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9章 教导叶天心(4更求订阅)

小说: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作者: 谋生任转蓬 更新时间:2020-06-30 10:15:57 字数:3081 阅读进度:718/731

<>app2();

众人再拜。

这是感激陆州大公无私,传道天下的胸怀。

不管是有没有希望晋升九叶的修行者,都能从这次展示中,有所感悟有所得。

【叮,获得1000人的虔诚叩拜,奖励1000点功德点。】

听到这个提示。

陆州不再藏私……

双脚轻点,笔直闪出屏障之外。

众人疑惑间,嗡鸣作响,法身出现。

十五丈……金色的法身,刺眼夺目,即便是西斜的太阳,都无法掩盖它的光芒。

众修行者睁大眼睛,近距离欣赏这九叶法身。

法身之下,金莲莲座配以九片像极了利刃似的金叶,围绕旋转……更让人心生敬畏和胆寒的便是那九叶叶尖上徐徐而出的金色火焰。在观摩传道以前,没人见过可以冒火焰的莲座。

飞得低的修行者尽数抬头。

金庭山外修行者心情激动。

对于他们而言,这冒着金焰的九叶法身,便是世间最动人的艺术品。

多少人为追求这“艺术品”甘愿付出生命。

【叮,获得2000人的虔诚叩拜,奖励2000点功德。】

……

陆州很满意法身出现的效果。

同时也产生了一个想法,如今九叶已到,要不要去九州逛逛,到处显摆一下法身?

没有十秒的限制,感觉好多了。

只不过……丹田气海不再溢出元气能量,亮法身便是一种消耗了。

众八叶没有看到过九叶金莲的模样……当他们看到那冒着徐徐金焰九叶之时,皆沉浸其中,不可自拔。

尤其是来自三宗的修行者。

想起祖师爷云天罗大限前说过的话——既然自己无法突破,为什么不把这个机会留给更聪明的人呢?

“姬前辈居然坚持完成了演示……”南宫卫说道。

这一提醒众人反应过来。

“和那乘坐天梭的卑鄙偷袭者,打完以后,还能继续展示,如此气节,令人汗颜。”

众人点头。

陆州收起了金莲法身。

返回屏障,缓缓而落。

目光落在南宫卫的身上,说道:“天梭?”

南宫卫躬身道:

“前辈与那天梭中人争斗之时,解开说出了此物之名。”

“解开何以知道此物?”陆州问道。

诸天元想要说话,但刚才的伤势让他有些难受,咳嗽了两下,便道:“姬兄,还记得我给你的那份笔录吗?”

陆州看向诸天元。

诸天元继续道:“那份笔录,被人撕掉很多东西,有一部分是笔录的主人自己撕掉,有一部分是被解开撕掉。那时古圣教内忧外患,解开勾结党羽,企图侵占教主之位。解开潜入我房间企图偷走此物,被我发现抢回。没想到他居然早就撕掉了一些。”

提到笔录的时候。

司无涯走了过来,问道:“撕掉的那些东西,你看过?”

诸天元点头道:“实不相瞒,撕掉的那部分,我看不懂,基本忘却。只知道是一些图形,构造复杂,阵纹精细的一种图形。天梭的图形便是其中之一。”

众人一惊。

司无涯与别人的关注点一向不同,得到诸天元的解答,他便猜到了大概,说道:“这人在数百年前便在研究进出金莲的运输器!红棺不过是简陋的运输器,天梭的级别更高,但只能运送一人,红莲修行者不会止步于此……三百年过去,只怕会有更大的天梭。”

“管他什么天梭不天梭,来了大炎,统统拿下。”潘重叫道。

“说得轻巧……这红莲修行者可不是弱者,这随便来一人便是掌握红色火焰的九叶级高手,万一那边有十叶,十一叶,或者一百叶的高手呢?”明世因插话道。

端木生转头看了他一眼,给了他一个你自己品的眼神。

老四做事是挺让人放心的,就是有时候太爱泼冷水了。

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哪里来的一百叶?

“师父……破损的天梭我已让人带了回来。我觉得此物可以试试修复。”司无涯说道。

“好。此事便交于你。”

“是。”

陆州看向诸天元,见他状态并不是特别好,便道:“伤势如何?”

诸天元摆手道:“都是皮肉伤,小事,回去躺几天就好。咦,我那傻儿子呢?”

左右看了几眼,没找到诸洪共。

众修行者左右看,这时才看到诸洪共从山下飞来。

诸洪共看到满身伤痕的诸天元,不由心中微动,老爹堂堂八叶,怎么会满身是伤?

魔天阁谁敢动他?

师父?

没等众人开口问他,他便率先开口说道:“老爹,你这伤挨得不错啊!”

诸天元一愣,训斥道:“嘿,又皮痒了不是,仗着你师父,以为我不敢揍你!?”上前便揪着诸洪共的耳朵。

端木生指着被踩入地面的解开说道:“罪魁祸首在这里。”

诸洪共看了看被师父踩死的解开,愣了一下。

小鸢儿将事情一说,诸洪共顿时火冒三丈,跑过去,挥拳鞭尸去了……

“……”

看的众人一脸懵逼。

揍完以后,诸洪共拿起药瓶子,说道:“这是什么?”

“醉春风……我们万毒门也有此种毒药,集全派之力,炼制多年得手,只有这一小瓶。”人群中万毒门掌门吕梁说道。

“这又是什么?”诸洪共从解开的身上翻出数张陈旧的符纸。

“符纸?”

“不是符纸,拿给我看看。”司无涯伸手。

诸洪共将那看似符纸的纸张放在了他的手上。

司无涯大致看了一眼,露出惊讶之色:“洛时音留下的图纸,天梭,水梭,空辇……还有,这个,师父请看。”

陆州接过图纸看了看……那些图纸他也看不懂,便递回给司无涯。

其中几张纸上写着:

“天梭最容易成功,可惜运输的人数太少,它一定能帮助人类抵达彼岸。”

“希望我们的人能帮助这里的弱小,找到更适合破开金莲束缚的晋升之路。”

“过段时间试试能不能使用运输器回家……可惜,他们都把我当成疯子,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是对的。”

看到这里的时候。

陆州回想起那份笔录。

图纸的内容找到了,可惜,她对九叶研究的内容已经被毁。

最后还有两句话——

“不能再叫以前的名字了,回去以后隐姓埋名,姜文虚的出现打乱了我的计划和节奏,他为什么会有和我一样的运输器?”

“我不是洛宣,我不是疯子。”

“过段时间试试能不能使用运输器回家……可惜,他们都把我当成疯子,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是对的。”看到这里的时候。

陆州回想起那份笔录。

图纸的内容找到了,可惜,她对九叶研究的内容已经被毁。

最后还有两句话——

“不能再叫以前的名字了,回去以后隐姓埋名,姜文虚的出现打乱了我的计划和节奏,他为什么会有和我一样的运输器?”

“我不是洛宣,我不是疯子。”“过段时间试试能不能使用运输器回家……可惜,他们都把我当成疯子,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是对的。”看到这里的时候。

陆州回想起那份笔录。

图纸的内容找到了,可惜,她对九叶研究的内容已经被毁。

最后还有两句话——

“不能再叫以前的名字了,回去以后隐姓埋名,姜文虚的出现打乱了我的计划和节奏,他为什么会有和我一样的运输器?”

“我不是洛宣,我不是疯子。”

<>app2();

(https://www.x/read/164218/544323483.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手机版阅读网址:m.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