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守株待兔

小说: 我把大秦打造成了盛世 作者: 秋风扫落花 更新时间:2021-01-14 字数:2273 阅读进度:198/234

蒙恬军又追百里,射杀匈奴狼骑上千,这才兴致而回。

“将军,刚才在狼山垭口设伏,为何不强吃了这支匈奴狼骑,反而让末将一击退走,为其让出退路来。”

见王离不解,蒙恬适才解释道:“我等虽然利器傍身,但地形如同漏斗,狼骑搏命起来我方定然大伤,而这只是匈奴人的先锋大军,非换伤之时。”

王离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有些明白道:“原来将军是打的无本的买卖,末将懂了。”

蒙恬笑了笑,又道:“我军能以数百的伤亡换取这支精锐狼骑兵近万人的折损,又耗其锐气使其疲于奔命,已然大胜。

此番折返上郡,本将自会为你等奏表请功。”

王离大喜,遂拜道:“多谢将军。”

蒙恬微微鄂首便不再言语,反而神色凛然的看着北方沉思起来。

仙君侯,本将帮你的也只能到这了。

……

不知过了多久,蒙恬适才喊道:“众将士,归营。”

对于蒙恬来讲,没接到始皇出击的命令,自便不会主动发起进攻。

而防范匈奴大军突袭河套,才是首要任务。

毕竟,如今的河套已然拥迁徙有三万户大秦子民,轻易出不得半点差池。

奔命的狼骑,对上帝国新兴的神机营,蒙恬倒还期待了起来。

……

是日,大雨再次降临。

哈德带着参与四万狼骑奔逃三百里,这才确信蒙恬大军没有在追来。

直到月明星稀,乌云散去,匈奴狼骑这才放慢脚步,有了些许喘息的时间。

呼~

“那鬼玩意儿到底是何物,怎么能发出那般恐怖的烈焰跟响声。”

一想到勇猛的狼骑兵瞬间被吞没,木吉里跟哈德就满眼恐惧。

哈德不禁摇了摇头道,满脸愤恨与震惊道:“这事,定要告知冒顿单于,否则遇上秦军,定然要吃大亏。”

木吉里重重点了点头,适才咽了咽口水道:“我有一事不明,那蒙恬原本可以将我军拦在垭口之内,最后为何会放开口子让我等安然逃离。”

哈德闻言,细细一回想这才发现其中古怪,遂而皱眉道:“恐怕是蒙恬不知我匈奴大军的动向,生怕我军拼起命来与其消耗过大,从而有所忌惮。”

木吉里想了想,也只有这一种解释能说得过去,随即鄂首道:“此地距离王庭还有二百里不到,我军要不要先休息一下?”

提起王庭,哈德脸色不禁变了变,随即边骂边说道:“伊维律那个废物,若非是他,我匈奴勇士怎么会损失万人。

叫族人们马上果腹,抓紧赶路,若是等秦人大军入住王庭,对我军更加不利。”

说罢,哈德心中便决定见到伊维律的时候,要好好羞辱于他,方能解气。

哈德所言不无道理,木吉里自然没有反对的意见,随即告知了狼骑勇士马上吃食,抓紧赶路。

……

相比匈奴骑兵的紧迫,二百里外的王庭城中却是一副另一幅景象。

前后几天休整,见了血的神机营早已躁动难耐,若非军令如山,只怕神机营的将士们都要高声嘶喊来以此宣泄了。

李裕站在城门头上,遥看着天边景色,心底不禁有些担忧蒙恬那边情况如何。

在李裕心底,最怕匈奴人不顾王庭丢失,转而大军奔袭河套,如此一来,蒙恬军只怕危险得很。

但雁门迟迟没有来信,李裕便只能归结于河套地区利好,暂时没有紧急情况出现,如此来安慰自己那颗躁动的心。

而算算时间,辎重粮草便是在这一两日内便可到达王庭。

如此,李裕方才轻轻呼出一口气,说道:“子房,子云,你二人可有何良策。”

李裕所指,自是眼下如何针对即将随时可能出现的匈奴大军。

陈庆之面露思索,轻轻摇头,而张良则是神色一动,说道:“未知之数,于我军确实是煎熬,但兵法有云,以己之利攻其薄弱,方为上策。”

见张良依旧老样子,李裕不禁笑道:“子房但讲,切莫卖关子。”

张良闻言,适才说道:“匈奴人如今首尾不得兼顾,侯爷以为,那冒顿单于会作何选择。”

李裕闻言一愣,随即思索道:“按照其舍弃大本营的行为来看,这冒顿单于定然已是颇为自负,必不会舍弃追击月氏国的打算。”

李裕说到这,张良遂与李裕四目而视道:“但也不得不折返查探王庭情况,如此一来,匈奴人的军队数量大致可查矣。”

张良一语点醒众人,却是诚如三人行必有我师,总有一个人的想法能触及正确答案。

李裕随之大喜,当即一拍大腿,笑道:“子房言之有理,想必匈奴大军只会派遣一支先头部队前来摸清情况,如此,本侯可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李裕释怀,陈庆之随即说道:“侯爷不可大意,这作为前锋的匈奴军队应该不会太弱。估计,极有可能是匈奴人最为勇猛的狼骑兵打头阵。”

被陈庆之一瓢冷水,李裕当即清醒,适才笑了笑,自嘲道:“倒是有些得意忘形了,听你二人这么一说,倒还真不能掉以轻心才是。”

说罢,李裕神色当即一凜,看着城头上迎风招展的镶金黑龙旗,说道:“传闻蒙恬喜引击之术攻伐匈奴,却不知我军若行效仿,可有胜算?”

陈庆之闻言摇了摇头道:“这城池周遭,已然被侯爷下令挖掘了无数陷马坑,于敌我皆不善。而若要效仿蒙将军的战法,恐怕并不适合。”

“子云兄所言不差,此地并无引击的地理条件,最好,还是莫过于利用我军的城防优势守株待兔,静待敌军到来。”

对于李裕的突发奇想,张良同样不看好,随即出言提醒。

李裕不禁摇了摇头,遂而驱散了脑中古怪的想法,道:“哈哈,本侯就随便一提,随便一提,并无这方面打算。”

见李裕放弃这种想法,陈庆之,张良这才松了一口气,生怕着自家侯爷突发奇想,又来临场发挥。

三人言至此处,便也没了其他远虑。

一时无话,李裕随即摆了摆手,先行下了城头,打算再去找范增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