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固若金汤

小说: 我把大秦打造成了盛世 作者: 秋风扫落花 更新时间:2020-12-04 字数:2581 阅读进度:119/234

敌军有变,即使李裕想就此退去,只怕伏牛路立刻就会意识到这是一个局。

当下之情形,已如箭在弦上,逼迫着李裕只能紧绷弓弦。

看着眼前的路途周遭慢慢出现人工开垦发展的痕迹,李裕心头那股莫名的紧迫感越发让人着急抓狂。

怎么办?快要到海南郡城了!

此间若是不想办法通知到章邯,并告知其中凶险……

十万骊山军还真有可能就此被赵佗夹击而遭受重创。

就在李裕心思急转之时,彭狆忽然止住身形,出声说道:“牛兄,在这歇息片刻如何?”

伏牛路闻言一愣,遂而问道:“这都快到家门口了,彭兄怎会忽然停住歇息?”

见伏牛路并未起疑,只是随口询问,彭狆这才长舒一口气,笑道:“算起来牛兄也怕是许久未曾归家了吧。”

伏牛路有些意外的点了点头,遂又听到彭狆讲到,“我们这一路来疾行奔走,想必将士们也是苦累不堪,如此疲态狼狈的去……”

还未等彭狆说完,伏牛路看了看自己衣着,又扫视了一眼周遭将士,不由自主的开口接道:“还是彭兄心思细腻,咱们这样归巢确实不太妥当,未免让家中亲人平白担心。”

“反正距离郡城也不足三十里了,便依彭兄的意思在此地休整片刻。”

对于彭狆这一番言行,李裕立马领会到其意,遂趁着大军原地休整,遂以尿急为借口,入了一旁的林地灌木丛。

“小李,放水吗?我也去……”

见秦一跟来,李裕这才松了一口气,又四下看了看,方才开口说道:“想必刚刚伏牛路所说蛮夷援军的事情你已知晓,彭狆又为我等争取了一点时间去报信,事不宜迟,秦一你等到大军开拔的时候,偷偷骑上神火驹返回报信章邯。”

秦一深知此事体大,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道:“侯爷放心,属下定能在您入城前把这个消息带到。”

看着秦一消失在林中,李裕眼神有些闪烁,遂自语道:“希望章邯能有应对之法吧……”

若说李裕先前还相信满满,那此时却是因赵佗的后手而感到焦虑不安起来。

遂而只能把希望放在上将军章邯的身上。

毕竟,嬴政能放心安坐在咸阳宫内,并把此次平叛当做扶苏,胡亥二人的一次考核,这太过反常了。

能让嬴政如此淡定的原因,依李裕私下猜测,可能并非不拿叛乱当回事,而是嬴政有十足的把握能够平息此场叛乱。

如此一来,上将军章邯定然也留有后手才对,否则嬴政的点将也就有些名不副实了。

“哎,希望吧……”

面对冷兵器大战,动则数十万的兵力较量,让李裕第一次觉得自己是如此的渺小。

渺小到如同一叶小舟在大海上行进……

呜~

一声号响传来,把李裕从踌躇思绪中拉了回来。

看着休整完毕的军卒快速集结,李裕不敢耽搁。

“干嘛去了,这么慢?”

李裕刚要回到队伍,便听到一脸陌生的中年军官开口喝道。

李裕不禁一愣,遂连忙摸着肚子道:“小的肚子有些不舒服,多蹲了一会儿……”

中年军官脸色微变,想来是感受到李裕身上的一股子气味,连忙挥了挥手道:“去去去,快点归队。”

“是,大人。”

待李裕归队,却发现李斯不在马车上,心头不由一惊。

就在这时,只见彭狆朝着这边走来,身旁跟着的中年人不是李斯又是谁……

三人微微对视一眼,又轻轻点了点头,遂见彭狆开口道:“既然快到海南,自是不能让赵帅觉得我等失了礼数,相国大人,请吧。”

李斯见状甩了甩手道:“劝你等早点投降,平息了这场战火。

如此,本相还能在陛下面前为你等开脱几句,求个功过相抵!”

彭狆瞥见伏牛路集结完队伍正朝着这边走来,遂故意高声说道:“投降?相国大人只怕是在说笑。”

李斯面露讥笑道:“本相为何要说笑,只是不想再见到帝国因此动荡,影响了民生罢了。”

李斯话音刚落,却是听到伏牛路骑着马超这边走来,并笑道:“投降是不可能的,相国大人还是先想想自己的处境吧。”

“哼,执迷不悟。”

伏牛路虽然也是第一次见到李斯本尊,但李斯的名声也算是响彻大秦内外。

知道李斯自微末起便对权利有着极大的野望,所以如今才会位极人臣,为大秦宰相。

伏牛路心思一动,心中有了策动李斯的想法。但眼看大军休整耽搁了不少时间,此时天色又已转黑。

心中不禁觉得还是先行赶路的好,未免章邯大军追来,而徒生战端。

因此,一心只想快些回到海南,将李斯交给赵佗遂而开口喝道:“天黑之前赶到海南,都给我动作快点。”

彭狆见状,却是侧身看了看身后的李裕,见李裕神色无异,且无指示打算,彭狆这才又把脑袋转了回去安心赶路。

岂不知此刻李裕哪还有什么想法,就算有想法那也只有见“机行事四”个大字挂在胸中。

随着李裕深入海南郡,临近海南郡城,已然发现守军越来越密。

离海南郡城起码十里地就已经发现了数个万人兵团的驻扎地。

而也因伏牛路是赵佗的心腹之一,李裕一行人这才顺利的跟着其队伍顺利来到海南郡城之下。

海南郡守将林凌,同是赵佗的心腹大将,虽然认出了带队之人是伏牛路,但还是例行守城职责问道:“牛路兄不是出任务了吗?怎滴跑回来了?”

伏牛路嘿嘿一笑,走上前去拍了拍林凌的肩膀,这才开口说道:“事出有因,老牛在此却是不好明说,不过还请林将军放我等回城,我要面见赵帅。”

伏牛路之所以这么敷衍,却是生怕守将林凌知晓了队伍中李斯的存在,凭空掺合一脚抢了功劳。

要知道林凌虽然与伏牛路同级,又都是赵佗的心腹。

但伏牛路统军不过一万,林凌手下却是足足三万人,两者相比较,高下立判。

林凌却是人精一个,眼珠子转了转,遂看向伏牛路身后。

“哟,这不是彭狆彭副将吗?林某这还真是眼拙了,一下子没认出来。”

“彭副将见谅啊……”

胖彭狆脸色变了变,心知自己手中骑兵折损了七成多,已然没了跟林凌叫板的底气,只能淡淡的拱了拱手,道:“劳烦林将军还记得彭某,毕竟彭某在某些人眼中早已是死人一个了。”

“我可没那意思,彭副将乃赵帅手下唯一骑兵将领,彭副将能安然归来倒喜事,难怪牛路兄急着面见赵帅。”

林凌一边解释一边臆测,遂而没有多想,又看了看二人身后的一万三千余人,这才又开口道:

“进城可以,不过如今全城戒严你们也是知道的,大军就留在城外休整片刻吧。”

听闻林凌这么说,彭狆脸色不禁微微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