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胡亥“病根”

小说: 我把大秦打造成了盛世 作者: 秋风扫落花 更新时间:2020-12-20 字数:2314 阅读进度:149/234

嬴政也没想到,十万之众竟还保护不了一个胡亥。

更何况,嬴政可是知晓赵高平日笼络了不少门客高手,此行南下也曾混入骊山军中。

但还是让胡亥受伤了,而且伤的地方还颇让人难以启齿。

而这也是胡亥先李裕等人归京,嬴政却没让人请医学院的几位神医问诊的究极原因。

这涉及到皇家的颜面,更牵扯到三日后的立储仪式。

但眼下,不请华佗几位老神医入宫只怕是不行了……

嬴政神色变换数次,这才又恢复那古井无波的神态,道:“赵高,去把医学院的几位老神医请来。”

乍一听嬴政叫唤自己,赵高虎躯一震,差点没吓得跪倒在地。

但随后听闻是让自己去请神医入宫,赵高这才如释重负的在心里长舒一口气,应道:“是,陛下。”

待赵高退走,箭步小跑的朝着宫外马车奔去,一旁的美妇顿时惊慌失措的开口喊道:“陛下,亥儿会不会不能……”

美妇话还未说完,嬴政当即眼神一凜,打断道:“胡姬!”

原来,嬴政身旁美妇不是别人,正是胡亥的生母胡姬。

胡姬虽然已四十多岁,但或许是因为其长相异域,又保养的似二三十的少妇,竟是让人觉得有那么一丝妖娆妩媚在里面。

这或许也是近年嬴政宠爱十八世子胡亥的根本所在。

否则,以嬴政那二三十个子嗣来看,随意拉出一人来,也比胡亥好上数倍,并不能因为胡亥是幼子,便更受嬴政疼爱。

而从早年间扶苏反对嬴政“焚书坑儒”从而被发配边疆,也不难看出嬴政其实是借着这个机会保护,锤炼扶苏的。

所以,嬴政作为父亲,对自己接班人是很有认知的,并不会因为谁谁的才华出众,或者其他秉性就受到特殊对待。

而胡姬作为母亲,其实更为清楚胡亥平日的那些所作所为。

也正因为如此,胡姬才会惊慌失措的想到了胡亥的那方面。

见嬴政面露不快,胡姬心知自己说错话了,只好闭口不言。

但心中难免暗自神伤道:若是亥儿知道自己不能行人事,只怕会疯掉吧……

赵高去的快,来得也快。

见赵高急色匆匆,并无其他表情。不消分说,自然他是把华佗,李时珍四人全都请来了。

而见到华佗几人到来,蔡淼一颗悬着的心也不禁落回了肚里,心中不禁感慨了一句:终于来了。

“见过始皇陛下。”

四神医曾经习惯了自由,如今却是受到了李裕的影响,对于礼节不是那么抵触了,但也仅限于揖礼。

而嬴政见四位神医皆尽到来,又都是上了岁数的老者,自然不会在意虚礼那一套,当即上前两步,说道:“辛苦几位老神医了。”

华佗当即拱手道:“既为医者,自当何时何地都要为医患除痛。”

嬴政点了点头,对于华佗可算是不陌生了。

硬说起来,华佗现在已经救了自己一家老小两回了。

眼下居然又要出手解救胡亥,不得不说,这还真让嬴政有些怀疑,是不是真有上苍指引。

待蔡淼小心的介绍完胡亥的病情,华佗四人这才开始轮番上前查探胡亥的身体情况。

过了片刻,等李时珍查探完毕,便听到华佗开口问道:“孙老哥,张老弟,你们怎么看?”

……

若是李裕,或者嬴政在场,只怕要被华佗四人的称呼给惊掉了下巴。

不过,好在屋内就只有昏迷的胡亥,除此之外,便是华佗,孙思邈,张仲景,李时珍四位神医,以及之前的诊断医者蔡淼。

听到华佗这个外科医者开口询问,孙思邈,张仲景,李时珍三人便猜到了华佗的想法。

不禁都用同样的目光看向华佗,张仲景当即摇了摇头,道:“华老,这都伤成这样了……只有切除一条路了吧?”

见孙思邈同样点了点头,且认同张仲景所说的办法,华佗不禁面露得意之色道:“依我看,十八世子这个伤患位置虽然让人尴尬,但也不是没有补救的办法。”

“这……还能补救?”

即便是另外三人医术再怎么高明,也决然想不到胡亥的伤患除了切一条路,竟然还有其他办法。

孙思邈活了百十岁,好奇心依旧不减当年,遂问道:“华老弟,手术诊治就属你第一,快说说吧。”

待几人目露期待的看着自己,华佗也不卖关子,直接说道:“这一箭既是从世子背后射入阳下,那便还有的治。

至于切除嘛……你们认为始皇能不阻拦?”

孙思邈几人知晓这其中牵扯到皇家的颜面问题,遂而点了点头,算是认同了华佗所说在理。

“但……若不用切除之法,世子的伤患处又已经开始了恶化,大有朝着化脓转变的可能。”

“孙老分析的是,这脓液一出,那世子非但下面不保,恐怕性命也没了吧。”

听了四位神医的探讨内容,作为小学徒的蔡淼表示压力山大,甚至都有些脚软。

竟然在这章台宫内讨论胡亥的死活,还是当着始皇嬴政就在门外的面。

见四位神医,淡然自若的闲谈病理,蔡淼就自行才愧,不禁感叹自己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

遂又听的华佗开口道:“我方才翻找了几下,发现世子此处伤患因为碎一颗“果子”,这才导致世子疼痛难忍,昏厥了过去。

再加上这几日赶路劳累所致患处感染,如今高烧不止。”

“眼下就只有将其碎掉的“果子”剔除,在将其缝合,最后在行退烧止疼之策便可。”

……

华佗这话一出口,即便孙思邈几人上了年纪,却也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这……

这玩意还能剔除?

孙思邈行医一辈子,见过的疑难杂症无数,如今听到华佗居然还可以在那纤细脆弱的地方行刀,还是有些难以置信道:“华老弟,当真就如你所说的这么简单?只需要剔除碎掉的部分?”

见几人面露惊疑,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

华佗红润的脸上忽然闪过一丝不屑,道:“听闻秦律之中有一道剐刑,能将人刀刀数百下而不使其断气,那等行刑的刽子手都能如此,老弟我的手法自认不弱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