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又是这两个老不死的

小说: 我把大秦打造成了盛世 作者: 秋风扫落花 更新时间:2020-12-18 字数:2390 阅读进度:145/234

巍峨的咸阳城轮廓再次显现在李裕眼中,忽然听闻章邯说道:“咸阳将至,章邯便赶个早提前祝君侯大人官运亨通了。”

李裕不禁笑了笑,心中了然。

归朝之际,章邯与李裕多次协商请功的奏折如何写,而最终结果便是首功归于李裕。

如此一来,先前嬴政的封命:“封侯枭首赵佗,及百越首领者,赏万钱,封武安侯,兼任岭南大司农,食俸八千石。”只怕要落在李裕头上了。

而章邯提前道贺倒也说得过去,毕竟,李裕从头至尾都只是挂着爵位封赏在为嬴政办事,为帝国效力。

李裕如今也算是媳妇熬成婆,终于有一官半职傍身了。

遂见李裕笑嘻嘻的应道:“本侯也不多言太多,日后府上办宴,上将军定要赏脸。”

章邯神色一动,笑道:“即便君侯不邀请,章邯也是要去讨一杯酒水喝的。”

这话一出,李裕当即大笑道:“别的不说食味居的酒水绝对管够。”

你二人对话就不顾本相的感受?

岂料李裕,章邯二人热聊之际,却把相国李斯撇在了一边,使得李斯心中愤恨不已。

好在习惯了人前人后的赵高适时道:“还是上将军考虑的面面俱到,这丈也打完了,陛下的封赏自然是跑不了了,君侯此行又功劳最大,这大司农的差事定然是板上钉钉的,奴家便也接着上将军的吉言恭贺仙君侯官运亨通。”

“当然,相国大人的功劳也不小。”

赵高不愧是捧场高手,夸赞李裕的同时,又点了一下李斯,这一对比下来便是高下立判。

李裕心头不禁暗骂赵高这阉货不安好心,嘴上却是连忙说道:“哎呀,便承赵府令吉言。”

不待众人接话,李裕遂又补充道:“还是那句话,在场诸位若是来我侯府,酒水管够。”

话音落下,咸阳城高大的城门便已显现在了眼前。

李裕遂又拱了拱手道:“此行上将军乃是主帅,这回了咸阳还得进宫面见陛下,本侯就此别过。”

这一到咸阳,为将士们请功自然属章邯首要任务。

“各位大人各行各便,再会。”

章邯遂也不再废话,拱了拱手自便离去。

“上将军慢走,奴家与你一同。”

……

待赵高与章邯离去,李裕这才看向李斯道:“相国大人,遂我去府上喝两杯?”

李斯神色一动,心中暗道:此时去你府上,只怕是去受打击还差不多。

也不想想你李裕用了多久便爵位封顶,眼下更是即将受命大司农。

这可是大司农,在重农轻商的大秦,大司农的权利之大,不在九卿之下。

用一年的时间,又是侯爵又是大司农,已然让摸爬滚打多年的李斯极度不适。

遂听闻李斯开口说道:“改日吧,斯多日不曾回府,府中奏折只怕早已是堆聚如山了。”

李裕既然决然回绝,李裕自然也不好再行邀约,当即拱手道:“既然相国大人还有事要忙,那便改日。”

……

“侯爷回来啦。”

“终于回家了,不知老冯可有研究出新玩意来。”李裕自便回到了府上,刚进门口便不禁想起了冯延生,遂自语了一句。

张德力闻言顿时有些诧异,连忙拱手道:“侯爷,您可真神了,冯大人正在会客厅等您呢。”

李裕当即一惊,随即笑了笑,问道:“这冯延生倒是会掐时间,来多久了?”

张德力回道:“天微微亮便来了。”

李裕闻言却是脚步一停,看了看天上的太阳,问道:“来这么早?”

“估摸着冯大人这是早朝结束便来了,来的时候小的见他面带疲惫之色。”

李裕忍不住摇了摇头道:“这老冯也真是的,早朝那么熬人,何不睡一觉再来见我也不迟。”

说完,李裕却是加快了脚步朝着会客厅走去。

李裕一进门,便听到冯延生略带兴奋的声音,喝道:“恭喜侯爷,贺喜侯爷,侯爷即将位极人臣乎。”

……

李裕不禁一愣,遂而拍了拍冯延生的肩膀,笑道:“什么位极人臣,这奏功的折子刚才随上将军进宫呢。”

冯延生却是摇头笑道:“大人之功何须请奏,前两天南线大捷的报呈便已经到了陛下手中了。”

李裕当即一笑,又道:“那也不至于位极人臣啊,无非就是个大司农而已。”

“什么大司农!明明是太尉啊,太尉!”

冯延生一脸嫌弃的看着李裕,其兴奋程度竟是比李裕这个正主还要高上几倍,以至于见到李裕蒙圈的表情时,都忍不住高声喊道。

李裕好似没听明白一般,有些诧异的问道:“太尉?不是大司农?”

冯延生见状却是大腿一迈,退后了两步,朝着李裕躬身拜道:“我的太尉大人啊,您如今已是侯爵的爵位,若陛下答应让你获命岭南大司农之职,那就意味着陛下还要再封赏一个武安侯的爵位,陛下断然不会这样做的。”

“何况这两日侯爷您是不知道啊,连续两日朝会陛下都在跟奉常齐婴,宗正赵浦斗法,那叫一个激烈,啧啧……”

李裕能听出来,冯延生讲的应该是真的,要不然也不至于让其兴奋成这样。

这么说……

老赵安排自己去南线,就是为了让我名正言顺的当太尉?

但他又怎么知道此行必然是我李裕的功劳最大?

这呢太特么玄乎了……

李裕遥想此处,顿时觉得嬴政是不是得到了什么神奇的能力。

比如预知未来?

但仔细想了想,又觉得此事恐怕早就在嬴政的如意算盘里了。

要不然当日何以连同李斯一柄派去南线呢?

大可不必!

而听到最后,李裕顿时有些惊讶的笑道:“怎么又是这两个老不死的……”

“陛下既然重新启用太尉这一官职,那自然就会涉及宗室,主管宗室的两位九卿自然会反对。”冯延生一边说,一边端起茶盏抿了一口。

李裕见状,遂让张德力去拿了些食物过来,这才又道:“此时已是正午,冯大人辛苦,便同我一起随便吃点吧。”

冯延生拱手笑道:“多谢大人。”

听着冯延生一连变了几次称呼,李裕无奈的笑了笑,说道:“老冯啊,私下里我俩可别大人来大人去的,生份哦。”

冯延生闻言先是一愣,随即便笑的一张老脸都快变了形状,并说道:“侯爷说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