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心脏中的心脏

小说: 吞噬之终极进化 作者: 大日浴东海 更新时间:2020-08-01 00:45:35 字数:4212 阅读进度:90/94

看着几人离去,姜明转过身来,抬手一压,重力降临,刚刚爬上来的五六头暗水鳄当即趴下。

内脏从上口和下口中纷纷被挤压了出来,肮脏污秽。

“浮力!”

左手一抬,河流中的暗水鳄纷纷飞起,然后手一招,就飞了过来,被他斩杀。继而扔到了下游,让鲜血顺着河水流淌。

暗水鳄更加躁动。

嗖……!

独角暗水鳄王尾巴一甩,就是一道水箭飞驰而来,被姜明一刀劈开。

“给我过来!”

左手一抓,暗水鳄连同河水就飞了起来,独角暗水鳄剧烈的挣扎,将一根根引力线崩断,却依然无法挣脱。

却在这时,姜明脚下陡然震动,身后喷出一股水流,将他冲击的落入河水中。

哗啦啦!

顷刻间,河水暴动。

众多暗水鳄围杀而来。

“给我滚开!”

姜明爆喝一声,斥力全开,将暗水鳄尽数排斥了出去,大部分撞在岩壁上,直接粉身碎骨,惨死当场。

轰隆隆!

下一刻,就见后面的岩石陡然崩塌,身下的河水形成漩涡倒灌而下。

姜明不由自主的被吸引下去。

“河底崩塌,下面有空洞?”

心中想着,施加一个浮力,刚要摆脱吸力飞上去,就见上面出现了一个美人鱼。人身鱼尾长发,小腰一握,胸围可观,面容精致,可一张嘴,却露出两排尖锐的牙齿,十分狰狞。

这是水的宠儿,水中生,水中养,善于操水。

刚才暗算,应该是来自她。

“这里怎么会有美人鱼?”

念头转动之间,就见上空出现了一重重水浪拍打而来,要将他逼入旋涡深处。

“斥!”

姜明维持着浮力的同时,也迸发出了斥力,将水波阻挡在外。可这时,身下却出现一个绿色的藤蔓,上面有着红色的尖刺,缠绕腰间,刺入体内,将他拉了下去。

“血刺藤?”

姜明惊呼一声,反手一抓,吸力出现,将美人鱼也给扯了下来。

噗……!

与此同时,斥力迸发,意外的是,将血刺藤竟然蹦碎了。

可已经失去了逃脱的机会。

旋转着,跌落下去。

水流排开,悬浮半空。

抬起头,上面有一个巨大的坑洞,却正被蔓延的血刺藤堵住,转眼间,坑洞消失,只有绿色覆盖。

噗……!

姜明一刀将从旁边挣扎着跌落的美人鱼斩杀,这才打量周围。

这是一个广袤的空间,蔓延绿色。

中间飞舞着各种发光的昆虫,点缀其间,非常美丽。

头顶上,也尽是绿色。

只是隐现叶片间的红刺却格外刺眼。

“全都是血刺藤!”

姜明心头狂跳。

他也感觉到腰间有种麻痒的感觉。

应该是血刺藤的毒素,只是片刻后,就完全消失。

他也没有理会,只当是身体抗性的作用。

转过身来,望向另一边,不禁一呆。

那里有一个绿色的柱子,直径至少也有十米,上面有着粗大的的红色尖刺,每一根,都要数米长。

“血刺藤的主干?延伸到雷山城?周围的呢?子体?”

姜明吃惊。

低头看了看,坠落的暗水鳄已经被藤蔓缠绕,很多已经成了干尸。就连跌落下来的独角暗水鳄王,挣扎着轰碎了不少藤蔓,依然没有逃脱死亡的命运。

哗啦啦!

下方的藤蔓延伸而来,一根根犹如长矛,洞穿空气。

不下于三十根同时攻击。

就连头顶上,也有四五根。

“斥力!”

将藤蔓长矛尽数蹦碎,零散的枝叶,洒落一空。

姜明身子拔高,朝着上空就劈了过去。

砰……!

藤蔓粉碎,上面出现裂口,就见水流犹如瀑布一般坠落。

姜明一喜,却见藤蔓蠕动,快速的将裂口堵住,与此同时,下方射来上百根藤矛。

弹指间就到了近前。

“给我滚开!”

姜明心中焦躁,斥力全开,将藤蔓蹦碎的同时,他头脑也一阵眩晕。

刚才的攻击力,超过了承受的极限,让精神海震荡。

不等他继续攻击头顶,就见下方再次射来大量的藤蔓,眼光一扫就发现,这次足足有两三百根。

姜明的脸色顿时难看万分。

这一次肯定挡不住。

唰……!

他一个横空挪移,躲开一击,就见下方藤蔓无数,再次纷纷朝他攻击而来。

高悬空中,就是一个活靶子。

望了一眼远处的巨大藤蔓主干,只能无奈坠落。

“今天我恐怕要死在这儿了,要死,就先杀个痛快!”

姜明坠落之后,一咬牙,浮力迸发,将一根根藤蔓连根拔起,身形如电,战刀飞舞,片刻功夫,就将周围三四十根藤蔓的根茎尽数斩断。

“怎么没有精气入身?没死,还是?”

心中疑惑,却也撤了浮力,藤蔓坠落,主干却飞速的扎入地底,再次凌空扭动,朝他缠绕而来。

“断了根还活?”

姜明头皮发麻。

浮力再现,他发现刚才断根的藤蔓,再次长出了根须。

“引力旋涡!”

这一次,旋涡很大,将一根根藤蔓吸了进去,犹如旋风一般飞速的转动,姜明右手一甩,战刀飞入了进去。

顷刻间,旋涡之中,枝叶横飞,汁水四溅。

以每秒上百转的速度,呼吸之间,刀刃就将藤蔓尽数撕碎。

收了力量,被斩碎的枝叶尽数落地,一时间,绿汁流淌。

这一次,藤蔓没有再活过来。

“只要找到方法,藤蔓也是不难杀!”

姜明转着念头,按照同样的方法,开始进行收割。

只是古怪的是,吸收而来的精气却十分少。

他也不在意,准备将周围的藤蔓尽数清空。

嗖……!

可这时,就见远处庞大主干下方,突然出现了一条根须,迅速的蔓延过来,将空气都一分为二,好似深渊沟壑。

太快了。

“不好!”

姜明迸发斥力,又举刀阻挡。

砰……!

斥力好似没用一般,他的战刀就被抽飞了出去,凌空断成了两截。

银霜战刀,毁!

姜明的手臂,也被震断。

“这只是一条根须,怎么会这么强?”

姜明惊呼,也露出绝望之色。

根须一顿,再次射来,速度之快,让他反应不过来,就被洞穿了心脏。

他身子一僵,露出苦色。

“我竟然会死在这里!”

姜明哀叹一声,就见根须迅速的缩回,最终回到了庞大主干的下方,也同时吞噬他的精气。

以血刺藤的力量,吸收姜明,不过弹指间的功夫。

可这个根须却猛然一颤,就剧烈的抖动,想要把姜明甩出去,却根本没用。想要自断根须,却发现也做不到了。

整条根须,僵直不动。

巨大的主干,稍微颤抖,也好似僵直了一般。

这片庞大的地下空间,无数的血刺藤,都在一瞬间,萎靡不振。

“怎么回事?”

姜明露出不解之色。

刚才一瞬间,他清晰的感觉到自身的精气被抽走了,就连思维都要飞出去,可下一刻精气就倒流而回。

这种倒流,犹如江河汹涌,又是大坝泄洪,进入心脏之后,就流出一部分散入全身各处。

心脏,依然被洞穿着。

漫天遍野的藤蔓,正在迅速的枯萎,成了一堆飞灰。

巨大的血刺藤主干,也在快速的萎缩。

“我的心脏……!”

姜明低头,看着胸口,闪过复杂之色。

这时,他隐隐约约的听到了哀嚎之声,精神不由自主的融入到了某种记忆中。

某个时候,雷山之下长出一棵藤蔓,无忧无虑的生长着。吸收阳光,吞食雨露,然而石缝狭窄坚硬,它就努力的扎根。

向上攀爬,向下努力。

直到有一天,它‘看到’漫天遍野的各种虫子,吞食一切植物,也吞食那些两脚的动物,后来他才知道,那叫做人!

前方庞大的城池啊,被掠夺一空。

它的身子也被吃了,只留下根须残存,却无意中得到了鲜血滋养,焕发出了几分生机,就努力的向下,向下再向下。

直到有一天,细小的根须进入了一个碗口大小的山洞中,在那里,有一具几近腐朽的人类尸体静静的躺着。

它就扎根上面,努力的生长。

这一次,成长非常快,它也感觉到了强大,终于破土而出。它看到想要咬它根茎的老鼠,非常生气,就缠绕而去,竟然将对方给‘吃’了。

那种味道,它很喜欢,就开始掠食。

残破的城内,成了它的狩猎地,又发现人类与它争夺食物,也就杀了,后来出现了几位强大的存在,虽然差点将它打残,却也奈何它不得。

又过了许久,来了一位更加强大的的人,不过它也晋级了,打了个不相上下。

可再一次时,又出现了两位同样强大的人物,三人联手,将它打爆。

不过它没死,残存根须,它加速吸收山洞中的那具残尸,飞速成长,甚至超过了以前,就再次出现。

为了报复,就驱赶其它兽类,又用自己的手段,将城内的人类全部灭杀,狠狠的饱餐了一顿。

那三位又来了,与它打了个天翻地覆,最终不分胜负,就与它定下协议。北边半城归它,其余地方,不得越界。

协议就协议吧,反正那东西没有约束力,等再次强大之后,就将它们全部灭了。

然而要想突破太难,它就想到了一个方法,分裂自身,然后再全部吸收打破桎梏。

它就在山脉之下,开辟出了地底空间,分裂自身,培养出了大量的个体,可依然依附它而活。

那些记忆,好似一帧帧画面,在姜明脑海中迅速闪现,组成了血刺藤的一生。

“不管你是谁?不管你什么身份?不管你是什么伟大的存在?吞噬了我一身的力量,请求你,请求你为我保留延续下去的种子!”

血刺藤的精神波动传递而来,带着哀求。

姜明目光闪动,就要点头,就见这片广袤空间的藤蔓尽数化作了飞灰,远处的洞顶,河水流淌,长了瀑布。

四周各处,都汹涌而来大量的河水,很快就将这里淹没。

头顶上的岩石,正在龟裂。

他又看到,庞大的血刺藤主干彻底枯萎,成了飞灰,随风飘散。有一颗犹如绿水晶的种子,不等落地,也崩溃消失!

姜明嘴角抽了抽,就不再理会。

心脏处的根须已经消失,伤口自动愈合。

可这一刻,他感觉到心脏深处,最深处的一点,竟然还有一颗心脏,却一闪而逝,再也感觉不到。

“是它吗?”

姜明摸了摸脖子,就连忙看向了一边,那里有一个碗口大小的洞口,还残存着一条根须的痕迹。

凝目观看,里面有一具尸体,只是此时,也彻底的腐朽。

里面不大,迅速的扫过一眼,只有一枚戒指躺在地上,他伸手一抓,吸力出现,戒指飞驰而来,落在了手中。

这时,水流汹涌而来。

咔嚓……!

头顶上,岩石龟裂的更快了。

姜明抬起头,不禁色变。

下一刻,这个失去了支撑的庞大洞穴,就开始崩塌!

轰隆隆!

“卧槽……!”

他忍不住骂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