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没有虞姬起舞

小说: 我把大秦打造成了盛世 作者: 秋风扫落花 更新时间:2020-12-17 字数:2305 阅读进度:143/234

“有一个问题困扰我多时了,不知项家少主能否为我解惑。”

见项羽停下脚步,李裕当即问道。

项羽亦是见大势已去,没了一丝胜算,遂而开口回道:“鼎鼎大名的仙君侯也有需要人解惑的时候?这倒是有些让人诧异。”

李裕不禁一愣,笑道:“我一介凡人,心中有扰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说完,李裕摆了摆手让秦二等人放下了手中连弩,这才双目有神的看着项羽。

而项羽则是心头一震,有些惊讶道:“你就不怕我暴起杀了你?”

李裕摇了摇头道:“堂堂项家少主,偷袭的事情只怕是干不出来。”

项羽闻言却是越发觉得李裕这人有意思,当即问道:“何以见得?”

话音未落,李裕却是看到章邯大军已经行至岸边,当即说道:“此番大军围堵与你,你大可选择从逃入山中,却偏偏选择奔袭本侯,足以说明项家少主是个光明磊落的汉子。”

“说吧,普天之下能困扰仙君侯的疑问,我项羽到还真想知道。”

见李裕撤了弩箭交谈,项羽却也如同李裕所说,手中的大戟奋力朝着甲板一戳,遂而问道。

厚实的船甲板顿时被凿穿,李裕不禁瞳孔一缩,问道:“我想知道当初伴随项家少主左右的范老去了何处?”

若说亚父范增这么个大活人就此从大秦境内消失无踪,李裕却是不信。

毕竟项梁新丧,少主项羽又是年幼,此间正值范增发挥余的时候,范增怎么可能就这么无故离开了项羽身旁呢。

至此,便只有一个可能性能证明范增非但没有消失,还作为幕后主使为项家军出谋划策游说拉拢人手。

项羽听闻李裕提及范增,脸色顿时一变,遂而有些陷入了回忆之中。

过了片刻,这才开口说道:“以仙君侯的聪敏才智,想必并不难猜出亚父身在何处。”

项羽并没有傻到直接说出范增身处何地,因为他知道,只要范增还活着,那“亡秦必楚”这句话便还有希望达成。

见项羽没直接给出答案,也没有极力掩饰。

李裕眼睛微微一眯,随即笑了笑说道:“项家少主即便不说,本侯也是猜到了一些。

不过话又说回来,利用异族来达成目的,无异于玩火自焚,范老倒是丝毫不顾及后果。”

项羽脸色微微一变,没想到李裕居然完全洞察了这场叛乱背后,是亚父在撮合游说各方势力。

可惜的是计策的最后没能达成预想,甚至都没能从大秦手中拿走一座城。

想到此处,项羽脸色越发难看了,顿时有些恼怒道:“你仙君侯并非秦人,又何故帮扶暴秦,让迈入暮年的大秦强行续命呢。”

李裕摇了摇头道:“大周因为分封诸侯,分割土地,最后却让你们这些六国贵族一步步蚕食的土崩瓦解,社稷崩塌。”

“因此让华夏这片土地上战火纷飞数百年,几百年来,你们这些贵族可曾想过这,期间害了多少人颠沛流离?”

……

眼见二人越聊越远,陈庆之忽然开口打断道:“侯爷,章邯将军已到岸边,我们可否下船?”

陈庆之提及章邯,但眼神却还是死死的盯着项羽。

眼下的项羽虽然已被大军团团围住,但凭借项羽那恐怖的力道,以及冒险登船的举动,也让陈庆之等人不得不小心提防。

李裕看了看项羽,又看了看岸上章邯,当即发出一声叹息道:“你们败了,缴械投降吧。”

项羽闻言却是略带讥笑道:“项家军就没有投降的先例。”

项羽这话一出口,其选择已经不言而喻了,而李裕也不得不感叹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即便历史的车轮被自己拨动了几下,但楚霸王当真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李裕又叹了口气,道:“挣扎亦是徒劳,要我动手还是你自己动手?”

项羽神色忽然变得淡然,笑道:“先前听闻船上有人吟奏楚乐,却不知是哪位先生?”

张良轻轻摇了摇头道:“倒是让项家少主见笑了。”

话音未落,众人也没想到项羽会忽然恳求道:“还望先生为我再弹奏一曲,解了我这思乡之情。”

张良闻言一愣,遂而看向李裕征求意见。

李裕心头不忍看到曾经在历史上留下浓重色彩的楚霸王就此毙命,只是轻轻鄂首示意了张良,便转身径直走到了船头。

古琴乐起,项羽神色变换数次,随后便如同一波古井般淡然的提起大戟。

没有历史上的虞姬起舞,没有悲壮到让人潸然落泪。

只有一个走投无路的项家少主自尽于离水之上。

……

风停了。

章邯从始至终都未登船,只是神色淡然的看着船上发生的一切。

待船只靠岸,李裕惆怅的下了船,章邯这才开口说道:“章邯倒是第一次见到君侯如此惆怅。”

李裕此时的心情,或许是带着后世记忆的原因,而项羽这个人又被厚实的历史渲染的太过豪迈悲壮,这才让李裕惆怅不已。

过了片刻,李裕才回过神来扫视了一眼章邯身侧众人,问道:“不知上将军那边战况如何?”

见到赵高的那一刻,利益多少还是有些触动的。

章邯闻言却是反而略显不自然,看了看赵高方才说道:“侯爷能想到来此堵截,倒是越发让章邯佩服君侯你的果断与智谋了。”

见章邯强行岔开话题,李裕心中疑惑顿生,带着些许惊讶看向赵高,问道:“赵府令,好久不见啊。”

赵高此刻满脸愁容,比李裕先前还要愁上几分,见李裕忽然跟自己打招呼,却是不敢怠慢的回道:“此次能平定叛乱,君侯功不可没,待上将军班师回朝奏表请功,老奴还要厚着脸皮到侯府讨一杯酒水吃。”

见赵高这老货如此直接,当着上将军章邯的面就说自己功不可没,也不管赵高安没安好心。

李裕当即笑了笑,问道:“不知十八世子为何没有同赵府令同行?”

李裕话才出口,章邯身后众人的脸色顿时变得不太自然起来。

过了片刻。

见气氛不对劲,章邯方才开口说道:“十八世子受了点皮外伤,此间已是提前返回咸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