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第 12 章

小说: 我可能会被杀妻证道 作者: 白色的木 更新时间:2021-01-14 03:19:37 字数:2764 阅读进度:12/12

两人一狐对峙。

殿内寂静无声,场景有些一度尴尬。

从夏看着殿门口的青年,心底暗骂自己刚才嘴贱。圣人的事也是她现在能瞎逼逼的?但凡元始什么时候来了兴致掐算一下,知道这话,她不死也得脱层皮。

但其实也不能怪从夏。按她性格,绝不可能这么嘴瓢,更何况,就见了一面罢了,她对元始能有什么印象?只是刚刚狐九问她的时候,她脑子里不知道怎么就冒出这么个回答,不知不觉已经顺口说了出来。

——只冲着这个潜意识里的回答,从夏就一点也不想知道自己失忆前跟元始是怎么个相处画风。

但说都说了,别人该听也都听了,从夏总不能杀人灭口。何况看狐九浑身毛都炸起来了的反应,就明显能知道,来人是个她招惹不起的大佬。

从夏思忖片刻,已经对来人的身份有了八成肯定的猜想:恐怕是元始的徒弟。

毕竟今晚元始刚走没多久,这对面的小哥就过来,哪有那么巧的事?且小哥听她那么形容元始,又活脱脱一副自家亲爹受辱的神色……不是徒弟也差不多远。

是来给她传元始的话?

“这位道兄。”从夏将团扇丢到一旁的桌上,冷淡噙笑道,“偷听我与友人私话,着实不大礼貌。”她觉得自己说得很客气。如果不是骂来人“没教养”有映射元始的嫌疑,从夏其实更想那么评价。

广成子气得几乎说不出来话,噎了半天:“……谁是你道兄!”

他自幼被元始引入道途,从修炼那天开始头上就罩着师伯师尊师叔三位大佬,到哪去都只有别人捧着的份,哪怕是女娲,也乐意给他三分薄面。当面被人指责“没礼貌”,还是被个挑拨师尊和师娘感情的狐狸精倒打一耙,真是多少万年来头一遭。

缺乏实战经验的结果就是,气成这样也没骂出什么有新意的词。

但只要实力够,骂人功底不到家也不妨事,广成子缓过劲头,冷笑一声,厉叱道:“孽障跪下!”师尊的小情人他打不得动不得,训斥两句还不成吗?就算被告了黑状,了不得受些责罚,师尊还能为此打杀了他?

这话一出口,无形的压力便落在从夏身上,跟之前女娲不经心放出的一点威压不同,广成子是实实在在冲着让从夏跪下去发力的,想似那次一样投机取巧,躺平或者趴下,是绝不成了。

几乎毫无反应的时间,从夏就被压着重重跪了下去。但在膝盖接触地面前的一瞬,她及时伸手撑住了地面,两腿微错换成了单膝跪地的姿势。

她撑的有些辛苦,汗珠从头上冒出来,大颗浸入鬓发。从夏抬头看向广成子,全身绷紧与外力对抗,脸色有些发白。

她动了动唇,道:“素闻三清门下大名,竟便是如道兄这般理论不过,便要恼羞成怒,以力压人吗?”从夏说得很艰难,但强行控制之下,语句还算流畅,只是声音有些低微。

广成子倒没奇怪从夏知道他身份。他想来,大概是他师尊早与从夏说过了。

被这么一问,他愣了愣,正要继续的压制便松懈了。

但广成子还没被带沟里去:“你出不逊,还敢狡辩?!”

从夏道:“我如何出不逊了?”毛孔在压力之下泛出微微的血丝,和着汗水一并流淌,“莫非道兄以为,天尊当不得‘仙姿佚貌’之赞?”

广成子本能就是一句:“自然不是!”有什么赞是他师尊当不起的?

他嘴里过了几遍,还是没能憋出来“冰清玉洁”,最后只能含糊怒道:“但后面那个词,怎可用来形容师尊?”

果然是元始的弟子。从夏咬了咬舌尖,你问我我问谁去?我一个失忆患者怎么知道?

“冰清玉洁有什么问题吗?”她打定主意装傻到底,肯定道,“我是在夸赞天尊品德高尚!”

广成子:“……”他看着从夏满脸的不明所以,又被堵了一堵。他能怎么说?他能说“你说的冰清玉洁明明不是这个冰清玉洁”吗?

“那也还有……”他不知不觉放松了压制,咳一声,“那什么……比花那什么。”

从夏理直气壮反问:“难道洪荒竟然有花要比天尊更美丽吗?!”

广成子:“……”他想了想,觉得无法反驳,“但……”哪里不对来着?

他狐疑地看向从夏,从夏毫不心虚地和他对视,她的神情太坦荡太正直,看得广成子都忍不住开始怀疑,难道真的是自己刚才想太多?

从夏不给他捋清思绪的机会,追问:“既然都没有错,道兄为何如此大动肝火?”

广成子被问住了。他散去压制,沉思着慢慢道:“……你且起来。”

从夏已经没力气爬起来了。她也不强撑,就地坐下,靠着墙干脆道:“起不来。”

广成子:“……”

从夏缓了缓:“道兄来此想必是有事要做?”她稍一想就知道广成子是来干什么的,“天尊给我的东西呢?”

广成子回神。他从袖子里把木盒摸出来,走过去,附身递给从夏,“你点点。”

从夏有什么好点的,她根本不知道元始要给她啥。她接过盒子,揣进袖子里:“千里迢迢送来,辛苦道兄了。”

广成子:“……”他觉得自己被挑衅了。

但刚才生气也只是一时上头,现下冷静下来,让他再对师尊的小情人发作,想想被师尊知道的后果,他也的确心里打怵。

“你可知太阳星主羲和,与我师尊乃是道侣?”广成子试图旁敲侧击地敲打她,让她知耻而退。

从夏被问的莫名其妙。但她并不想和元始扯上关系,也并不想“羲和”跟元始绑定,于是不假思索回道:“没结成的事,怎么能叫道侣?”

这就是只要没结道侣她就不肯退出的意思?!广成子被她的厚颜无耻震住了。

“你可知师尊与羲和前辈感情甚笃?!”

从夏回想了一下元始,还是觉得自己和他之间难以擦出什么火花,叹着气一难尽道:“感情的事,如人饮水……笃不笃的,谁知道?”

“你……”广成子被噎住了。笃不笃的,虽他然印象里是很好,但还真不能肯定是不是这样。广成子怒看从夏一眼,骂道,“寡廉鲜耻!”拂袖而去。

从夏看广成子骤然消失在眼前,也不知哪气着他了,扬声道:“道兄,屏风被你劈坏了,你先把殿内恢复一下再走?”

云头上的广成子脚下一个踉跄。

殿内响起一声冷哼,光华从殿内亮起,明光过处,恢复原状。

广成子没走远。他还记得自己有师尊交代的任务在身。

老实说,虽然能接到这个给师尊的三儿保驾护航的任务,说明师尊非常看重他,但广成子的内心非常沉重,甚至还有些不想干。

可他不干也就不干了,他师尊自然可以吩咐旁人,本质上影响不到什么,还不如他自己把事情握着,至少主动权还在。

广成子的云头就在宫殿上方,他坐在云头冥思苦想,余光扫到下面纣王急急地往寿仙宫跑,后面坠着一串宫奴。

他脑中骤而划过灵光:他不能对苏妲己出手,但若是这苏妲己自个瞧上了别人,跟他又有什么关系?!

至于苏妲己会不会变心的问题,广成子压根没多思考。他师尊的性格,不通情趣规矩多,待人待己都称得上苛刻,咳,当然,他不是说师尊人格魅力不够强,只是日常相处起来……

无量天尊!

广成子觉得,计划可行。

于是现在一个问题摆在眼前,这个“别人”的人选,挑谁比较好?

他目光扫过提着衣摆冲进寿仙宫宫门的纣王,抬手指过去,一道光射进无知无觉的纣王体内。

广成子胸有成竹一笑。

就你了,商纣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