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人人生来都是演员

小说: 我把大秦打造成了盛世 作者: 秋风扫落花 更新时间:2020-12-04 字数:2584 阅读进度:117/234

待彭狆看清来人,心头的紧张感不由松了些许,遂小声提醒道:“大人,来军带头的那人是赵佗的亲信之一,岭南军偏将伏牛路,平日与属下关系还不错。”

李裕闻言轻轻点了点头,回道:“你同相国大人与这人正常交接即可,我们见机行事。”

彭狆点了点头,遂而瞳孔一缩,却是那伏牛路看清了来人,遂不疾不徐的挥了挥手,示意手下散开。

近身之后,伏牛路扫了一眼彭狆的三千人马,这才开口说道:“原来是彭偏将,差点让老牛误以为是帝国大军杀过来了,嘿嘿,老牛我还以为彭偏将早就被帝国的大军剿灭了呢。”

彭狆见状,作出一副悲壮样,皱眉道:“牛兄这是巴不得彭某战死沙场啊。”

伏牛路闻言一愣,随即乐呵道:“呵呵,我就随口一说,彭偏将别多想。”

而后见的伏牛路眼中精光一闪,“不过老牛倒是好奇的紧,彭兄这是如何逃过帝国军层层围堵,从湘水一路逃到此处的。”

“据我所知,如今湘水乃至离水,灵渠,皆尽被章邯那厮带人给占了。”

彭狆心头一震,知道伏牛路起了疑心,遂而长舒了一口气,笑道:“哈哈哈哈,说起来牛兄或许不信,这可算是天不绝我彭某人。”

伏牛路神色一动,疑惑道:“哦?彭兄何时起也信老天爷这么一说了。”

彭狆作势看了看身后来时的路,脸上露出一丝忧虑道:“这话说来可就长了,若是牛兄想听,等回了南海郡彭某在与你分说如何?”

伏牛路闻言一愣,随即疑心更甚,眼睛微微一眯,道:“哦?看彭兄似乎有些忧虑焦急,莫不是身后有追兵?”

“还是说……彭偏将早已投了帝国军!想来劝说老牛,好混个将功抵过?”

彭狆闻言脸色一变,遂而怒道:“哼,彭某身后的确有追兵,而且还不少!”

伏牛路闻言一惊,连忙问道:“多少?”

彭狆见状笑道:“足足三万人。”

这话一出,伏牛路脸色大变,遂而问道:“骑兵?还是步卒?”

彭狆自是乐得见到伏牛路一惊一乍的样子,笑道:“至少一万骑,两万步卒。”

见伏牛路还欲开口,彭狆却是面露不悦的喝道:“在容你这么问下去,敌军可就要追上来了,彭某人这才刚带着弟兄们逃出升天,可还不想陪牛兄在这与帝国三万大军硬碰。”

“告辞。”

彭狆作势就走,伏牛路吃不准彭狆话中真假,不禁伸手阻拦道:“如今初战失利,上头交代的事情老牛我也是没办法,彭兄勿怪。”

彭狆这才脸色稍好道:“此地距离章邯大军不过百里,赵帅安排牛兄在此地设伏?还是另有它意?”

彭狆冷不丁离间了一下伏牛路与赵佗的关系,让假扮成岭南军军卒的李裕不由高看了一眼。

遂又见伏牛路脸色一变,说道:“彭兄这话什么意思?”

彭狆用余光看了看李斯所在位置,心头一动,遂笑道:“牛兄是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作为一军统帅,哪有派步卒来当前锋监察帝国军动向的道理。”

此话一出,即便伏牛路脑子再怎么大条,对赵佗再怎么信任,也不禁对彭狆说的话生出些许认同感。

莫非……

但作为一名军人,伏牛路又不愿把顶头上司赵佗往坏里想。

这一刹,伏牛路顿时觉得彭狆是被帝国军收买了,因此脸色巨变,随即挥手喝道:“好你个彭狆,竟敢在此妖言惑众,鼓动军心。”

“给我拿下!”

嚯哧~

话音未落,李裕一行三千人马顿时被围了个水泄不通。

“慢着!”

“牛兄你这又是干什么?”

伏牛路自认看穿了一切,讥笑道:“干什么?说,你彭狆是不是早已投敌了?”

彭狆闻言一愣,随即摇了摇头道:“牛兄怕是真的误会彭某的话了。”

但此时的伏牛路已是先入为主,并把彭狆归为通敌的那一类人了。

任彭狆巧舌生花,也再难让伏牛路听进去分毫。

就在这时,被缚了手脚安坐在马车上的李斯,忽然高声笑了起来,“哈哈哈哈,难怪赵佗胆敢反叛始皇陛下,原来是仗着手下有一群草包将领,当真是让本相震惊的很呐!”

讥讽的声音从彭狆身后传来,伏牛路闻言眉头一皱,脸色顿时煞白,随即怒道:“哪个狗x的杂碎乱嚼舌根,给老子站出来。”

李斯为官数十载,何曾听过如此不堪入耳的粗鄙之语。

何况伏牛路骂的还是自己,李斯脸色变换了数次,这才压住那一身的官威,没有当场发飙。

见军卒让出身形,李斯瞥了一眼伏牛路,遂而继续讥笑道:“粗鄙之人何德何能统领万人之军乎。”

“莫不是那赵佗无人可用了?”

伏牛路莫名其妙被一个看起来四五十岁,面白留须的儒生模样的人连番讥笑数落,顿时气的老脸如锅底。

看着伏牛路剧烈喘息起来,可见这是被气炸了,李裕默默立在一旁都为李斯捏了一把汗。

遂而有些不可思议的看向李斯。

“噌~”

一柄长剑闪着寒光自伏牛路腰间而起,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下慢慢朝着李斯砍去。

李斯见状不躲不避,反而是彭狆忽然抽出单边戟拦住了伏牛路,喝道:“你敢!”

伏牛路冷笑一声道:“一个被缚了手脚的酸儒罢了,看老子先拔了他的舌头下酒菜,斩了他的头颅当尿壶!”

见伏牛路又欲对自己不利,李斯顿时一惊,尾椎骨不自觉的冒出些许冷汗。

好在彭狆极力阻拦,与伏牛路拆解了几招之后,听得彭狆喊道:“可知彭某身后为何有追兵?”

伏牛路闻言一愣,随即反应了过来,随口问道:“因为他?”

“正是。”

彭狆这话一出,反让伏牛路有些诧异,遂看着李斯认真打量起来。

伏牛路心中不禁想道:若彭狆所说不假,那这儒生模样的人又是何方神圣,竟能引来三万帝国军追击?

一时间,理不清头绪的伏牛路越发迷惑了。

彭狆如此阻拦自己击杀此人,定然是有不可知的原因……

轰轰轰轰~

一阵响动自远处传出,且越来越近。

听到这样的声音伏牛路并不陌生,但还不等伏牛路作何反应,只听得彭狆喊道:“帝国的追兵来了,牛兄还不快走。”

“他……”

彭狆见伏牛路磨磨唧唧,遂摆了摆手道:“这是当今相国,丞相李斯。”

“这……你,你,你……”

伏牛路闻言顿时惊为天人,指了指李斯又看了看彭狆,竟是惊的有些说不出话来。

“听这声音,帝国的骑兵距离我等已是不足十里,牛兄若信我,还是先逃命要紧。”

堂堂帝国的丞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大名鼎鼎的李斯都被捆了……

此时的伏牛路哪还能不信彭狆的话,遂下令让全军朝着海南郡急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