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好心办坏事

小说: 我把大秦打造成了盛世 作者: 秋风扫落花 更新时间:2021-01-05 字数:2326 阅读进度:179/234

玛莎公主的意外上门,可以理解为不受嬴政待见?

一边思考,李裕一边说道:“今正好本侯要入宫面见陛下,玛莎公主不如一起吧。”

原本李裕就打算带着清缴来的账目入宫找嬴政,却是没想寻找边商问事情,反而问出个小插曲来。

听到李裕愿意带自己入那富丽堂皇,庄严肃穆的大秦宫殿,玛莎当即露出一丝喜色,说道:“多谢大人。”

这话出口,并非边商翻译,而是从玛莎的嘴里说出来的。

秦话本就有点偏关中口语,如今从一个外国公主口中说出来,让李裕听了好不适应。

遂见李裕憋笑道:“玛莎公主还是带上翻译吧。”

……

听了边商完美复刻之后的话,玛莎眉间微微一皱,似乎是生气了。

李裕见状,倒也不再嘲笑玛莎那蹩脚的秦话,随即说道:“得力,去安排马车吧,本侯要进宫一趟。”

张德力先是悄悄瞟了一眼玛莎,随后才一脸唯唯诺诺的点头应声离去。

不消片刻,张德力再次出现,脸上却是带着一丝掐媚的看着李裕。

这反倒让李裕有些摸不着头脑。

张德力怎么这副表情?

莫不是吃错了药?

狐疑未定,却见门口的马车只有一辆,而且还比往日乘坐的那辆还要偏小一些。

……

若是看到这样的情形,李裕还不明白张德力想要表达什么意思的话,李裕不如找块豆腐撞死算了。

当然,大秦是没有豆腐的……

待李裕与玛莎上了车。这偏小号的马车顿时显现出了它的优点,那便是够小。

小到李裕跟玛莎只能跪膝对坐,面面相觑。

马车走了起来,这便让二人膝盖不经意碰到了一起。

李裕略显尴尬的咳嗽了几下,随即说道:“大马车送去修缮了,如今只能委屈公主同乘这小马车了。”

……

玛莎有些疑惑的看着李裕,明显是听不懂李裕在说什么。

而李裕也是瞬间明白过来,随即对着车前外沿喊道:“张迁?给翻译翻译。”

坐在车外沿上的张迁本就竖直了耳朵听了一路,便是想看能不能帮上忙。

好在马车没走多久,张迁便听到了李裕的呼唤,随即开口翻译了一遍李裕的原话。

玛莎闻言,这才神色一动,随即说道:“这样的马车在我们月氏国都是见不到的,若是能拥有一辆就好了。”

李裕愣了一下?随即笑道:“你将来必能拥有比这好上无数倍的马车。”

“真的吗?太好了。”

……

李裕这么说,倒并非要送这月氏国公主一辆马车。

而是觉得将来玛莎必然要与大秦的皇室成员成婚的?索性便替“这些人”应允了,反正又不花自己的钱。

而经过这么一聊天,马车里的气氛顿时轻松了不少。

二人就这么随着马车晃晃悠悠,晃晃悠悠的驶向咸阳宫。

但面对玛莎那傲人的身材,李裕不由得有些燥。随即在心中抱怨道:奶奶个腿的?这不是诚心要我难堪么……

抱怨完?李裕便学起那柳下惠,闭目假寐以求还双眼一个清明。

索性城东距咸阳宫不远?不消多时,便听到赵云忽然开口喊道:“侯爷?到了。”

李裕闻言连忙下了车,等双脚落地,便不由得长舒了一口气。

随即伸展了几下身子?暗叹道:原本都说?与美同行?人之幸事。

但这短短一路?李裕却感觉像是过了半个世纪那么久。

你要成人之美,那就找个大点的车塞?

再不济?至少也要能让两人在车里伸展的开手脚才是。

如今倒好?原本赏心悦目的一件事情?硬生生被张德力办成了煎熬的过程。

一想至此?李裕便来气?遂在心里把张德力这好心办坏事的家伙问候了好几遍,方才罢休。

毕竟?嬴政还未言明这月氏国的大洋马,不不,是月氏国的公主要怎么处置。

毕竟?当日嬴政“开玩笑”的样子可不像是假的,李裕至今还历历在目。

若二人当真闹出点什么动静来?只怕遂了嬴政的意还差不多。

果不其然,等李裕踏入殿门,便看到嬴政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脸上的表情多多少少有些让人毛骨悚然。

“臣李裕,见过始皇陛下。”

“君侯这是带了账本?”

看到赵云手中提着的一扎账本,嬴政随即抬手问道。

而听到嬴政一来就问正事,李裕当即点了点头,道:“这些都是梁大人清缴了七十三名闹事者全部家产之后,记录下来的清单数据。”

嬴政虽然早已知晓此事,但当他看到赵云手中那高高一摞账本的时候,还是不可避免的有些惊讶。

“果然,这些六国遗贵还是富有啊,至少比朕富有。”惊讶过后,嬴政当即有些失落,遂而叹道。

李裕闻言,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随即说道:“这些人习惯了享受生活,享受高于平民的权利。

而陛下仁慈,念及他们的死活,给他们发放补贴,建造宫殿。

但他们非但没学会感激,还拿着陛下给予的金银四处散播谣言,使得大秦差点燃起战火。”

说完,李裕又自顾叹了口气道:“这样的人,就该拉去修长城,好让他们理解理解何为外患。”

嬴政随即笑了笑,摆手道:“君侯倒是率性,但旧贵族数十万,当年朕迁他们入咸阳都是逼于无奈,如今得君侯打了一棍,只怕后面不好对付咯。”

李裕似乎想到了什么,遂有些欲言又止,又思索了片刻,便放弃了开口,遂而转移话题道:“这月氏国的公主说陛下冷落了她,让臣替她找你说说理。”

说完,李裕不禁看了一眼玛莎,随即看向嬴政,一副不嫌事大的表情。

嬴政见状一怔随即笑骂道:“君侯倒是越来越大胆了,连朕的玩笑也敢开了。”

知道嬴政并无怪罪,李裕方才咧嘴笑道:“臣句句属实啊,陛下若不信,大可问问陇西使张大人。”

“陇西使?”

见嬴政有些疑惑,李裕自便拱手说道:“陛下,是这样的,臣见边商张迁才思敏捷,精通数国语言,是为不可多得的人才,便斗胆替陛下允诺了张迁一个陇西使的身份,还望陛下应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