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虚虚实实,兵不厌诈

小说: 我把大秦打造成了盛世 作者: 秋风扫落花 更新时间:2021-01-16 字数:2434 阅读进度:201/234

却说李存孝,赵云二人领了五百士卒,避过陷马坑,朝着哈德所在中军奔去。

匈奴人见状遂而大笑,似是在嘲笑秦人没人了,竟然敢用几百人拦截数万大军。

大将哈德更是一脸讥笑道:“秦人竟想以区区几百人阻拦我军夺回王庭,莫不是吓傻了?哈哈哈哈……且看本将一个照面灭了他!”

话音落下,哈德已然看见李存孝那异于常人的高大身材,顿时有些惊讶道:“秦军之中竟然还有如此巨人,伊维律便是被他所败吧。”

说罢,哈德心中微微泛起一丝亢奋,作为草原上的第一勇士,见到如此对手,理应亢奋。

因此,哈德还特意吩咐道:“两翼游射把那支秦军放进来,本将倒要看看这秦人有何本事夺了王城,还敢前来阻拦我匈奴的大军。”

……

面对匈奴大军忽然的变化,李存孝,赵云二人多少有些诧异。

毕竟,他们的任务只是挑衅,顺带用溜索震天雷惊扰两翼的匈奴游骑。

没成想,眼前黑压压的匈奴人大军竟然丝毫不阻拦,还拉开些许空档,看似要放他们进去。

匈奴人这般作为,其意图非常明显,就是压根就不把他们当成对手……

李存孝顿时感受到自己被轻视,甚至无视,不禁咧嘴怒道:“爷且看爷冲进去把那匈奴头头的脑袋敲成渣渣!”

赵云闻言一震,连忙阻拦道:“李大哥不可鲁莽,那匈奴人轻敌正好随了我们意,先且让兄弟们抛雷破了游骑之术再说。”

李存孝被拦,只好愤恨的看了看哈德中军所在,随即喝道:“奶奶个腿的,给爷爷拿十个八个震天雷来,爷爷要炸死他们。”

秦军士卒皆知自家将军力大无穷,随即递过了三颗震天雷,说道:“将军力大无穷,抛雷之距能比我等远上不少,若近上百步再抛投,难说可以扔到对面军中去……”

话音未落,众人的身形距离匈奴大军已是不到百丈。

这样的距离下,只要匈奴人想射箭,那么,自己所率秦军五百卒极有可能瞬间被箭雨淹没。

好在,匈奴人当真就是不拿草芥当干粮,想要放进去虐杀。

然而……

怕是想多了!

至此,赵云瞳孔一缩,随即大喜道:“震天雷准备。”

话音落下,五百军卒齐齐从马背两侧掏出震天雷,手中火折子更是迎风燃起。

而先前军卒的随口一说,无意中说到了李存孝心坎里。

只见李存孝接过几颗点燃的震天雷点掂了一下,随即想都不想,直接策马又朝前奔袭了上百步,随后借着马匹快速前冲的劲,把震天雷奋力一甩。

三颗震天雷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直直奔着大将哈德所在的中军飞去。

李存孝则是头也不回的调转了马身,秦卒见状,这才把手中的震天雷一颗接一颗甩将出去。

震天雷未落地,秦卒五百人皆已经调转了马头,朝着王庭折返狂奔。

秦军的动作让哈德,乃至整个匈奴大军都是愣了半响。

我们这是等了个寂寞?

不等匈奴人多想,一颗颗黑球已是落在了两翼游骑大军的必经路上。

哈德更是发现,有三颗黑球竟然是直接朝着自己的头顶飞过来的。

又是这恐怖玩意儿……

“黑球!”

“快跑!”

早在狼山垭口就吃过这个黑球的亏,匈奴人自然是不会笨到在吃第二次。

所以,在看到黑球落地的第一时间里,哈德都来不及开口,便见大军一阵骚乱,如同逃命的羊群一样,四散开来。

速度之快,比之前逃脱蒙恬军时,还要快上几分。

毕竟,谁跑的慢,下一秒,谁就要变成带着焦香味的尸体。

在这样的情况下,哈德自知军令没有任何作用,连忙一夹马腹,狼牙猛的拍在马屁股上,随军疯狂退走。

不等哈德跑出三五丈远,身后便传来了一声巨响。

随后,一股热浪夹杂着刺鼻的味道扩散开来。

……

眼见震天雷爆响,匈奴大军瞬间四散逃离,而后又被芥末味刺激的一片混乱,骑兵的作用发挥不出来。

李裕作势一拍大腿,高兴的跳了起来,道:“成了!”

“只待震天雷的余威散去,匈奴人必然大怒,到时候,陷马坑也就能发挥作用了。”

见自家侯爷笑得不成人形,众将似是被感染了一样,皆尽咧嘴大笑了起来。

因为在他们眼中,此战似乎没有想象的那么难了……

高兴之余,陈庆之忽然开口道:“怕只怕南门的弟兄来不及折返,被那支万人的匈奴骑拦在了城外。”

“如此一来,那三千被派去当诱饵的弟兄可就凶险了。”

众人闻言皆是不禁点了点头,随即露出凝重之色。

好在就在此时,李存孝跟赵云带着五百卒一个不少的回到了城中。

李裕当即闪过一丝意动,遂而喊道:“存孝,带上方才五百人马直接出南门,去与前军汇合。”

李存孝不及多想,刚刚入城便又带着五百军卒直接朝着南门奔去。

见李存孝又出南门,刘邦急急问道:“侯爷这是为哪般?”

毕竟,在刘邦看来,自家军队本就已经吃了兵力差异的亏,如今又把大将遣走,这无异于会雪上加霜。

若那匈奴大军当真冲进城来,没了大将保护的一群文弱,恐怕是都不够匈奴人砍的……

为此,刘邦方才会那般急切的询问。

李裕看了看刘邦,随即笑道:“匈奴人如此大意且自负,想来会觉得我军城中没多少人手,我军如若大开西门跟南门,匈奴人更会觉得我军已然弃城逃走,如此这一前一后两只队伍皆尽逃走,匈奴人会怎么想?”

这话一出,众人随之一震,张良鄂首拜道:“侯爷真乃兵帅也。”

在兵仙面前被谋圣夸赞,便是李裕脸皮再厚,面颊也是有些微微发烫。

待城外烟尘散去,匈奴大军再度集结,李裕方才说道:“先把城头的军队藏起来,随后把城门口让出来,且让匈奴人以为我军皆已逃跑。”

陈庆之鄂首,道:“虚虚实实,兵不厌诈,侯爷好计策。”

随即下令,不消片刻,从城外看,整个王庭便是成了一座空城。

而就在此时,遭了震天雷轰炸,又被芥末味呛的疯狂流泪,打喷嚏的匈奴大军再度集结。

“哈德大将,刚刚那只敌军入城之后又从南门逃离了。”

哈德眉头一皱,遂而眼泪婆挲的看向王庭城头。

没关门?

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