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6

小说: 我家太子真难养 作者: 长安予 更新时间:2020-06-30 10:29:21 字数:4382 阅读进度:296/299

“我与大皇兄相差五岁,幼时也曾做过他的小尾巴,只是后来他甚少回去,才生疏了些的。”

“他……原是想要避开京中纷争,这才远离了京都,甚少回去,又把惠妃娘娘托付给了母妃照料,也因此愿意卖我个好。”

她从未来过大周,未曾见识过这里的河山,自然也不知道她自己会喜欢哪儿。可只有一个地儿,是莫羡自己有些想去的,而某位殿下,大约也是心知肚明的。

“左右不在宫中,哪里来的那般多规矩,坐下吃就是了,”莫羡抬眸,无奈道“难不成,一会儿还要我等你用过饭才去干正事?”

那怎么可以。

那样可真是太浪费时间了。

大魔王强烈谴责这等浪费光阴的事儿。

而且……真让她在一边上看着,只怕听妤是该吃不下去了,她还不知道听妤的性子?

“我用膳又从不喜欢旁人伺候,”莫羡耐着性子说道,“也不喜欢旁人盯着我用饭,你在我身边这些日子,又不是全然不知道。”

让人伺候吃饭那多没劲,比起叫旁人把所有东西都安排好了,莫羡还是更喜欢自己亲自动手。

毕竟……她又不是那躺在床上全然无力,只能靠着旁人的废人。

可莫羡发了话,听妤又不敢不从,这要真是耽搁了她们郡主的正事儿,那才是该受罚呢。

心底想清楚了,听妤到底是坐了下来,可却拘谨的很,只敢做到椅子的边缘,又净是挑着莫羡不喜欢的来吃。

莫羡“——”虽说知道这是她改变不了的,可是看着还是有些一言难尽。

她分明是好伺候极了又从来没对这些人发过脾气,怎的还这般怕她?

莫将军陷入了深深的疑惑当中。

可惜听妤是没法子回答她的疑惑了,毕竟在她眼底,自己这已经是在放肆不过的了,诚惶诚恐还来不及,哪里会明白莫羡的心思?

这一顿饭吃下来,虽不至于食髓无味,可莫羡的注意力泰半都落到了听妤的身上。

“觉得如何?”莫羡不紧不慢的停了筷,满脸期待的问道。

要莫羡自己来看,那自然只能算是及格,可说不上有多好。毕竟这里掌勺的师傅哪里比得上宫中御膳房的?更不用说是寿安宫的小厨房了。

莫羡用惯了那些,再来吃这里的,根本觉不出它的好处来。

听妤一脸认真“奴婢倒是觉得很好。”

莫羡若有所思“你若是觉得好,那应当差不了了。”

这“我倒是没看出来……你与昭王殿下的关系竟是还不错?”莫羡原还以为,那位传言当中偏好云游四海,仿若闲云野鹤一般的昭王殿下与宿深应当是没什么交情的。

毕竟兄弟俩一人日日在京都,学着处理朝政,一个却在江湖当中自由自在,一年到头见不了个一两面,便是性子合得来,怕是也没那个机会好好相处的。

莫羡嘲讽的勾了勾唇角,这位国公爷可真真是太敢想了,竟然以为她会说些好话吗?那可真真是不好意思了,就是她开口让周湖把这柳同甫给绑回来的。

“臣……”柳国公面色灰败,“臣自是愿为陛下分忧。”

柳贵妃眼底划过了一分挣扎,强忍着不去看柳同甫眼底的乞求,缓缓地起身道“是。”

她是很想留下来的,便是帮不上忙,至少、至少还能与兄长一起面对。

只是她已经在家族兄长与自己的儿子之间,选择了宿琦。

皇帝也跟着叹了口气,“阿琦一起去陪陪你母妃。”

“至于我……小女不才,也是皇家郡主。虽说不太忍心因着令公子的几句话治他的罪,可怎也得为着皇家颜面着想。想来……柳国公应当是不会提出什么让陛下为难的要求的吧?嗯?”

“臣……”柳国公面色灰败,“臣自是愿为陛下分忧。”

柳贵妃眼底划过了一分挣扎,强忍着不去看柳同甫眼底的乞求,缓缓地起身道“是。”

她是很想留下来的,便是帮不上忙,至少、至少还能与兄长一起面对。

只是她已经在家族兄长与自己的儿子之间,选择了宿琦。

皇帝也跟着叹了口气,“阿琦一起去陪陪你母妃。”

可没想到倒是她看走眼了。

瞧着某位殿下的模样,哪里是同昭王不大熟识,分明是熟悉的不得了。

“你从前没问过这些,我好端端的,便是想要同你说,也找不到机会啊。”宿深哭笑不得,总不能要他抓着自家小姑娘来告诉她,他和皇兄的关系有多好吧?

“起先是因着皇兄甚少回宫,平日里想念惠妃娘娘想念的紧了,少不得要给宫里寄信,这有时赶上时候不对,便也会通过我的人送信回来。一来二去的,我便也与大皇兄熟悉了起来。”宿深倒也没有要瞒着莫羡的意思,一五一十的全都说了出来。

太后眸光复杂的看了看皇后,叹道“你便是太随他的意了。”

太后自己也是这般过来的,若是真心爱重夫君,哪里能做到如此贤惠?可如今看来,这便是皇后的选择了,这样,也很好。

“边疆之事急不得了,贸然前去,便是守关将士认得你我,也是给人家徒添麻烦。”莫羡叹了一声,到底是不大甘心,“除却这儿,大约也没什么想去的了。殿下做主便好。”

如衡阳长公主夫妻那般的人,是不该死的如此窝囊的。她很是愿意帮他们夫妻翻个案。

“阿羡,”宿深亦是默了默,“此事……你且放心,我是不会忘的。更何况,不论是父皇,还是皇祖母,他们都一样的放不下衡阳长公主,是绝不会因着定国公府地位特殊,便把此事按下不提的。”

哪怕拼着叫后世评判个“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的暴君名声,他父皇也是一定不会放过此事。

“我从未疑心过这个,”莫羡无奈,“若是陛下是这等人,大约也不会因着我的事儿来开罪定国公府了。我只是……有些心急罢了。且不说长公主……与我血脉相连,单说这样能放下京都繁华一心向着边疆的人,便是不该这般结局的。”

哪怕是当真死在了外敌的手中,也好过如今。于一个武将而言,大抵是没什么比死在自己人的手中,更令人难以接受的。

“我明白,阿羡,只要我还活着一日,便绝不会让此事沉下去。”

“倒也不必说这些话,想来……狐狸尾巴总是会露出来的,到那时候,他想赖账也是抵赖不得的。”

“说起这个,等来日过两日途径许州之时,大约是能与皇兄见一面,到时还可问问他对莫麟有什么了解,”宿深眨眨眼,“皇兄可是在边疆呆过一段日子的人。”

“昭王?”莫羡想了想,颇为惊讶地道。

“是他,皇兄近日正巧歇在了许州,我已经与他通过书信,他也应下了会在许州等等你我,再与我们一同结伴走上一段。”

轻轻地瞪了皇帝一眼。她的儿子她知道,他这是还想护着柳贵妃和宿琦呢。

柳国公府再是如何不堪,却也是柳贵妃的母家,柳国公也还是宿琦的舅舅。

虽说此事全然是柳同甫自作自受,可宿琦若是半点不帮着自己的舅舅求情,难免会落个满眼利益的名声。

“母后,您先用些茶,一会问起来也好不口渴。”皇后笑盈盈的叫人上茶,“这天也热了,您可别把火气憋在心底。”

那不得憋出病来?皇后心底叹了一声,真是憋出火来,日后还不知得有多少的麻烦呢。

她虽也是不大喜欢宿琦,可如今便是能把宿琦拉下水,也是不痛不痒的,对宿琦没什么大碍。那还不如顺水推舟。

若能换来帝王对她们母子的几分愧疚,那便是赚了。

皇后却只是笑了笑,没接太后的这句话。她从没想过要把自己的那点子小心思瞒过太后,左不过,太后也不会真的在意那些。

好在这时候柳国公夫妻已经跟在内侍的身后进来了,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了那两人身上,到也不觉得有什么尴尬的。

“那你方才说,昭王殿下是在边疆待过许久的,这又是怎么一回儿事?他身为皇子殿下,千金贵子之躯,也是上得战场的?”莫羡奇怪道,按理说来,宿徽既是想要避开这些事儿,便不该沾染这些会叫人忌讳的东西。

兵权朝政,向来是为君者最最看中的东西,他若想要独善其身,哪里能去碰?

这若是换个忌讳的,怕是以为他想要提前筹谋了。

“皇兄他,也算是受我之托罢。”

柳国公迟疑了片刻,他自然不是真的不知道柳同甫做了什么,只是得在皇帝的面前做个样子罢了。

柳国公飞快的抬头看了一眼与宿深坐在一起的莫羡,心下顿时有了定论,“那便劳烦长乐郡主了。”

他听闻,这衡阳长公主的独女在定国公府山上是不打受宠,这才养成了那怯懦软弱的性子来,想来……这样一个小姑娘,应当是会心软些的。

莫羡一边感慨着这便宜舅舅还挺坏,竟然让她来做这个坏人,一边朝着柳国公点了点头,似笑非笑道“既是柳国公亲自开的口,我也不好推辞了。”

只要……柳国公自己不要后悔,她是无所谓多说两句话的,左不过她如今无聊,也很是想找个人捉弄好打发打发时间的。

什么时候遇上宿明月,都得被她堵上一次,她还是要脸得,一点都不想成为旁人眼里的热闹。

宿明月这厢吓得魂不附体,可落到旁人眼中,不过是她和莫羡两人离的近了些,半分端倪都没露出来。

看着那双圆溜溜的杏眼里露出了几分恐惧来,莫羡心底一叹,这么个本就没什么心机的人,好好的做个王府郡主享受她的荣华富贵不好?非得来招惹她。

“怎的不说了?”莫羡神色淡漠,“明月郡主心虚了不成?”

隐在人群里看热闹的周湖啧啧称奇,原以为长乐郡主就算不在怯懦,也还是那个得叫人时时刻刻护着才能活下去的名贵花瓶,今日倒是开了眼界。

宿明月眼底满是惊惶,竟也生出了几分楚楚可怜的模样,莫羡这素来对美人多几分宽容的却半点不心软。

旁的都好说,可宿明月是屡次出言不逊,还是对那早已香消玉殒的衡阳长公主。她有什么资格来替原主原谅宿明月?

恩将仇报的事儿,莫羡做不来。

且——看在宿明月只是逞了逞口舌之快的份上,莫羡也就只会吓吓她,但这蠢笨的性子若是不改,来日里当真惹上了什么狠心的人,那宿明月是死是活,可就真不好说了。

自觉是在做那胜造七级浮屠的好事儿,莫羡更肆无忌惮了。

宿明月心底吓得不行,这等仿佛所有都不在掌握之中的感觉实在是太过可怕,尤其是面前那张没有表情的脸,仿佛是恶鬼一般。她已经认定了莫羡是会妖法的,如今自是怎么看莫羡怎么觉得不顺眼。

莫羡倒没想到这娇生惯养的小郡主想象力有那般丰富,她覆在宿明月耳边,嗓音又轻又淡,“旁的我不知道,只是你若再敢对长公主殿下出言不逊,我必得叫你百倍偿还。”

再怎么嚣张跋扈也还是个小姑娘,叫莫羡这么一吓早就是六神无主,恨不能立刻消失在莫羡眼前。

这画面落到旁人眼底,大约便是宿明月叫莫羡不知说了几句什么便被吓破了胆子。

听妤一脸同情的看了眼宿明月,旁的且不说,今日这事若是传到瑞王府里,这位明月郡主是一定会挨罚的。

毕竟以太后表现出的对她们郡主的荣宠,可是全然做不得假,但凡瑞王殿下有点脑子,都不会来跟太后做对。

那带着莫羡进来的小厮却是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他是当真没想到,那位他们掌柜都要小心应付的贵客,竟然、竟然会这么怕给他赏银的那小姑娘。

他原以为,这样良善又和气的姑娘,应当是个出身书香世家的,可如今看来,人家那身份可真是了不得。

他竟还有眼无珠的提醒人家小心!

小厮臊的恨不能打个洞钻进去,在不要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