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本是同根生

小说: 我把大秦打造成了盛世 作者: 秋风扫落花 更新时间:2020-11-24 字数:2342 阅读进度:105/234

渡过江河,李裕携五百将士直奔长沙郡。

因为是沿着湘水自上而下,一来好认路,二来则是看看能否遇到帝国的水师。

然而,李裕一路奔袭南下,直至洞庭湖周遭,除却沿岸的渔村小寨,偶尔有人出门讨生活外,却是不见半艘大秦的楼船驶过。

这不应该啊!

即便南线战火纷飞,水路航线亦不该如此冷清,或者说死寂才是。

而面对如此诡异的境况,李裕神色一动,心道:该不会这周边有叛军出没吧……

越是这么想,李裕心头那丝预感越是挥之不去。

好巧不巧的,赵重也觉得周遭环境有些不对劲,遂开口说道:“侯爷,这洞庭湖周遭也太安静了,不会是有叛军摸到这附近了吧?”

赵重话才刚刚说完,只听的一阵马蹄震动的声音越来越近。

“有人来了?”

就在这时,李裕胯下神火驹忽然有些躁动,不禁打了个响鼻。

李裕神色顿时大变,连忙说道:“也不知是敌是友,先进村里隐藏一下行踪,快。”

虽然不怎么服气眼前这位跟自己差不多岁数的仙君侯,但身在战场,赵重自然也不敢大意。

眼见赵重挥了挥手,五百护卫军一溜烟冲进了村庄内,各自寻了些房屋掩体挡住行踪。

李裕抽空用眼光扫视了一眼掩藏的护卫军,心头不禁有些紧张了起来。

毕竟,眼前这五百人许久不曾上过战场,乃至有些人连血都没见过。

而听刚才的动静,少说也有两三千人……

就在马蹄声越来越近的时候,一直沉默寡言的赵云忽然低声开口说道:“侯爷,外面的马蹄印子没掩……”

李裕闻言老脸一红,顿时有些尴尬,遂笑道:“无妨,且让秦一他们把弩箭上弦,等看清来人是否认识再做打算。”

话音未落,只见远处黑压压一众人马停在了刚才李裕他们所在的位置。

“将军,刚刚明明听到这边有动静,如今怎么没了……”

一络腮模样的大汉一手扶着马鬃,一手拉着马绳疑惑道。

而被叫做将军的男子,同样有些不修边幅,像是经历过一场大战似的,头发凌乱,盔甲有些许破损。

只见这将军啐了一口唾沫,并未说话,而是四下观察着什么。

见自家将军不发话,络腮汉子有些意外,不禁骂道:“奶奶个腿的,要不是两日前太过大意,被章邯那狗日的冲散了队伍,咱们何必在这洞庭湖周遭打野食。”

另一名副将闻言,脸色微微一变,看了一眼将军,遂才说道:“老潘,你这说的什么话,胜败乃兵家常事,何况,谁知道长沙郡下会忽然冲出来那么几艘铁疙瘩。”

“倒也是……若非如此,长沙郡只怕已是咱们的囊中之物了。”

副将心中叹了口气,还欲说些什么我,却是见自家将军忽然抬头,神色冷峻道:“此地有大量马蹄印,小心些。”

将军话音一落,老潘脸上闪过一丝自傲,咧嘴笑道:“我就说吧,老子的斥候不是吃干饭的,说今儿有帝国的一小队人马渡过了江河,正朝着咱们这个方向奔来,没错吧。”

将军,副将二人闻言也不反驳,毕竟三人一同共事了这么些年,知根知底。

而经过将军提醒,老潘遂朝着四周打量了一眼,冷笑道:“嘿嘿,看样子这只小队不超过一千人,而且……还没走远。”

“将军,末将请命,只需给我一千人马,定然将这支过河的小队吃了。”

“潘达,别莽撞,先听听将军怎么说。”

见潘达又要带头冲锋,同为副将的毛峰连忙开口阻止道。

潘达闻言,有些不满道:“毛峰,你这是怕我抢了功劳?”

毛峰为人冷静,想到的自然比潘达多得多,随即摇了摇头,无奈道:“抢功?又不是屠越人杀匈奴,这算哪门子功劳。”

这话一出,潘达老脸一僵,竟是被噎的无话可说。

那将军模样的汉子见二人争吵,这才眉头一皱,呵斥道:“行了,有这世间吵,不如想办法跟曲部汇合。”

“将军说的是……”

这将军名叫彭狆,本是原南海郡郡尉任嚣手下的偏将之一。

但因副将赵佗夺了帅印发动叛乱,又镇杀了几个不听话的部将,这才随了大流。

作为大秦的军人,彭狆也没想到有朝一日,会跟自家的大军在战场上刀戟相向。

没人想这样,但又不得不这样……

要知道当初征伐百越至今,已是过了好几年了。

而今岭南军部分高层也都在南海本地开枝散叶有了血亲羁绊。

也正因如此,众多偏将方才会被赵佗以此威胁,不得不听命与他。

如今眼睁睁看着曾经的战友兼下属,随同自己一步步踏入深渊,彭狆就有些踌躇,叹道:“本是同根生,何苦来哉。”

彭狆这样犹豫的表情,已经表路过不止一次了。

但潘达自认为军人就要履行天职,这样犹犹豫豫,婆婆妈妈的样子,不该出现在军人身上。

如今眼见彭狆犹豫不决,急眼道:“将军,打不打?”

彭狆闻言脸色一抽,恨不得立刻拿把刀劈了潘达。

彭狆难得文绉绉一回,那么明确的表达了自己的意愿,结果闹的个不解风情。

看着潘达那张老脸,彭狆不禁骂道:奶奶个熊的,你丫脑子是不是有坑……

但明里却是不能这样说,因为自己手下这些军卒里,指不定有赵佗的人手正在监视着一切。

因此,彭狆只能把心思放在当下,遂说道:“你两可想过这支帝国来的帝队伍,为何不走水路却甘愿冒险走过河南下。”

对于人家为什么不走水路,潘达完全不想动脑子去瞎猜。

倒是副将毛峰闻言,心头一动,说道:“将军多虑了,大秦除了帝都的守卫军,压根没法调动任何军队投入岭南,这样一只不足千人的队伍,只怕是南郡郡守派来的斥候吧。”

“既然如此,潘达,毛峰你二人各带千骑,自此处向西,北两地搜寻,我自带一千人马在这洞庭湖附近搜索。”

潘达,毛峰二人得了将领,遂互看了一眼,抱拳回道:“末将潘达,毛峰,得令。”

见二人带队各自离开,彭狆这才神色一变,看向东侧一里开外的那处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