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嬴政相当我老丈人?

小说: 我把大秦打造成了盛世 作者: 秋风扫落花 更新时间:2021-01-05 字数:2362 阅读进度:180/234

“君侯的身边常有贤良投报,朕自是相信君侯举荐之人必有其过人之处。”

“准了。”

听到嬴政应允,李裕当即大喜,遂而拍了拍张迁的肩膀,轻声提醒道:“你小子还不快点谢恩。”

张迁这才如梦初醒,连忙拜倒在地,出言谢道:“多谢始皇恩赐,小人必当身先士卒,报效大秦。”

嬴政看了一眼张迁,随即摆了摆手,示意张迁站着说话。

而嬴政此时的心中,多少有些明白了李裕的想法。

大秦是要往外开拓疆土的,这就不可避免以后要跟其他种族打交道。

如今能利用像张迁这样精通外语的人,提前开启对外贸易或者探险,对于大秦来讲终归是好事。

因此,嬴政也不得不由衷的佩服李裕,佩服他高瞻远瞩,能够走一步看百步。

正因如此,即便李裕他擅自允诺别人官职,这在常人看来逾越的罪行,在嬴政眼中都是可有可无的小事。

而且数便大秦子民千千万,像李裕这样有能力并且全心为大秦着想的人,再也找不出第二个。

这也是嬴政生不出厌恶感,反而越发重用李裕的原因所在。

当然,李裕自己也是比较佛系,并没有丝毫想要单干的想法,这才让嬴政没有后顾之忧。

所以大秦的转变说是两者互相信任的结果也不为过。

……

李裕跟嬴政二人就一个陇西使的事情思虑半响,这才互视一眼,皆从对方眼里看到了大秦的将来。

而此间事了,李裕本想就此离去,但看嬴政的意思,似乎还有话说。

“咳咳,陛下,还是说说这月氏国公主怎么处理吧。”

见李裕又把话题扯了回来,嬴政随即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君侯可知朕为何不愿安置这月氏国的公主?”

李裕看了一眼玛莎,随即皱眉道:“陛下应该自有考量,臣猜不出。”

嬴政自顾笑了笑,随即说道:“华夏子民的血脉,又怎可流入他族身体,即便他月氏国不来求援,大秦的铁蹄终有一日也会越过荒漠戈壁,直插西方。”

……

嬴政这话一出口?李裕顿时惊了。

原来……

嬴政是抱着这么个心思……

李裕遂又一想,华夏文明之所以得以延续数千年不灭?恐怕也是跟这样的传统观念有着不可分割的影响。

一想至此,李裕便也打消了说什么混血有助于提升体质,增强军队战斗力的话了。

毕竟,民族融合是以后的事,自然是以后再说。

见李裕不语?嬴政摇了摇头?以为李裕不理解自己的苦心,遂而问道:“君侯以为?边外之民如何?”

李裕想了想,随即说道:“身强体壮?非华夏子民可比。”

嬴政一直都很自信大秦军卒的战斗力,没想李裕却说边外之民更胜。

这让嬴政极度不适,遂而问道:“哦?何以见得?”

李裕笑了笑?倒是想跟嬴政说:好比何田径赛场清一色的其他颜色人种?这是远古时代就决定的基因问题?世人无法更改。

所以?我说了你也不懂啊……

想归想,李裕口上却是说道:“就拿月氏国的人来说?陛下可是看出了他们的不同之处?”

“长相?”

李裕点了点头?随即笑道:“长相只是其一?真正关键的还是人的体格不一样。”

“君侯可知体格可不能说明一切。”

这话一出口?李裕当即觉得怎聊越离谱?远远偏离了正题,遂而开口道:“陛下?偏题了,还是说说怎么安置玛莎公主吧,把人家安置在驿馆却是不是我大秦的待客之道。”

说完?李裕灵机一动,又道:“不如?陛下将这月氏国的公主收了吧。”

……

听到这话,嬴政当即咳嗽了一下,遂而说道:“朕已有子嗣三十二人,君侯这话该朕来说才对。”

李裕脸色不禁变了边,遂还想说点什么,边便听得嬴政说道:“堂堂大秦太尉,今还只身一人,朕都替你担心了。”

眼看着火苗莫名其妙的烧到自己身上,李裕忍不住笑道:“陛下,这又跟微臣有何关系……”

嬴政神色微微一变,遂而说道:“君侯的才能天下无人可出其右,秋收一过,便要替朕北伐匈奴……”

李裕听着听着,越发觉得嬴政有些不对劲,似乎话里有话。

李裕当即说道:“陛下不妨直言。”

嬴政看了看李裕,这才缓缓说道:“朕有一女,名为阳滋,今刚满十八,不若下嫁于君侯为妻,君侯觉得如何?”

嬴政想当我老丈人?

……

就已知的嬴政下嫁女儿,就只有嫁给王翦的华阳公主。

阳滋公主,应当是嬴政最疼爱的小女儿不假。

但终归是没见过面,不知道长相如何,这让李裕多少有些犹豫。

但看到嬴政那不善的眼神时,又想到嬴政后宫夫人妃子每一个都是美人,所生子女应当也非凡俗。

一想至此,李裕当即醒悟过来,随即应道:“多谢陛下成全。”

见到李裕答应,嬴政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笑道:“君侯既然答应当朕的快婿,身边自然还缺一个使唤的人。”

“不如就让这月氏国的公主在一旁侍奉吧。”

……

李裕本还沉浸在被赐婚的巨大震惊中不可自拔,没想嬴政又出惊人之举。

居然拿人家月氏国的公主当你家小女儿的丫鬟,还美其名曰侍奉。

李裕瞬间无语了……

什么狗屁华夏血脉不能融入他族身体,这都是假的!

嬴政这个大忽悠……

捋清思路,李裕方才努力的张了张嘴说道:“陛下……您是不是早就想好这么做了?”

嬴政神色微微一变,遂而说道:“既然事情都安排妥当了,那婚期便定在君侯凯旋之后吧。”

……

李裕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虽说被赐婚了,还是买一送一,但心中为何没有感到一丝丝的喜悦呢?

这是为何?

见李裕没说话,嬴政便自顾起身说道:“援军已经离开咸阳数日,君侯答应朕的神机营可是还没有一点动静……”

知道嬴政这是在赶人,李裕当即无奈的拱了拱手道:“陛下放心,这几日便会有结果了。”

话音落下,等李裕再抬起头来时,嬴政的身影早就离开了龙榻,从而朝着后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