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僵尸道长七

小说: 无限攻防 作者: 不存在的笔名 更新时间:2020-08-01 23:00:51 字数:2363 阅读进度:122/124

“但,第四个选中的少年,接连死亡,直至今年,已经死了六个了。”小彩苦笑:“有人,不想四少爷脱身。”

“梅家的?还是对家的?”郁司言就问。

小彩道:“是梅家二太太,也是四少爷的嫡母。”

嫡庶之争,这就没有办法了。

可小彩怨恨二太太:“那七个被供奉的僵尸中,其中之一就有连姨娘。四少爷他们,是要被献祭上去的。可若是他因为血缘关系被连姨娘所化的僵尸选中了呢!那等龌龊的事情,他们怎么敢!”

郁司言一愣,然后反应过来,恶心了。

她们四个是要被当做僵尸的暖床丫鬟献祭的,那么另外三个少年也是如此。若真的出现这种事情,这岂不是乱了人伦。

小彩恨恨地说:“当初他们梅家将连姨娘的尸体弄成僵尸之后就保证了,等找到下一个少年,肯定将四少爷还回来。可现在,时间不够了。”

今天是第二天,还差五天,逃脱不掉的。

“如今,我们家式微,只能另辟蹊径。”说到这里,小彩目光灼灼:“他们不知道我与连姨娘和四少爷的关系。我,是顶替了一位姑娘进来的!”

最后一句,犹如一个惊雷,炸的郁司言懵逼的问:“所以你的生辰八字……”

“是假的。”

可是,这是如何瞒得过那群道士的?

小彩话一出口,就觉得一直压在心头的石头送了。不等郁司言反应,她就说:“城里的人都认为僵尸是吉兆。他们想要献祭童男童女保佑那些僵尸保护他们,可他们也不想想,若是僵尸真的能保护他们,那连姨娘怎么不保护四少爷!”

“那群人,打着这样的幌子,行着恶心的事!”

“我要让他们,废掉这样的陋习,走出这个罪恶之城!”

看着不由自主提高声音的小彩,郁司言压下激动的她,顺势问:“所以你就想要以真乱假?”

“对。他们不是信奉仪式是神圣的吗?他们不是想要得到僵尸的保护吗?用一个我,亲手打破他们编制的谎言,让他们自食恶果,这才是我想要看到的。”小彩的眼中,除了恨就是恨。

郁司言叹气。

让四少爷献祭给自己的亲娘,还是以那样恶心的方式,实在是不堪的很。小彩势单力薄,所以就剑走偏锋。

她问:“你家里人呢?”

小彩苦笑:“死了。这座城,好人难活,恶人却心想事成。这样的城,就不该存在的。”

“义庄那边?”丁向科说过,义庄的那条巷子,都挂着白,静悄悄的,了无生气。

提起义庄,小彩先是神色恍惚,然后才一脸心如死灰的说:“城内有三分之二的人口其实都在那个巷子中。可是,都死了。”

“义庄里的那些棺材,摆的都是他们的尸体。不仅是义庄,那条巷子,都是如此。”

“他们,是那些东西的……食物。”

“很可怕是吧。外面的那些人类供奉这些僵尸,却以普通人的生命作为僵尸的食物,达到自己的目的。”

“他们活的好好的,可无辜的人,痛苦死去。”

“外面的这些人,都不该活着!”

“他们一个个,手上沾满了鲜血,就是那些孩子,吃的都是人血馒头!”

小彩气喘吁吁,郁司言沉默。给她倒了一杯茶,示意她缓一缓。之后,郁司言又问:“梅家现在,也养着僵尸。”

“我没有见过,但梅家有一个院子至始至终都被人日夜守着,我无法靠近。”昨夜的僵尸出现,才是小彩第一次听见。她怀疑,最后这七天,每天晚上大概都逃脱不掉这样的命运。

她抬头目光灼灼的看向郁司言:“昨晚你对它们动手了,说不定今天就会有人来问话,你得小心。”

郁司言摆手:“你没有发现吗?昨天的院子,其实是从外面被锁的。今天早上,还没有人来开门呢。”

联想到大老爷说的那话,或许不到最后一天,她们四个是不用出去了。

这边的猜测还没有得到验证,魏熙那边就传来了准确的消息。

“四少爷他们三个被看守在一个院子里,不准外出。一圈的小道士,神神叨叨的。”

丁向科也说:“我还以小厮的身份去看望他,结果却被拦住了,连靠近院子都不能。”

郁司言也就顺势说了她这边也被圈住了,阮牧才道:“这里的NPC好奇怪,好几家家里都供奉着棺材。但看他们那样子,棺材里面的也不像是他们的亲人。”

小彩说了,现在活着的人,都是手上沾着无辜人的血的。或许,这是真的。

趁着小彩在平复情绪,郁司言将两人谈话的内容告诉了其他人。一群人听了四少爷与连姨娘的事情,都被恶心坏了。

这若真是不凑巧,两人被配对了,那岂不是糟糕透了。

都这样了,梅家竟然也不在乎,真是让他们大开眼界。

阮牧嫌恶:“这样糟心的事情,竟然也能被我们遇到。”

谁说不是呢。

丁向科就先可怜四少爷了:“我就说嘛,这四少爷,看起来也是个风光霁月的人物,可对人对物太冷淡了。”

原来,根源在这里。

“不行,这么糟蹋人的事情被我们遇到了,可不能不搭把手。”

“根据选做任务可以推断,我们与僵尸是对立的场面。既如此,出手帮忙也是顺势而为,我觉得可行,”郑英东说。

他还说:“昨天我跟着做早课的道士们了解到了一些僵尸的弱点。但以NPC道士助纣为虐的行为,这些东西或许不大可信。”

就算是这样,他还是将昨天打听到的东西说了一遍。

然后魏熙也补充了一点重要的发现:“我不是在藏书阁吗。趁着没人,我找了找,找到了一个被垫了书架的手札。”

“上面的东西残破不全,但很有用。”

“被僵尸咬了,只要有僵尸牙粉和僵尸血,其实是能解僵尸毒的。所以,我们是不是该早早的预备起来。”

这话有道理。

还有六天的时间,什么准备都做好,遇到事情了,才能不慌。

趁着这个间隙,郁司言又问小彩:“义庄现在是谁守着?自己人吗?”

小彩顿了一下,才说:“是梅家的一位旁支老伯。”

可从丁向科那里得知,小彩在义庄,能自由行事。所以说,她还是和那位梅家旁支老伯认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