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老货又出来反对了

小说: 我把大秦打造成了盛世 作者: 秋风扫落花 更新时间:2020-12-18 字数:2311 阅读进度:144/234

胡亥若只是受了点皮外伤,何至于章邯身后群将闻之色变,连一向修皮练嘴的赵高这老货都面带担忧。

章邯这话若是能搪塞过去,李裕也就白活一世了。

而随后一想到那胡亥的死活好像跟自己并无太多牵连,李裕索性也就不在继续追问。

见林凌带着将士打扫战场,将打扫之后的军甲兵器皆尽归拢,并束成一捆带上战船,李裕方才觉得这林凌还是有可取之处的。

眼下这几千上万套军备虽然多已破损,但拿去回炉修补或是重造又能给帝国节省不少开销。

而不会像电视剧里那样,直接连人带兵甲一起掩埋。

待万人坑挖完,项氏一族的子弟兵尽数掩埋,林凌方才走到李裕跟前问道:“大人,那项羽的尸首怎么处理?”

李裕当即叹了口气,心中有些莫名的惆怅。

这历史上响当当的人物,竟然这么轻易就被逼死了……

但转念一想,任何一人上了冰冷的战场,死亡就是最终归宿。

打赢了,你可以活。打输了,那便只有死亡或者投降,并无第三个选择。

项羽既然选择了不降,那死亡便是他的归宿,李裕除了感叹也并无其他念想。

但终究是让李裕先入为主的人物,怎么说也要死的体面一些。

李裕遂而说道:“这项羽小小年纪,武勇却不在存孝之下,又是一军之将,怎么说也要让他死的体面一些。”

林凌闻言有些惊讶,要知道项羽的一颗人头可比得上击杀上千匈奴人的军功啊,居然就这么放弃了。

但这话又是从李裕口中说出来的,林凌包括在场的其他人也没谁敢违逆。

林凌当即在万人坑前又立了一樽坟,将项羽的尸首兵器一同埋了。

李裕心头一动,遂在项羽坟前立了一柄剑,又用秦刃在剑身上刻下一串小字。

看了坟头许久,李裕心中那一丝莫名的惆怅随之烟消云散。

待战船擂鼓启帆,李裕方才长舒一口气道:“战乱既已平定,是时候归家咯。”

“君侯与相国南下至今,应该不到十天吧……”

想当初,章邯怎么想也想不到,陛下会把仙君侯跟李斯一同放到南线来。

而且二人怎么看都是文成武弱,不善攻伐谋略的样子,却不想会给南线战局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场预计会持续数月的讨逆之战,其胜利的天平几乎是在李裕到来的同时便已经偏向了帝国这边。

破海南郡俘赵佗,几乎没费帝国的一兵一卒,最后截杀叛军首领之一的项氏,同样是让章邯赶着收尸都碰不上热乎的。

这前前后后大小战事,当真就是十天都不到就结束了……

陛下怎么想到会用李裕的,这已经不重要了。即便是躺赢,章邯也觉得这是一项光荣的事情。

毕竟,这十天不到的时间里,章邯亲眼见证了续蒙恬之后,大秦又一个帅才的诞生。

而围绕其左右之人,无一不是万中无一的人才。

这?

难道不是天兴大秦?

见章邯神色有异的看着自己,李裕又哪能猜不到其心里在想什么。

或许是李裕眼光比较高,高到只装得下世界版图。

因此,即便是眼下让人觉得了不得的事情,在李裕看来,也都是很稀松平常的。

就好比南下了多少时日这种小事情,李裕会用心去记忆吗?

答案肯定是不会。

以至于李裕闻言一愣,反倒问向赵云道:“子龙,我们南下了几日?”

赵云一板一眼的想了想,遂开口说道:“启禀侯爷,您南下时日算上今天,刚好十日。”

听闻赵云开口,章邯有些错愕的看着李裕,心道:这……已经强大到不用自己计时间了吗?

正应了那句话:不是心大,就是真的强大!

李裕能让始皇陛下赏识,以至于完完全全放心的任用到军事方面,这足以说明,李裕是真的文武双全。

难怪当初始皇嬴政力排众议,封了李裕国士无双的称号。

原来,陛下早就知道以李裕之才足可让帝国更加强盛。

……

就在船上众将互相了解交流,相谈甚欢之际,舰船队伍却也顺利的驶过了灵渠,入了湘江。

这一入湘江,水流变的湍急起来,而船队归朝的速度自然而然也就提了起来,把洪升带领的骊山军团大部人马甩出了老远。

船上的人不论将军还是士卒,皆已归心似箭,正如舰船飞速划过湘水那般无可阻挡。

而就在李裕众人班师回朝的路上,咸阳宫内早已是收到了快马加鞭的南线捷报。

当着百官的面,嬴政脸色不在同往日那般淡然,只见其眉宇之间隐隐带着一丝怒意。

明明南线大捷,为何嬴政却面带怒意?

只因南线大捷,嬴政有意让李裕出任大秦首任太尉之职,而这破天荒的册封,百官自然是极力反对了。

毕竟大秦的军权,从始至终都是君王执掌授予,但而嬴政此时是想要把军权拿给李裕掌管,宗室的人自然不答应了。

要说宗室的人出面反对也就罢了,还能说得过去,毕竟宗室见不得皇权被分割。

但让嬴政纳闷的是,百官之中不乏曾经的六国之臣,六国之旧贵,他们对于权利的渴望,那是巴之不得嬴政的权利越小越好,越来越少才是。

可眼下的情形却是大大的出乎了嬴政的想象,用个现代一点的词那就是简直跌破眼镜。

上至左相冯去疾,下到殿门口的各郡郡丞,无一例外全都开口言阻嬴政册封李裕为太尉。

而嬴政恼火愤怒便在于此,冯去疾老弱,李斯在的时候他基本就是个闲职,而今居然带头挑事。

嬴政是骂也骂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百官跟着起哄。

蒙毅在一旁察言观色许久,终究是忍不住开口说道:“诸位大人即便要反对,那也得说出个由头来吧,总不能奉常,宗老因为宗族之事反对,你们也跟着反对吧。”

……

百官闻言顿时脑袋一缩,眼观鼻子心对眼,沉默是金了。

只有奉常齐婴身板笔直的站在殿中,目不斜视的看着嬴政。

大有嬴政不收回成命,他便杵在大殿正中不退的架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