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一马当先

小说: 我把大秦打造成了盛世 作者: 秋风扫落花 更新时间:2020-11-27 字数:2391 阅读进度:109/234

破败的村落化为火海,拔高的火焰带着热浪袭来,在李裕的眼瞳中慢慢放大。

“侯爷小心。”

赵云话音未落,李裕坐下的神火驹撂蹄动了动,躲开了被风吹来了火焰。

李裕神色一动,忽然说道:“秦一,把马匹赶出村。”

秦一得令,遂将几百匹军马尽数放出,又挨个在马屁股上来了一刀。

马儿吃痛嘶吼,撂起蹄子就朝村外狂奔。

“跟上,出了村顺着湘水南下冲杀。”

村外叛军将领彭狆,乃至普通军卒严阵以待。

忽闻村内马儿狂啸,上百马匹瞬间从村口涌出,皆是朝着自己所在位置奔来。

而彭狆两千人马距离村口只有百余步,吃痛的马儿只需一个加速,眨眼便到。

彭狆脸色大变,完全没想到潘达冲陷进去的千骑马匹,成了敌军的助力。

而透过马匹亦是看到了李裕众人的身影,彭狆双目瞪圆,急急翻身上马,并喊道:“快上马。”

彭狆虽然竭力嘶喊,但怎能盖过千骑狂奔带来的动静。

叛军手中弩箭三三两两的射出一些,便被狂奔的马队直接给冲散。

再看此时战场情形,早已是人仰马翻乱作一团。

李裕趁势喝道:“不要恋战,朝长沙突围。”

“侯爷,此时擒杀敌将,敌军必乱。”

李裕闻言,遂看向那忙于躲避马匹的敌军将领彭狆,神色一动说道:“子龙有几成把握。”

面对李裕的谨慎,赵云嘴角微微一翘,傲然道:“只要侯爷下令,那厮必能手到擒来。”

李裕闻言,顿时虎躯一震,心头不禁升起一股豪迈之意,从口中吐出一个“好”字。

“快去快回。”

“遵命。”

赵云得了李裕首肯,顿时调转马头,直冲彭狆所在位置奔去。

彭狆先是被几百匹狂奔的马儿吓到仓惶躲避,遂见李裕众人藏身马群后面向南奔逃。

还没来得及下令追击,就看到一白袍小将调转马头朝着自己奔来。

彭狆瞳孔一缩,不禁有些诧异道:“毛副将,刚刚伤亡如何。”

毛峰眉间拧成一团,想来是有些气急败坏了,说道:“上百人躲避不及,被马匹踩踏的不成人形,另有两百来人受了伤……”

彭狆闻言老脸一黑,骂道:“奶奶个腿的,我彭狆今日必为潘副将报了此仇。”

话音刚落,只见彭狆抽出腰间一柄短戟,迎着赵云奔去。

赵云见状不惊反喜,笑道:“来的好!”

一阵金铁碰撞的声音响起,却是两人对到了一起,战作一团。

只是初一交手,彭狆便知自己不敌这白袍小将,遂抽身开来猛然问道:“你是何人,竟有如此身手。”

赵云见状却是不答,毕竟刚刚可是相当于签下了军令状,说好的手到擒来。

见赵云不搭话,反而长枪耍的溜圆,作势朝着面门刺来。

彭狆举起单边戟一挡,伴随着“哐”的一声,单边戟脱手而飞,彭狆脸色猛然一变,只觉:“吾命休矣”

却是赵云刚刚留了一手,想要试探其实力,而今全力而为,自是手到擒来。

赵云长枪如龙,挑飞彭狆手中武器,顺带一挑枪尖,已是抵住了彭狆的咽喉命门。

彭狆顿时呼吸一窒,不敢再动丝毫,仓促间说道:“你,你……到底何人?”

说话间,只见赵云伸手一拽,彭狆顿感一股难以抗拒的大力将自己拽了过去,被缚了双手伏于马背上。

这才听到赵云笑道:“等你跪在我家侯爷面前,你自会知晓。”

这话一出,彭狆心头一阵狂跳,遂而有些无语。

这……

侯爷?

彭狆顿时觉得脑子有些不够用了。

封侯拜将乃是军人一辈子的最高追求与渴望,大秦的侯爵稀少到一只巴掌都能数过来,且个个都是军神一样的人物。

而今,居然让自己遇上了……

难怪凭借五百人就让自己三千人马损兵折将。

彭狆越想越是觉得不可思议,心中本还为成为俘虏的事情羞愧,但此时,彭狆反而引以为荣了。

而随着潘达,彭狆先后被俘,毛峰早就没了底气,又听到敌军小将喝道:“你家将军已被某擒下,还不投降?”

毛峰更是生出一股挫败感来,遂而丢掉手中的兵器,喝道:“我们败了,众兄弟都随我投降吧。”

一时间,战场风向又转,李裕见状,按耐不住的停住身形,调转马头朝着赵云方向奔来。

看着赵云安坐在马背上,一手俘着敌将,满脸的意气风发。

邀功之意溢于言表,李裕恨不得抱着赵云来一句:晚上给你加鸡腿。

但这话刚到嗓子眼就被李裕咽回去了,遂笑道:“子龙好样的,到了长沙郡本侯定为你请功。”

身旁秦一确实一脸的酸意,显然觉得刚刚自己捅马屁股的那招计策不比赵云差。

得到李裕的廉价夸奖,赵云不禁脸色一红,拱手笑道:“多谢侯爷夸奖。”

遂又听赵云说道:“若非秦一兄弟捅了马屁,让马匹发狂冲散了敌军,我也没机会擒住敌将,若论功劳,侯府护卫皆尽有功。”

话音未落,秦一众人顿时脸上一喜,不由得对赵云又亲近了几分。

李裕深知战场便是如此,牵一发而动全身,遂笑道:“不论谁的功劳,此番平叛军三千却是假不了,到时候一并领赏。”

皆大欢喜,可惜有一人高兴不起来。

赵重深知从遇到叛军开始,自己手中五百护卫军却是连一刀都没劈过,除了抬过马尸……

这样的表现是指望不到李裕大发善心分功劳了。

而赵重的脸色变化自然逃不过李裕的眼睛。

也亏的赵重有自知之明,没有开口讨功,不然,李裕必定毫不客气的一个巴掌扇过去。

待叛军缴了械,赵云这才将彭狆从马背上拎下来,并说道:“这就是我家侯爷,还不跪下。”

看到李裕正脸的时候,彭狆有些傻眼了。

侯爷这么年轻?

彭狆的三观再次崩塌……

但身边能有如此身手的侍卫,又能得京都护卫军护送,想来不像是假的。

想到此处,彭狆脸色一变,悠悠跪地道:“罪将彭狆,见过君侯大人。”

李裕闻言一愣,心道:莫非自己人格魅力有所提升?

否则这叛军将领为何跪的这么快,还自称罪将?

还是说另有隐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