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

小说: 我把大秦打造成了盛世 作者: 秋风扫落花 更新时间:2021-01-18 字数:2266 阅读进度:206/234

七日后,来自雁门的五万步卒援军堪堪赶到。

李裕来不及细细安排,便带着军备整齐的神机营全军开拔狼山,以待汇合蒙恬大军,据此西行,直奔匈奴人落脚点,居延泽。

然而,大军行至半途,遇上了戈壁大风沙尘。

李裕忍着脸疼眼痛,命令将士内衫破为面巾,遮挡风沙带来的伤害。

刘邦举着水袋喝了一口,随即又吐了出来,道:“奶奶个腿的,这风沙也忒大了吧……这一口下去全是沙子。”

却没想一说话,风沙顺着面巾又吹进了嘴巴里,刘邦只好用手挡着嘴巴不再言语。

身旁几人不禁憋笑,却是没敢张口。

只待半日后,风沙渐小……

李裕这才又拿出地图看了看,随即说道:“风沙已过,我军离狼山还有不到半日的路程,希望能在入夜前赶到吧。”

陈庆之点了点头,随即扯下面巾道:“戈壁内入夜及其寒冷,先前风沙耽搁了半日路程,此番却是要抓紧赶路了。”

话音落下,三万神机营将士又开始了埋头赶路的戏码。

……

而说回蒙恬,自前些时候拦截哈德五万狼骑一役后,便回了河套,随即又引大军五万,随行辎重粮草两月之用,正驻军狼山脚下,等着李裕三万神机营汇合。

原本约定的行程约莫便是此时,然而北顾狼山却不见李裕大军的踪影,副将王离不由得来回踱步道:“将军,太尉大人不会是遇到匈奴人了吧,这跟预定的时间足足晚了半日,若是再等只怕又要入夜了。”

狼山之所以叫狼山,却是入夜之后群狼喜入此避风,因此得名。

王离已经数个夜晚被狼嚎给惊醒了,眼下如若李裕大军迟来,只怕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蒙恬眉头紧锁,却也是担心李裕大军遇上匈奴人,毕竟,自龙城到狼山,中央戈壁数百里,保不准就会遇上匈奴人的骑兵。

好在蒙恬二人的担心是多余的,没过多久,月光堪堪洒向大地,李裕这便带着神机营将士急行赶到。

一马平川的戈壁,十数里便见狼山脚下火光依稀,李裕便知蒙恬军已然到了。

待得片刻,马蹄声近,蒙恬这便迎了上来,借着月光映照,来人正是李裕。

“蒙恬等君侯大人多时了。”

见蒙恬亲自来迎,李裕轻轻摆了摆手随即笑道:“路上遇到风沙耽搁了半日,倒让将军久等了。”

李裕这么一讲,蒙恬当即明白过来,而后笑道:“戈壁的沙尘虽烈,但大多是傍晚入夜才会遇上,君侯大人倒是好运气。”

李裕闻言不禁莞尔,“怪就怪最近运气太好,如今运气用尽了吧。”

“此地不是说话的地儿,还请君侯大人入帐再言后续。”

……

毕竟是刚刚经历过一场大胜,如今前后说起来,驻军帅帐内,众将士们相谈甚欢。

“风沙再大,也挡不住本侯灭奴之心,将军既然早三四日便到此处,想来是打探清楚了居延泽的境况?”

能在鸟不拉屎的戈壁中喝着茶叶对坐言欢,李裕喜不自禁。

蒙恬倒不如李裕洒脱,能开怀畅饮,反倒是微微有些义正辞严道:“居延泽周遭二百里,皆是匈奴迁徙平民牧羊的范围,而为此驻守的匈奴骑兵大概在四万之众。”

李裕闻言一愣,随即惊道:“匈奴人居然还有余军留守居延泽?”

“如此算下来,匈奴骑兵岂不是有二十五万之多?”

见李裕吃惊不小,蒙恬随即鄂首道:“我听到斥候侦报时也是如同君侯这般难以置信,要知他匈奴人口不过四十余万,能参军的人数能有之前的二十万已是让人意外了,如今看来,冒顿单于治理之下的匈奴人烈性,只怕还要在头曼单于之上。”

李裕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道:“能弑父杀妻的饿狼,自不会是泛泛之辈,也好在这匹饿狼过于膨胀,范增这等大谋之士不尽其用,宁愿丢在后院王庭当个幕僚。”

“范增?是我秦人?”

蒙恬没听过范增之名到也正常,毕竟项羽反秦之路腰斩,范增等人也是不显山不露水,压根没有机会露出庐山真面目。

李裕遂而解释道:“百越之乱,岭南军叛变,勾结蛮夷,北上游说匈奴灭东胡皆是此士之谋。”

这话一出,蒙恬大吃一惊,遂而怒道:“如此国贼,当受车裂之刑,诛九族方才得终。”

李裕随即摇了摇头道:“六国反秦之士何其多,能想到勾结蛮夷外贼的也只于他一人耳,我前几日已将其押送咸阳,等候始皇问责,而那左贤王伊维律,我倒是有点其他想法,所以还被我关押在龙城之内。”

蒙恬微微有些意外,道:“这么说,先前君侯攻占王庭,不但灭掉四万狼骑,还抓了奴子国师,左贤王两大首脑?”

说罢,也不等李裕反应,蒙恬便又自顾说道:“难怪君侯会嫌自己运气太好……这……”

这功劳简直是他蒙恬守一辈子长城加起来都比不过的。

可惜,这句话蒙恬愣是没说的出口,适才换言道:“但愿此行有君侯随行,能让末将痛痛快快征伐一场。”

见蒙恬忽然凛然意在,李裕知道,那是蒙恬驻守了长城多年,无奈之余的心声。

李裕随即叹了口气,肃穆的看着蒙恬道:“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灭了匈奴,将军便可以归家了。”

“归家。”

这个字眼已经魂牵梦绕蒙恬无数个寒冬了,如今再听李裕念出来,却是有一种别样的悲壮。

月光下,蒙恬的眼眶微微有些湿润,“好一个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

“直到今日,蒙恬方知始皇眼光之独到,非我等凡俗能懂,而君侯于社稷鞠躬之心,更是让人平生敬畏。”

“如此,蒙恬当以茶代酒,敬君侯一杯。”

蒙恬发自内心的敬意,让李裕平添一丝异样,遂而回敬道:“今秋且让匈奴灭,万里长城为景观。”

而李裕这一前一后两句豪言,细细听来皆无秦之章法,但越理解越是深入人心,遂而使得帐内将谋心生热血,只欲提刀立马杀他个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