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春宵一刻

小说: 我把大秦打造成了盛世 作者: 秋风扫落花 更新时间:2021-03-09 字数:2542 阅读进度:223/234

解缨结发,来源于周礼,是秦婚“六礼”之末节。

其意讲的是新人男女需各取顶发一根(缕),相互结成结,然后用盒子存放起来,预示着不离不弃。

旁人议论之声鼎沸,君侯府门前“六礼”却是已然进行到了最后环节。

这婚礼到了最后一步,李裕自然而然的紧张了起来,随后有些拘谨的接过赢阴嫚递来的一缕秀发。

不经意间,二人手指轻轻触碰到一起,阳滋公主便如怀春少女一般小鹿乱撞,霎时抽回了玉手。

李裕后知后觉,自便给二人头发打了结,随后放入盒中,这才抬眼看向赢阴嫚。

而此时的赢阴嫚,那常日被秀发遮住的精致耳朵,也在这一刻变得通红,随后便见其修长的脖颈处带起一抹粉色。

娇羞?

怯我?

从赢阴嫚那躲闪的眼神中,李裕看出了一丝丝的明亮,好似不如自己所想这般。

为此,李裕心中的那股莫名熟悉的感觉也愈发明显。

……

是了!

是她!

竟然是她!

呆愣片刻,李裕终于是想起了眼前佳人是谁。

为此,李裕不禁心中感叹道:“一面之缘,竟如此神异!”

而冥冥之中,似是有了安排。李裕感叹之余,竟是又想到了另外一件事。

古来素有“男出门庭,女落闺阁之说。”

当日阳滋公主会出现在咸阳城的夜市上,便只有一种可能,那便是偷溜出皇宫来的。

此事若放在唐朝,自不会有何问题,但如今这儿是大秦,是嬴政当朝讲究周礼的时代。

皇家女子出闺阁,这在李裕的认知里,可谓是一件严苛至极的事情。

当然,这对于李裕而言,都不是事儿。

可嬴政对待皇宫内院,子嗣后宫的管理,也谓之严苛二字。

历史上胡亥篡改遗诏,篡位后弑杀兄弟手足,虽然残暴至极,但终究是其本身软弱,又受到赵高那厮的威逼利诱,可谓是赵高找来的最佳“工具人”,压根由不得他自主。

而话说回来,赢阴嫚便是那日与李裕在珠钗摊贩面前有过一面之缘的梨涡姑娘。

这多少让李裕惊讶到了满怀。而看赢阴嫚的神情,想必是早就认出来李裕了。

想至此处,李裕的嘴角不禁微微扬了起来,随后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而李裕这前后的神色变化,毫不意外的尽数落入了赢阴嫚的眼眸之中。

“不……不会是认出来了吧……”

“咳咳,二位新人六礼已成,新娘可踏夫婿门,为此间女主人。”

……

见李裕同阳滋公主神情互交,眉来眼去,齐婴老脸一抽,便不适时的在李裕耳边咳嗽了两声说道。

李裕抖了个机灵,回过神来。乍一看,便见众人目光皆尽落在自己身上,李裕不禁愣了半拍。

……

“侯爷~该进门了……”

李裕大婚,眼下文武百官虽是一副庆贺的嘴脸,但总有人不嫌事大,想等着看李裕的笑话。

在这瓜意正浓之际,冯延生这小声提醒,倒是让不少人纷纷侧目。

而经过冯延生这么一点,李裕倒是瞬间反应了过来,连忙上前两步说道:“诸位同僚能赏脸参与见证我之婚礼,当属君侯府之光,此间酒水早已备好,在此诚邀诸位同僚一同落座君侯府……”

此话一出,顿时引得文武百官拱手揖礼,纷纷上前道贺。

便在这一片喜庆的时刻,李斯竟然鬼使神差的出言道:“恭喜太尉大人娶得良配,自此府中多一女主。

在此,还望太尉大人与阳滋公主早生子嗣,继太尉之才能,好叫我大秦帝国后继有人。”

这话初一听好似长辈恭贺玩晚辈喜结连理,早生贵子。

可下一秒,李裕笑脸相迎的同时,心中却是咯噔一下,暗叫不妙。

而后,便见在场官员不论文武,皆是脸色一变,场上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尴尬。

毕竟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何况众人不解李斯此话何为,但至少感受到了挑拨之意。

而论此间最为兴奋的官员,莫属同是天涯沦落人的赵高本人。

要知中车府令赵高自从被嬴政打发到了胡亥身边,没了侍奉始皇,伴始皇左右的差事,在宦官这个争权夺势之风较为严重的职务体系内,就好比遭了难被发配充军的贵族,别提多受人白眼挤兑了。

赵高又是个面上嘻笑,暗中阴狠的人物,自然是把这一切归结于李裕害大人。

如此,在听到李斯这不适时宜的“恭贺”祝词之后,赵高心中不禁乐开了花。

随后,只见赵高眼神微微一眯,略微思量片刻,便凑到李裕跟前说道:“太尉大人能文能武,又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如今与公主喜结连理,乃是天地之合,万物之始……”

赵高这话一出口,李裕听的是老脸一红,但随后一想,又不禁尾椎骨发麻……

都说“捧杀棒惊鬼神”,果不其然,赵高这厮才是祖宗级别的。

被他赵高当着面一顿“捧”,李裕没有半点高兴之意,甚至还有些恼火。

但碍于人前,又是他李裕梅开一度,大姑娘出嫁头一遭的婚事儿。李裕自然只能表面上喜笑颜开的说道:

“那便多谢相国,赵府令二位大人在此美言了,我李裕定然不负众望,给陛下生一个大胖外孙。”

而一旁的赢阴嫚毕竟年轻,平日接触赵高,李斯这等阴险之人自然也少,自然只听出了一顿吹捧,以及李裕最后那句话,以至赢阴嫚羞的都恨不得当场找个地缝藏起来。

再说佯装成若无其事的李裕再次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随后便与赢阴嫚朝着自家侯府大门走去。

……

酒过三旬,自当入洞房。

而本该上床歇息,享受人间美事的李裕,却是坐在灯盏前不自禁的用手指敲打着桌面。

李裕的沉默与异常行为,让坐在床边的赢阴嫚有些诧异,但更多的还是紧张与娇羞。

又过良久……

见李裕依然没有动静,赢阴嫚那颗普通乱跳的心这才慢慢平复,遂而猜想起来……

“他怎么不过来呀……”

“是不喜欢我么……”

“还是说……”

“砰!”

而就在这时,沉寂许久了李裕忽然一排桌子,吓得赢阴嫚花容失色,随后便听得李裕怒道:

“好你个李斯,我本当佛手,你却逼我下杀手。”

李裕之所以怒,是因为深知今日过后,嬴政与他李裕之间必然会因此生出间隙,而这一切,皆只因为李斯那几句祝词。

而听到房内有人惊呼,李裕这便才想起还有佳人在等他。

为此,李裕有些羞愧抱歉的坐到赢阴嫚身旁,而后开启了人生讲师的职务。

熄灯,落床帘,李裕在大秦的第一个美梦,是在不断的好感度警告提示中度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