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赵浦:我还是躺着吧

小说: 我把大秦打造成了盛世 作者: 秋风扫落花 更新时间:2020-11-14 字数:2489 阅读进度:89/234

“城市管理涉及到治安,治安又牵扯秦律,而对于秦律的熟悉度而言,当属相国大人你。”

李裕话音一落,朝堂之上,刚刚才吵完一架的文武百官,又把目光投向了李斯。

李斯神色淡然,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哪还有当时夺门而去的率性。

此前,李斯或许对于城市管理还很热忱,但此时非彼时。

李斯深知城管队伍今后要面对的都是些什么人,何况没好处的差事谁干?

李斯只好连忙拱手,并推诿道:“君侯这话就片面了,帝国的律法自然是我等为官之根本,何来我最熟悉。”

李斯话中代刺,在场的大臣们只要是明眼人,那绝对都听得出来。

同时也是心头一紧,巴之不得李斯跟李裕咬起来。

李李裕却是摇头笑道:“城管这个新部门,成天面对的人群都是平民百姓,一不能行为过刚,二不能太过柔和。

把握其中的度自然便是整改市场秩序的关键,而我思来想去,唯有身兼儒法两家之大成的相国大人你,最合适不过。”

……

李斯居然一时无法反驳。

过得半响,眼见朝堂变得安静异常,嬴政忽然开口说道:“这第一任城管司司长的担子,可有爱卿自认能够胜任的?”

沉默……

在场众人都是混迹官场多年的老油条了,心知这是一份苦差,吃力不讨好,还得罪人。

只有沉默方能不犯错……

然而,李裕却是不能眼看着这城管的事情黄了。

遂而与嬴政对视一眼,并开口说道:“既然没人接任,不如这样吧,为了公平起见又不觉得偏颇,咱们来玩抓阄?”

话音未落,宗正赵浦却是开口劝阻道:“堂堂朝堂会议,怎么能如此儿戏,抓阄?万万不可啊陛下。”

嬴政神色淡然,一人安坐在龙榻上,闭口不言。

李裕却是笑道:“哦?不知老宗正可能胜任?”

宗正赵浦神色一变,欲言又止,心头不禁后悔,自己挑出来自找没趣?

而眼看没人出言帮衬,赵浦老脸一冷,拱手说道:“若是陛下舍得让我这六十多岁的人外出奔波,老臣自是没有一句怨言。”

这话一出,朝堂上顿时活络起来,纷纷出言劝阻。

“这可不能啊,老宗正为帝国操劳半辈子,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万万不可,老宗正还是好好养着身子骨伺候陛下吧。”

诸如此类之声不绝于耳,李裕心头暗骂一句:老狐狸!

又来道德绑架……

“老宗正啊,我看你是舍不得家中那房刚过门的小妾吧。”

这话一出,赵浦脸上顿时变得精彩起来,老脸憋的通红,愣是只挤出四个字:“胡说八道,李裕你这是纯属诬陷。”

李裕心头清楚,自己确实是在胡编乱造。

但恰恰就是这么巧,开春前赵浦的确新收了一房小妾……

这事情非常隐密低调,在场之人知晓这事情的人不过二指,仅有同为老人的齐缨知晓一些。

然而,不管李裕的话几分真几分假,反正大部分人都是信了。

难怪老宗正霸着位子不让,原来是在老牛吃嫩草啊。

顿时,朝堂之上一群老男人八卦之心熊熊燃烧。

什么城管司司长,什么土改均分土地,那都不重要了。

一群老男人眼神迥异的看向宗正赵浦,赵浦却是第一时间看向了齐缨。

奶奶个腿的,好你个齐大嘴巴!

亏老夫把这么隐密的事情跟你分享,除了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还有那个小妾知道外,便无第三人。

齐缨那叫一个冤枉,满脸写着不是我说的五个大字示意赵浦。

而赵浦年事已高,又被李裕瞎猫碰着死耗子逮了个正着,已然心头大乱。

不管是不是你齐婴说的,重点是李裕如何知道的?

李裕也是没想到,看老宗正的样子,显然是心中有鬼,被自己碰着了。

李裕不禁有些瞠目结舌,眼前这个糟老头子……

还能行?

这杀人诛心最是伤人,百官一个眼神,就把赵浦剥了个干干净净。

一想到以后这张老脸往哪搁,赵浦就恨不得现在有个地洞钻进去。

众人还未反应过来,只听得赵浦哇的一声,自口中喷出一口老血,晕了过去。

李裕愣住了……

这都能被自己气晕过去?

嬴政愣住了……

为啥宗正赵浦被李裕气晕自己毫无怜悯之心?内心反而有一丝丝窃喜?

李斯看似平静,但心中却有丝丝庆幸,看样子今天这个早朝算是结束了。

见嬴政居然没什么反应,李斯连忙开口提醒道:“陛下,既然赵大人身体抱恙,不若今日早朝便到这?”

这字还未落下,只见李裕凑到赵浦身前,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瓶,快速抖出一颗药丸喂到了赵浦嘴里。

又听李裕若无其事的说道:“无妨无妨,老宗正只是晕过去了,我刚刚给老宗正服下了护心丸,想来过个一时半会儿,老宗正自己就能醒了。”

……

李裕话音刚落,李斯老脸已然黑如锅底,这几日的憋屈顿时化为一声怒吼,自心底大骂道:李裕,你姥姥的!

嬴政见状却是喜不自禁,本以为出了这个插曲,今天的两件政务只能完成一半了。

没想到竟然峰回路转,李裕随身带着那个什么护心丸。

光听药的名字,嬴政也觉得赵浦死不了,遂而说道:“赵大人年事已高,还如此赶早上朝,让人佩服,也是朕的疏忽。

若待会儿赵大人醒了,还望诸位爱卿告知赵大人,若是以后身体不舒服,朕准他告病在家。”

“陛下之恩德,臣等必然告知宗老。”

而没了赵浦的捣乱,李裕的提议顺理成章的放到了明面上。

只见李裕找人拿来了一个大木盒,里面塞满了上百个小纸团。

显然是早就准备好了在今天的朝堂上使用……

如此手段,不禁让百官人生出一股无力感,只觉得前面说了那么多,都是白费口舌了。

待黄门侍郎抬着盒子从众位大臣面前走过,众人亦是不情不愿大人随手拿起一个纸团。

眼见众人要拆开,李裕适时提醒道:“这纸条里面一共九十九个数,为了保持公平,还望诸位大人不要将手中的纸条给第二个人看。

若是有人拿到了写着一的字条,那么对不起了,城管司的第一任司长便是他了。”

而此间,赵浦早就醒了。

只不过趴在地上继续装昏,也好过在朝堂上玩这么幼稚的抓阄游戏……

更何况,起来受辱?

如此一想,赵浦还是觉得地板凉是凉了点,但……我还是躺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