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万人坑白骨,谁能与当先

小说: 我把大秦打造成了盛世 作者: 秋风扫落花 更新时间:2021-01-12 字数:2283 阅读进度:194/234

“启禀侯爷,韩将军让小人来报知侯爷,他率二千骑于西去了。”

刚进城,便听得士卒来报,李裕不禁眉头一皱,随即问道:“于西去了?可是有何变故?”

士卒随即应道:“韩将军入城之后便见敌军将领朝西门逃离,遂留下一千人手接应侯爷大军入城。”

“可知逃走敌军几人?”

“约莫千余人……”

李裕说完,便陷入了沉思,遂而又道:“可有发现一中原人士?”

士卒略微回想了一下,随即点头道:“好像……好像是有一个半百老者面若我等秦人,随那壮实的匈奴将领一同逃了。”

李裕神色一凛,随即喝道:“存孝,你带五百人去追那匈奴首领,必不可让其逃了。”

李存孝拱了拱手,作势便走,李裕遂又拦手说道:“骑我神火驹去。”

看了一眼李裕坐下神火驹,李存孝的眼中顿时精光一闪,满脸笑道:“多谢侯爷。”

范增,看你往哪逃!

李裕眼神闪烁间,陈庆之适而问道:“侯爷,这城中百姓怎么办?”

“全数赶至城外,杀了!”

要知匈奴王庭虽然不大,又是新建,但城中遗留老弱至少还有二三万人。

全数杀了……

李裕这话一出口,众人皆是一惊,但并未有阻拦之意。

毕竟,联想匈奴人曾经掳掠过的燕秦之地,凡是匈奴所过,必然寸草不生,家破无数。

为此,众人生不出丝毫的怜悯之心。

匈奴人,该杀!

甚至,李裕话才出口,数万将士已是举着弩箭挨家挨户的敲起了门,但凡反抗者,当场射。

而未有反抗之人,皆押至城外,让其在地上挖出一个足以装填万人的数个大坑。

匈奴人的叫骂声此起彼伏,死前的哀怨不甘,好似在祈愿诅咒,又好似在骂“屠夫”二字。

但……哪怕是背上骂名,李裕也还是会选择这样做。

只因为,匈奴该杀!

更因为,李裕比秦人知匈奴人的恶行恶举。

汉朝和亲带来的羞辱,五胡乱华致使汉人差点灭绝的悲痛,纵观整个华夏文明悲怆,无一不跟草原人有关。

在知晓这些历史悲剧的前提下,李裕怎能露出怜悯?

不能!

为之豪迈,李裕不禁念道:“万人坑白骨,谁能与当先。”

众人闻言皆一怔,只觉得李裕口中这短短的十个字,道出了无数秦人的心声。

埋葬了悲凉,盖上一抹黄土,李裕适而开口说道:“好了,拿了王庭的我们,该高兴起来才是。”

“待存孝跟韩信归来,本侯特许众将士豪饮一杯。”

此言一出,众人不禁愣了,刘邦好酒,馋虫自是早已发作。

没想李裕忽然下令可以豪饮,刘邦那还能憋得住?

遂见刘邦咧嘴一笑,拱手道:“侯爷,您还带了酒水?”

李裕神秘的笑了笑,随即说道:“你猜?”

李裕这一卖关子,刘邦顿时心痒难耐,随即抓耳道:“侯爷莫说笑了,即便侯爷马腹携带了酒水,只怕也不够我等豪饮一杯吧。”

说完,刘邦遂又用手比划了一下,“此刻能饮一小口,季便满足了。”

勾起了刘邦肚中的酒虫,李裕当即一咧嘴,说道:“大家伙都听到了吧,刘兄只饮一小口便满足了。”

说罢,不等刘邦作何感想,李裕又道:“众将士,你们腰间行囊中皆有一小瓶,此物原本是特意备给诸位防备外伤感染之用,但今天本侯高兴,特需你等浮一大白!”

秋风正凉,又值草原天色渐晚,神机营的将士自然是感受到了冷意。

而行囊中有酒这事,神机营的将士自然是知道的。

但军中禁酒,偷偷喝酒乃是大忌,所以,神机营的三万将士明知道腰间有酒,却也不敢违反军令。

而刘邦没有神机营的特制军备,自然是没有此物的,所以也就不知道人人带酒。

此番见诸多将士从腰间掏出一个小瓶,约莫半斤的样子,刘邦一张老脸顿时比锅底还黑。

“合着大家都知道此事?只有季一人蒙在鼓里?”

张良轻轻拍了拍刘邦肩膀道:“刘兄,酒可消炎,这事侯爷既然在军中提及,自然会让将士们备上,这可算是人尽皆知的事情。”

刘邦顿时有些无语,好似被人抢了媳妇一般难过,遂而说道:“哪位弟兄可分季一半,来日回了咸阳,季定然十倍奉还。”

……

见自己的话不奏效,刘邦只好抿了抿嘴,又道:“谁愿奉上半壶好酒与本将分享,待回京之后,本将特许那人入秦楼一次。”

话音刚落,只见军中将士忽然一阵骚动,遂见几名百将先后出列,并把手中装酒的小瓶双手奉上。

李裕见状也不阻拦,只是轻轻扫了一眼那几名百将,说道:“秦楼楚馆烟花地,不带银钱莫进来,请得起众将士入此消金场所,看来刘兄很宽裕嘛。”

李裕这话一出口,刘邦顿时大惊,连忙摆手解释道:“末将但凡手上有点银钱,皆尽散与侯爷那食味居了,那还能存下什么银钱……”

刘邦说此话时,那叫一个委屈,便是李裕看了都觉得刘邦可怜巴巴的,遂只好说道:“此时匈奴大军不知动向,众将士只可喝三分御寒,切不可酩酊误了军情。”

刘邦见状,顺势一个闪身,夺过其中一名百将手中酒瓶,随即笑道:“多谢这位百将慷慨,还请留下姓名,本将来日寻你去作乐。”

被夺了酒瓶的百将没想到刘邦居然直言不讳,不由得老脸一红,连忙摆手道:“末将贱名不足挂齿,将军随意,随意……”

说罢,这百将竟是直接逃也似的溜回了军中。

众人见状当即笑了笑,只图一乐。

便在这时,西门处传来一阵高呼,遂见守城将官高声喝道:“李韩二位将军回来啦。”

话音落下,便见李存孝腰肢左右各自夹着一人,骑着李裕那匹神火驹漫步落入城中。

砰~

眼见入了城,李存孝作势松开胳膊,腰间二人随即摔落地上,并发出一声闷响。

“幸不辱命,俺把这两匈奴头头抓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