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乌鸦坐飞机【新书求收藏求推荐!】

小说: 我真的不想一拳解决战斗 作者: 神秘的坏蛋 更新时间:2020-11-08 06:57:21 字数:2372 阅读进度:6/60

皎洁的月光被乌云遮住,夜空更加黑暗。

趁此时机,一道灵巧敏捷的身影也是从营地的围栏处跳跃进来。

乌云缓缓飘过,月光再度洒落。

灵巧的身影已经趁着夜幕进入营地,巡逻的士兵还没发现队伍后面多了一道瘦小的身影。

几步之后,那身影已经躲在了营帐后方阴影之处,她穿着士卒衣着,脸上却戴着面具,只不过那流转的目光却是杀意盎然。

视线落在篝火旁的一个少年身上。

“嗯,与云中飞鹤大人所言一般无二,一个傻乎乎的布衣少年,还有……”目光扫过某间营帐:“还有一个战力不俗的女子。”

潜伏进来的杀手确定了方位,缓缓从身后拔出一柄匕首。

女子实力不俗,但此时正在沐浴,却是良好的出手时机。

先解决杂鱼。

念头落定,杀手的短匕首脱手而出,在夜空中划过一道弧线。

她们是被培育出来的专业杀手,深知杀人奥秘,现在那少年独坐篝火旁,这飞掠出去的匕首不仅能取其性命,更能让其保持盘坐的姿势。

等对方一死,她只需要潜入营帐杀掉欧梦璃即可。

暗中解决,轻松脱身。

这种枯燥而残忍的行为每天都在排练,几乎不可能出错,除非……

“嗯?”

杀手面具的下的眼睛瞪大了几分。

此时几十米外的篝火旁,那少年居然把玩着刚刚甩出去的匕首!

这杀手根本没有将那少年放在眼中,刚才飞出匕首的时候只是紧紧盯着欧梦璃所在的营帐:“难道是我扔偏了?”

皱起眉头,杀手袖中滑落一根钢针,一甩。

嗡!

钢针直奔少年后脑勺,刺入了那蓬乱披散的头发里。

“危险消除。”

杀手松了口气,紧接着眼睛直接发直,身体都抖了一下。

那少年居然挠了挠头,从头发里面将钢针扯了出来。

“没……没扎进去?”

在杀手吃惊的这一瞬,那少年居然转过了脑袋,直勾勾的看了过来。

这一瞬间,杀手浑身上下的神经直接绷紧,仿佛被野兽盯上,心中的不安让她下意识转身就走。

那少年却是稳坐篝火旁,屈指一弹。

钢针化为一道寒光穿刺而来,就在杀手转头的瞬间精准射穿那质地坚硬的面具,在惊慌的脸蛋上留下一道血痕。

面具直接碎裂,杀手的脸庞也是显露出来。

“居然是个女人。”

杀手惊魂未定之时,声音徐徐从耳边传来。

这个女杀手一瞬间头皮发麻,那少年居然来到了自己面前!

……

同一时间,太玄城内。

一声惨叫从某处街道传来,巡逻的士卒纷纷小跑赶到。

街道中央,一个男人捂着脸跪在地上,鲜血从手指缝中流淌而出。

“醉汉刘四,这次又怎么了,喝酒磕破了脑袋?”为首的士卒显然认识这个男人,开口不悦道。

“喂,跟你说话呢!”一旁的另一个士卒踹了一脚刘四。

“咯咯咯~”

刘四发出一阵怪笑,颤颤巍巍移开捂在脸上的手,絮絮叨叨的声音从喉咙里发出:“呜呜……眼睛……我的眼睛……”

“眼睛?”

“卧槽眼睛!”

刘四手掌移开,那脸上居然是几十只密密麻麻的眼睛!

下一刻,街道上惨叫声此起彼伏!

……

李长生站在杀手面前,歪着脑袋看着对方。

就当他刚一开口,这个女杀手先是颤抖了一下,紧接着便是从背后拔出一柄银色长刀,直奔脑门砍了过来。

“长得挺好看,只可惜做了杀手。”庞大的危机感随着刀锋席卷全身,李长生抬起手掌,澎湃的力量涌动。

一握。

咔嚓!

砍下来的长刀直接在手中崩碎!

“是云中飞鹤让你来的吗?”李长生几乎闭着眼睛都能猜得到对方的来历。

“死!”

女杀手强行镇定,不依不饶的出手,几乎招招致命。

但那些训练了成千上万遍的招式,在李长生眼中却仿佛孩童的嬉闹一般,随意几下便轻松挡掉。

眉心一道银纹亮起,李长生伸手一拳。

轰!

庞大的压迫感降临全身,女杀手浑身发凉,视线之中只有一尊拳头飞速逼近过来,多年的训练和经验在绝对力量的压制之下已经荡然无存,脑海中只有一片空白。

拳头停在了杀手高挺的鼻梁前一寸处。

李长生没杀过人,对此事也并不排斥,但他还是收回力量。

拍了拍吓傻的女杀手脸蛋:“云中飞鹤在哪里,带我去找。”

哗啦啦!

一阵长刀离鞘之声传出,周围的士卒已经惊动,纷纷拔刀围住。

刚才拳风已经撕碎女杀手伪装的衣物,一身黑色的夜行衣显露出来,盘起的长发也是披散在肩膀,唯一不完美的就是脸上被划破的一道血痕。

“有杀手,抓起来!”

领队开口厉喝,一众士兵纷纷出手。

“愚蠢~”女杀手回过神来,眼中掠过讥讽之色,袖中甩出一颗缠绕着烟雾的球状物体,同时七八根钢针向周围覆盖而去。

砰!

烟雾球爆开,十米之内尽数被烟气覆盖,更是有士卒惨叫声不断传出。

李长生伸手挡掉面前的钢针,目光穿过烟雾,精准的捕捉到已经借力飞跃在半空的女杀手。

她一身夜行衣,长发飞扬,精致的脸蛋在月光照耀下白的发光,背后一轮弯月照映身姿。

正当女杀手要离开之际,李长生借着剩余的力量微微弯曲膝盖,轻松一跃。

砰!

他的身体带着气浪弹射而出,当场来到女杀手的上方,双腿劈叉,往对方身上直接一骑。

乌鸦坐飞机!

“想跑?”

李长生骑着对方的腰部,身体猛然下沉,压着这个女杀手当场砸进一座营帐之中!

女子只感觉自己被对方以一种极为羞耻的姿势按在了地上,刚要挣扎,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却是直刺鼻尖。

李长生也是皱起眉头,往落入的营帐内部看去。

几具被挖掉眼睛的尸体躺在周围,正前方则是那穿着银色铠甲的将军。

只不过此时那唯一存活的将军却是面庞扭曲,似乎正在承受一种十分剧烈的痛苦。

突然间,银甲将军脖子一扭,双手无力的垂落下去。

李长生死死盯着对方的瞳孔。

眼球之上原本正常的黑色瞳仁,此时居然直接分裂成了两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