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小术耳

小说: 我把大秦打造成了盛世 作者: 秋风扫落花 更新时间:2020-12-20 字数:2440 阅读进度:150/234

“华老哥的外科功夫我等自然是信得过的,不过说回来,十八世子的伤患病根可是拖不得了,若是在这么耽搁下去……”

蔡淼在一旁听得脑袋嗡嗡作响,赶紧抓住一个空档插话说道:“张医说的是,世子这伤病拖不得了,得赶快医治。”

三日后就要宣布立储了,这对嬴姓子孙尤为重要。

而眼前这位十八世子,又是始皇陛下最为疼爱的子嗣之一。

蔡淼大胆猜测下,觉得十八世子还是有希望的,若眼下能救治好胡亥,恐将是大功一件。

因此,蔡淼才会如此急切的插话提醒,生怕四位神医切磋探讨错过了救治时间。

华佗四人经蔡淼这么一打断,果真是收起了探讨病情的过程。

遂见华佗开口说道:“小蔡啊,接下来就麻烦你为老朽搭把手了。”

蔡淼闻言一个哆嗦,连忙应道:“是。”

私下里蔡淼就自称华佗门人弟子,如今当真给华佗当了帮手,可别提蔡淼有多高兴了。

只见蔡淼熟练的打开了华佗问诊常用的医箱,并开口问道:“华老,就在这里动手术吗?”

华佗笑了笑,说道:“此熟小耳,何须他地?”

说完,也不等蔡淼在做何询问,华佗当即又道:“接下来,便请三位老友旁观了。”

“自然,华老弟只管用刀,我三人自然不会打搅。”孙思邈抚了抚白须笑道。

话音落下,这便见华佗习惯性的伸手倒了些酒浆,用李裕的话讲就是“消毒。”

等给双手消完毒,戴上了羊肠手指套,方才说道:“小蔡,褪去世子褥裤。”

蔡淼一愣,当即走向床榻上穿着开裆褥裤的胡亥,小心将其开裆褥裤给褪到了脚踝处。

华佗当即拿起一柄消了毒的半寸小刀比划道:“再给世子罐点麻沸散。”

蔡淼照做,手脚利索的拿起半个葫芦嘴放入胡亥嘴中,并将华佗备好的麻沸散尽数灌下。

只待高烧昏迷的胡亥不自觉摆动了一下手臂,华佗方才说道:“高烧至昏迷并不能屏蔽肢体上的疼痛感,所以老朽采用麻沸散二次镇痛,并辅之舒张血管,让意识放松警惕。”

旁观的几人,包括蔡淼都是医者,虽然医术有前后之分,但这基本的常识还是有的,当即点了点头。

只待麻沸散下肚,胡亥紧绷的肢体随即瘫软下来,华佗方才说道:“术前准备已妥,接下来老朽便要专心动刀了。”

说完,华佗自顾用手指扒开胡亥方寸之地,令单手行刀。

过了片刻,随着一些黄豆大小的米白碎块被华佗用刀去除,胡亥身体还是下意识的抽搐起来。

华佗神色如常道:“穿针引线。”

这就完工了?

蔡淼闻言当即一愣,这才一炷香不到啊……

但华佗都说“穿针引线”了,自然是到了缝合伤口的步骤,蔡淼不敢大意,连忙将针线泡过酒浆之后,递给了华佗。

华佗接过纤细的针线看了看,随即看向胡亥方寸之地,笑道:“啧啧,龙阳入眼,何以行乐。”

……

孙思邈几人老脸上闪过些许意外,这话留在心里不就行了,还非得说出来……

唯有蔡淼面露尴尬,并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身下。

好在这份尴尬没持续多久。华佗便起身说道:“三月内需禁欲,切且不可食血气虚补之物。”

蔡淼闻言点了点头,问道:“那需开服什么方子?”

华佗取下羊肠指套,说道:“你也是医者,如此安敢问我?”

没想华佗忽然责备自己,蔡淼顿时脸色一变,应道:“华老教训的是,术后开方是为后生的分内之事。”

“嗯,这便对了,切记为医者需谨慎,但不可怯。”

说完,华佗自便收拾了药箱,并看向孙思邈三人说道:“安否?”

孙思邈三人点了点头,由张仲景道:“应无大碍。”

“那……这便回去继续?”

孙思邈三人当即一笑,齐齐笑道:“谁怕谁啊。”

等蔡淼先一步推开房门,门外的嬴政却是早已不见了踪影。唯有赵高跟胡姬二人在门外等待。

见房门从里打开,胡姬满脸焦急的问道:“老神医,我家亥儿……”

华佗几人并未开口,却是蔡淼替他们回答道:“夫人放心,华老手术很成功,相信用不了多久十八世子便会转醒了,而且下官今夜也会留守。”

蔡淼言外之意,便是提醒告知胡姬,“华佗几人可以先回去了,胡亥的事情自有宫内的医官操心。”

当然,这也是蔡淼怕胡姬一时心疼十八世子,而作出让四位老医留守的念头。

若是因此恶了众神医,恶了仙君侯,那就得不偿失了,所以蔡淼出于好心,方才替华佗等人开口答了胡姬的询问。

赵高心里清楚,眼前这四位神医先前便是李裕亲自送出门外,并让自己带进宫的。

若是今夜让老神医留宿宫内,只怕最后替胡姬背锅的还是自己。

因此,赵高也是开口说道:“蔡医在,那便妥了。夫人先且照顾世子,老奴去送送四位神医。”

胡姬心中虽然急切,但也需遵守礼节在前,遂挥手道:“即是蔡医留守,赵高你便去送神医们回府吧。”

……

待相送华佗几人回了仙君侯府,赵高自便驾车离去,竟是连一步都未做停留。

李裕得知几华佗几人归来,顿时迎了出来,脸上似笑非笑的看着华佗四人问道:“华老,孙老,此番诊治可还顺利?”

华佗轻轻摆了摆手,笑道:“小术耳,君侯无需挂怀。”

岂知李裕这般问哪是挂怀于心啊,只不过是好奇而已。

自打那日从章邯口中得知胡亥受了轻伤起,李裕便一直在想胡亥到底是受了什么伤,才会让一众武将的脸色那般异常。

而今见华佗几人诊治归来,哪怕华佗说只是哥小手术,李裕也是忍不住要问道:“既然是小手术,何至于让赵高来请诸位入宫,那蔡淼不是跟随华老学过一段时间外科吗?”

华佗笑了笑,说道:“那老小子生怕出事兜不住,自然不敢亲自动手了。”

李裕闻言,当即笑道:“那蔡淼今后怕是不敢再自称华老的学生咯。”

“君侯大人,你俩还有完没完,可不要借此黄了先前的牌局啊。”见李裕跟华佗两人没完没了的话语,孙思邈顿时出言提醒道。

见孙思邈丝毫不担心胡亥这个伤患,反而还想着那把没打完的牌……

李裕就忍不住咂了咂嘴,心中暗自责备道:一入牌局难自抑,老神医们不会就此上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