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枪挑匈奴第一勇士

小说: 我把大秦打造成了盛世 作者: 秋风扫落花 更新时间:2021-01-17 字数:2260 阅读进度:203/234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银光似闪,直奔哈德喉部刺去,随后只听得一声金铁交击之声,硕大的狼牙已然抵住了赵云的梨花枪。

赵云眼中精光一闪,换刺为挑。哈德作为匈奴人第一勇士,自然是有其武勇之能。

遂见哈德双手握着狼牙往下一撵,抵住赵云长枪,随后一只硕大的拳头直奔赵云袭来。

赵云不惊反喜,抽抢为挡,随即换挡为扫,哈德神色微微一变,堪堪一手握住狼牙抵挡。

然,赵云身形看似精瘦,但实力却是少有能敌之人,哈德一个不慎,狼牙险些脱手。

而高手过招,拼的便是刹那芳华。

遂见赵云长枪如鬼魅般再次袭来,哈德脸色大变,狼牙想要再挡已是来不及了。

“好!”

李存孝扫翻数人,再看赵云时,赵云已是占尽上风,又见哈德徒手抓枪,破绽尽显,不由得喊出一个好字。

哈德险中求生弃了狼牙棒,想以自身大力双手抓枪,然赵云实力不可小觑,长枪一击则退。

哈德双手顿时捞了个空,再想拉开身行捡起地上狼牙时,赵云鬼魅长枪已然当头扫来。

砰~一声闷响传出,却是哈德脖颈结结实实挨了赵云一枪横扫,顿时有些头晕眼花。

见一击奏效,赵云大喜,长枪一扯一刺,直奔哈德胸口刺去。

枪身再次回到原位时,匈奴人第一勇士哈德的胸口,已然飘红见血。

哈德只觉得胸口凉意袭来,随后传来剧痛,自知不敌眼前白袍小将,更何况身侧不远处还有一个巨汉窥伺,不及多想,哈德马绳一牵,掉头疾走。

赵云不欲动手,而身侧却是传来一声巨吼:“哪里走!”

话音未落,一杆冲天槊犹如流星一般从赵云耳边嗖的一声射过。

却是李存孝将手中武器作为投掷,袭向了逃走的哈德。

哈德只来得及逃出三四丈,便被飞来的冲天槊击中后背。

待一声碎骨的闷响传出,哈德已是摔落在地没了动静。

“小赵云,对敌可莫要留手。”

见李存孝晃了晃膀子凑了过来,赵云有些无奈的笑了笑道:“我可没留手,只是被李大哥抢了先而已。”

李存孝心知自己抢了赵云击杀敌将的功劳,自是有些不好意思的憨笑一声,随即拾起冲天槊,又挑来一柄弯刀,将哈德的头颅割下抛给赵云,这才又道:“嘿嘿,爷爷就不跟你抢功劳了,且去敲了余下奴子的脑袋再说。”

赵云把哈德的头颅系在马腹上,遂而点了点头道:“理应如此。”

话音刚落,李存孝高呼一声痛快,便抡起数十斤的冲天槊杀进了匈奴大军中。

……

见到自家大将被秦将击败割了头颅悬于马腹,匈奴狼骑兵瞬时大惊,遂而奔逃四散。

木吉里领着万人兜在最后,却是先前被钟离昧领到了南面陷马坑处,同样吃了大亏。

等赶回西门的时候,已然太迟,不及他多想,策马便逃。

可钟离昧何人?

虽是神机营中不显山不露水的千军将,但其实力足以自领一军。

只见钟离昧未同他人那般领用连弩,而是自备一张硬弓缚于背后。

此时见到身后木吉里奔逃,却是不疾不徐的解下硬弓拉弦,待弓弦如满月,这才松开续箭的手指。

旁人只微微看到一道黑影从眼前闪过,等看清时,木吉里的背上已然透过了半根箭矢。

嘶~

便是城头观战的李裕,也是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要说强弓手,众人见过不少,例如越人之中多是此好手,但能用一张硬弓射出八百步远,这真是闻所未闻。

这样的距离用李裕的换算方式算下来,可就是足足四五百米远。

如此距离,跟后世狙击枪都有得一拼,便是跟千步射程的城防巨弩也不妨多让。

待战场再无变化,李裕这才回过神来叹道:“此千军射术之强,当时罕见,待会大军归巢,且让那钟离昧来见我。”

陈庆之自是满心欢喜的点了点头,道:“侯爷慧眼如炬,此将确实是个苗子,先前只是碍于军功无多,末将才将起奉为千军,领千人受用。”

陈庆之的做法并无不妥,李裕遂点了点头,问道:“这钟离昧何时入的骊山军?”

钟离昧毕竟是历史上有名有姓的猛将,而且还是项羽部下,李裕自然要略微提及一下,问问其来历的。

免得最后发现钟离昧是为了项羽报仇混入军中的刺客,那可就麻烦了。

李裕还不想被一个堪称古代狙击手的猛将当成猎物。

陈庆之自然看得出李裕询问的目的,遂而笑道:“侯爷放心,此子早在骊山军南下平叛时便已身在骊山军编制内了,自不会是刺客。”

听到陈庆之这么说,李裕方才落下心来,适而看向战场道:“此战可谓大胜,诸位皆有功劳,待大军归巢,本侯自会秉公奏表诸位功劳。”

众人心知肚明此战之功劳多为李裕自己的计谋,而杀敌之功且不为他人可以冒领,遂而齐齐说道:“侯爷计谋无双,场上猛将更是无人出其右,末将等不敢贪功。”

李裕原本也只是客套话,所以并未纠结于此,随即摆了摆手道:“此战乃是我大秦立足域外的第一战,但并非是最后一战。以后外族无数,征伐定然少不了要诸位同心协力,为大秦鞠躬尽瘁。”

李裕这话一出口,众人心潮澎湃,遂而高声拜喝:“属下等当以侯爷看齐,为大秦死而后已。”

看着眼前境况,李裕已然喜不自禁,再要张口便见李存孝,赵云二人领着大军归巢。

李裕见状,转而笑道:“哈哈,且随本侯迎接本战功臣。”

话音刚落,李裕的身形便已离开了城头,朝着城下走去。

见到出击的大军浴血奋战归来,负责守城的将士有喜有悲,但总归是喜悦更甚,遂而发出震天动地的高呼。

“大秦雄师,征伐域外。”

“铁骑过处,所向披靡。”

“吼~吼~吼~”

胜战之后的喜悦,震耳欲聋的欢呼直击李裕,使得李裕险些潸然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