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喜事连连

小说: 我把大秦打造成了盛世 作者: 秋风扫落花 更新时间:2021-01-08 字数:2256 阅读进度:186/234

“尽三仓之口欲,得金银万万以为秦资,侯爷好本事。”冯延生嘬了一小口茶水,随即笑道。

李裕忍不住摇了摇头,打趣道:“谁让咱们的梁大人哭穷呢,连给本侯三万支火铳的研造费用都是拿不出来。”

梁永坐在冯延生对面,一改往日淡然,满脸红光的举起茶水敬道:“哈哈哈,太尉大人此法足足抵了大秦两年的赋税收入,当真是事半功倍,下官以茶代酒敬您一杯。”

三人对坐,欢笑颜开。

却是因为筹集资金,薅旧贵钱袋一事告一段落,遂而开宴小庆。

“早间海南郡守来信,奏报今年粮食收成,梁大人可曾看到?”李裕拨了拨茶盏里的碎茶叶,当即问道。

梁永闻言,面色比之前还要略微激动些,随即笑道:“自是看了,没想到海南地域竟能借助气候的变化,一连种植两次水稻。

如此以往,日后在南海周遭推广开来,只怕能为大秦创收不少粮食。”

李裕点了点头,又问道:“岭南大司农一职迟迟没有下放归属,却不知梁大人有无举荐之人?”

梁永想了想,随即摇了摇头道:“下官身边属官也好,相识之人也罢,并无能胜任之人。”

这梁永平日不拉帮结伙,也不望风站队,如今又不借此机会任人唯亲。

倒是让李裕越发高看与他,李裕不禁点了点头,又道:“那不知冯大人可有举荐之人?”

冯延生闻言,却是不急不慢的拱手说道:“下官常年皆在坊间流连,倒是没什么人可举荐。

不过,如今土地改革已经推广了数月之久,若说谁最合适胜任大司农一职,恐非王氏父子莫属,而王老将军年事已高,那便只有王贲将军适合了。”

冯延生提起王氏父子,李裕不禁一愣。

王家父子确实是一辈子都在为大秦效力。

而且,急流勇退过上了隐居生活,最后还是被自己给刨了出来,发挥余热。

想到此处,李裕忍不住笑了起来,随即点了点头道:“本侯竟然把老将军父子给忘了。”

“不如……改日我与梁大人一同保举王贲将军为岭南大司农,君侯觉得如何?”既然李裕点头,冯延生自然是深知其意,随即建议道。

王氏父子口碑人脉极好,自是不错的人选。

梁永硬没有反对的道理,随即应道:“如此,甚好!”

官员任命的事情,原本李裕是不想插手。

但嬴政好像喜欢上了当甩手掌柜,事事都不怎么上心。扶苏又还没什么主见,便只有让李裕这个管家事事操心了。

谈定大司农,李裕也算了了一桩心事。

毕竟,前有赵高那老阴阳动不动就拉着胡亥找嬴政吹耳边风,后有李斯打起了主意,李裕不得不防。

而李裕也是打定主意,等破击匈奴之后,必要好好治治赵高,顺便提点一下李斯。

“今年财粮双丰收,若是太尉大人再能凯旋,大秦必能就此一越登顶,威震攘外。”

李裕闻言只是笑了笑,随即摇了摇头,并未续接冯延生这话。

见李裕并未接话,冯延生难免有些尴尬,随即疑惑问道:“看样子,侯爷的情绪不高啊,这是为何?”

听到这话,李裕不禁来气,遂而给了冯延生一个大白眼。

系统都脱机了,我拿谁去打匈奴?

我自己?

原本,李裕是打算在出征前,把匈奴人的克星,让匈奴人悲歌:“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嫁妇无颜色。”的霍去病给唤出来的。

没成想,系统一身不吭就脱机了。这让李裕都没地方哭。

一想到自己曾经吹下的牛劈,

李裕便不禁叹了口气,随即搪塞道:“或许是最近操心的事情太多了吧。”

听到李裕这么说,冯延生便也不在询问,遂改口道:“原本还在想要不要跟侯爷如实禀报的……”

冯延生从来都是风风火火的,眼下这吞吞吐吐的风格不禁让李裕皱了皱眉。

梁永在一旁观察的仔细,连忙说道:“冯大人有事便说啊,太尉大人可没把你当外人。”

听了这话,冯延生脸上难得露出一抹潮红,随即说道:“就是,下官想要取一房小妾,想请侯爷赏脸……”

一听这话,李裕顿时乐了,难免生出些八卦之心,随即打趣道:“我还以为何事,能让我的冯大人如此墨迹,原来是雄风不见,梅开二度了。”

便是一向不苟言笑的梁永,在听到李裕的话后,也是将一张老脸笑成了菊花状。

“冯大人不是家中有猛虎么,还敢迎小妾?”

冯延生之所以吞吞吐吐,便是怕眼前这样的场景。

但既然已经开口,冯延生也没什么好尴尬的,遂将事情前后说了出来。

“说起来,下官在这还要感谢慷慨呢。”

李裕闻言愣了一下,随即诧异道:“你娶小妾,这怎么扯到我身上了。”

冯延生也不急,遂从腰间取下一枚蓝色宝石摊开来,方才说道:“侯爷前些时候不是把宝石拿去工坊雕琢嘛,下官便顺手拿了几颗送给家妻,没想那婆娘当场抱着宝石就轻松口,愿意让下官娶一房小妾……”

听着冯延生款款道来,李裕腮帮子都感觉有些酸胀了,遂而说道:“办喜事是个好彩头,却不知定在哪天?”

言外之意,便是应允了。

冯延生遂而拜道:“日子定于后天申时,还请梁大人一同来喝杯喜酒。”

梁永拱了拱手,笑道:“冯大人喜酒,梁某人定然准时到场。”

说完,梁永便找了个借口离开了侯府。

因为他听得出来,冯延生还有事情要跟李裕说,自己一个中立人物,也不好继续杵在那。

果不其然,梁永刚走,冯延生这边就换了一个语气。

李裕就知道冯延生这家伙还有事,但并未猜出是什么事。

遂听得冯延生神秘兮兮的从怀里掏出巴掌大的一坨金属,随即问道:“侯爷,请您掌掌眼。”

金属入眼,李裕不由得心头一震,遂而惊呼道:“这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