,但在天渊里的这些家伙面前,似乎还是不太够看啊……”

大魔雾妖只不过是天渊第三层魔物,甚至连百目都不如。

但眼下任有破城之力!

时间一点点流逝,镇魔天尊塑像上的光芒也是逐渐减弱。

花莹指挥士卒放了一波弩箭,但随着那箭雨刺入雾气,瞬息之后居然全部掉头折返射来。

若不是大阵庇护,恐怕五成的士卒都已经成了筛子。

“抬猎魔弓来!”

王冲一声暴喝,几十尊雕刻着暗金色纹路的巨大弓弩抬了上来。

排成一排。

丈二长度的巨大弩箭之上亦有复杂玄奥的纹路雕刻,符纸一贴,仿佛引动了某种封印的力量,这一排的弩箭都有着丝丝缕缕的光芒流转。

“放箭!”

嗖嗖嗖!

一道道托着各色光芒的弩箭刺入了大雾中。

突然间,大雾中传来震慑灵魂的尖啸声,上方的大手砰然间消散,雾气都是淡了三分!

“有用!”

众人一喜。

不过雾妖的退却仅仅是暂时,很快那雾气中便是伸出无数密密麻麻的白雾手掌,捶打着阵法。

“这样下去也不是事啊……”一直旁观的林豪瞄了眼李长生,装模作样的来到镇魔天尊塑像之前。

他轻轻咳嗽了两下,转到众人视线盲区。

一颗血肉凝聚而成的眼球蹦蹦跳跳的从袖子里钻了出来。

“去!”

林豪轻喝一声。

那颗眼球仿佛蝌蚪一般的立刻冲向塑像,啪叽一下粘在了巨大的塑像腋下。

随着眼球在塑像腋下疯狂眨动,这尊天尊相散发的光芒也是越发微弱。

最后,那颗眼球吸够了力量,猛化成一滩黑水,腐蚀进了镀金的雕像。

林豪连忙走开,背负着双手,找了个位置继续划水。

这时候正是抵御雾妖的关键时刻,花莹等人都目不转睛的盯着上方的阵法。

突然间,花莹面色一变:“这阵法,居然在不断减弱?”

“怎么可能?”

王冲微微惊讶。

旋即,一声脆响从镇魔天尊塑像眉心传出。

紧接着,咔嚓咔嚓的声音几乎连成一片!

砰!

天尊相直接爆开,化作一块块陶瓷坠落下来。

雾妖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伸出的千万条手臂猛的交织在一起,同时发力重击在了阵法之上。

轰!

长城都是颤了一下,苍穹上那半透明的墙壁更是波纹荡漾!

“这……天尊相怎么可能碎裂?”

“闻所未闻!”

花莹只感觉头皮发麻,完全不能够理解。

那些坚持在前线的士卒也是一个个面色惨白,不知所措。

天尊就是七方净土子民心中的神。

神像碎了,希望也就碎了!

轰!

又是一声重击。

这次护住长城的半透明墙壁已经完全坚持不住,咔嚓一声碎裂了一大块!

呼!

盘踞在外面的白雾立刻找到了空子,猛的钻了进来!

白雾铺天盖地!

花莹娇躯一颤,噗通一声坐倒在地上。

她面如死灰。

“飞流城……完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