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一偿夙愿

小说: 我把大秦打造成了盛世 作者: 秋风扫落花 更新时间:2020-12-24 字数:2269 阅读进度:156/234

“一两茶叶千金,还得是黄金,这非要下官倾家荡产不可,陈某收回刚才之言。”

陈伯言开口前想到这茶叶有点贵,但没想到竟然如此贵,当下只能毁言于此。

见自己给出的价格,让陈伯言这样的官吏无从招架。

李裕心中顿时有了底,遂笑道:“开个玩笑,在座的诸位都是帝国之柱石,能来府上做客已是幸甚,本侯怎可做烹狗之举。”

得李裕解释,众人方才舒了一口气,便是扶苏也觉得李裕不会同世间商人那般市侩黑心。

“这样吧,等用过晚宴,本侯一人赠送一斤茶叶给诸位好了。”

李裕这话一出口,陈伯言大喜过望,顿时笑道:“感情好,那边这般说定了。”

“陈大人,侯爷既然亲口答应赠予我等一斤茶叶,何怕饭后食言乎?”

陈伯言老脸一红,遂拱手笑道:“也着实是我廷尉府的差务太过苦闷,如今遇到能让人解乏之物,自是过于欣喜了些,诸位见谅,侯爷见谅。”

众人笑了笑,自然清楚廷尉府的差务确实苦闷。

李裕不禁点了点头道:“陈大人执掌廷尉,辛苦人人得见,若非本侯手中茶叶数量有限,定然保管陈大人天天能有茶水入喉。”

“当然,郎中令,卫尉你二人也是一样,劳心护卫咸阳城方才使得我等安定安居与此。”

赵貉,赵奢二人得李裕赞赏,自是满面红光的回道:“职责所在,应该的。”

眼见时候不早,张德力也已来了有些时候,李裕这便开口说道:“诸位起身吧,咱们边吃边聊。”

等到入了会客厅,一张巨大的圆形桌子映入眼帘?让众人不禁驻足。

扶苏见状有些稀奇当然围着桌子转了一圈,问道:“君侯这木桌倒是造的奇特?不知有何讲究?”

李裕咧嘴一笑,说道:“倒也没什么讲究,无非是本侯觉得跪坐,盘坐在案几前用膳过于不便,且显得生分?遂让人打造了这么一张圆桌?用以待客。”

说完,李裕自顾走到主席位置坐下?方才挥了挥手道:“诸位不妨一试。”

见李裕就那么弓马姿势坐在高凳上,众人不由跟随落座。

“还别说?如此围坐一圈,颇有几分军中造饭时的感觉,确实亲近不少。”赵奢咧着嘴?摸了摸桌上用来当桌布的布匹道。

而就在此时?也才有人注意到桌子正中?其实还有一个小一圈的圆盘?圆盘上摆放着各式各样的菜肴。

扶苏新奇的问道:“那不知中间这个圆盘是作何用意?”

见桌前众人面带好奇,李裕不由觉得有些好笑?遂说道:“不若殿下拨动边缘?一看便知。”

扶苏当即用手轻轻拨动了圆盘?遂见桌上菜肴竟然随着圆盘摆动而转动起来。

“君侯府上新奇玩意儿当真是让人应接不暇?扶苏领教了。”

李裕不由看向冯延生道:“这都亏了冯大人的功劳。”

冯延生闻言一笑?脸上满是得意道:“这都是侯爷您的奇思妙想,下官只不过是照葫芦画瓢罢了。”

“嘿嘿?冯大人,不如跟你打个商量如何?”赵奢看着身下带背的椅子,又摸了摸身前桌子?随即盘算道。

冯延生哪能看不出来,赵奢这是也打算入手一张八仙桌到自己府上。

“好说好说?郎中令只管备好木材,改日我让手下木匠去你府上一趟。”

赵奢闻言大喜,当即笑道:“彩!那便先行谢过冯大人了。”

冯延生轻轻摆了摆手,遂又说道:“诸位府上若也需要此桌,大可同郎中令一样,府中备好木材,我让木匠一一上门便可。”

众人皆是一喜,唯有陈伯言摆了摆手道:“我虽也喜此物,但平日多在廷尉府用饭,倒是用不上此物。”

李裕轻轻点了点头,对陈伯言不禁又高看了几分。

而众人忙着谈论桌椅板凳的事情,倒也无形中让众人的关系又近了些。

等李裕动筷之后,蒙毅这才开口道明来意,“君侯大人,其实蒙毅此行前来,是有事相与。”

蒙毅竟有事相求?

这多多少少让李裕有些惊讶,李裕当即停下筷子,问道:“眼下本侯倒还真猜不到蒙大人想说何事?”

蒙毅神色一动,看了看桌前各人,遂凜声道:“蒙毅虽得陛下赏识重用,但毕竟是军人出身,本该同大哥一样征战于沙场,但……”

如今李裕获封太尉,执掌天下兵马,蒙毅寻李裕说事倒也不算逾越了始皇嬴政。

李裕听完蒙毅所求之事,心底竟是生出一丝敬佩之意,感叹道:“蒙大人夙愿如此,本侯安敢不成人之美。”

蒙毅还未来得及高兴,便听李裕又道:“只不过,帝国内外暂无战事可起,蒙大人只怕是要多等些时日了。”

蒙毅笑了笑,拱手道:“君侯有所不知,大哥此行回京除去参加殿下的观礼,还为始皇陛下带来了匈奴人的消息。”

听到“匈奴”二字,众人皆是有些动容。

毕竟在大秦,“匈奴”二字代表了冷血,杀戮,入侵,是中原华夏子民心头最大的一根刺。

“看蒙大人的表情,想必大将军这次带来的消息,是好消息?”

蒙毅微微有些动容,没想到这都被李裕察觉了,随即坦然的说道:“倒是瞒不过君侯的眼睛,没错,我大哥这次带回来的消息,对于大秦来说确实算是好消息。”

扶苏当初被贬长城,知道北方是个苦寒之地,虽然不曾遭遇匈奴人大举进攻,但匈奴人探子却是没少见,心知匈奴人的凶残便如那饿狼。

眼下听到有利于大秦的消息,在场众人中要数谁最激动,自然非扶苏莫属了。

只听扶苏开口问道:“不知是怎样的消息,能让蒙大人生出征战沙场的念头。”

蒙毅闻言一愣,遂拱手笑道:“想必大家都清楚,匈奴之东为东胡王的领地,陇西以北则是月氏国。”

“据大哥抓到的匈奴探子吐露,东胡王已经被匈奴人给端了老巢,而匈奴人的单于也是换了新人。”

“新单于是谁?”

扶苏话刚出口,不等蒙毅开口,便听到李裕笑道:“冒顿单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