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 贴秋膘2

小说: 市井之辈 作者: 第十个名字 更新时间:2020-07-05 22:28:59 字数:3124 阅读进度:29/103

“……大概需要多少钱?”小舅舅明显有点动心,转头看了看北屋,又有点迟疑。

“二百万左右,我这里能出一半,要是您再加一棒咱就不找外人掺和了。这种买卖最好还是知根知底的人一起干,人多了反倒容易出事儿。”吴友良也跟着小舅舅的目光看了看北屋,伸出两根手指比划了一下,马上又缩了回去。

“钱倒不是大问题,可刚才小涛说了,这种买卖早晚要出事儿,就怕到时候咱俩不好抽身。”启动资金的数量让小舅舅比较放松,同时也失去了退缩的借口。建筑公司就算再不景气好歹以前也红火过,拿个一两百万出来不算难,唯一需要担心的是以后。

“我手上有现成的人,也在院子里住,是个场面人,脑子不笨,让他在前面当顶雷的挺合适。要不哪天我约约他,大家见面坐一起先聊聊?”不光小舅舅担心后事,吴友良也有一样的顾虑。但他已经有了对策,伸手指了指外院的一排南房。

“……你这是要动小涛的房客,怕是够呛,这孩子你还不太了解,一旦急眼了六亲不认,咱俩谁也扛不住,不妥不妥!”就是这一指,让小舅舅浑身一震,脑袋摇的像拨浪鼓一般,口气非常坚决。

对于这个外甥他也是从几年前才开始重视的,起因就是修院子。当初为了买前面的院子和整体修缮,洪涛表现出来的能力、心智和手段,让他这个当舅舅的着实吃惊。

尽管之后洪涛又是那副半死不活混日子的样子了,但小舅舅心里很明白,这些表象全是装的,至于说外甥为啥要装样子,谁知道呢。

“换个人也成……胡哥,我怎么觉得你有点怕他啊?”吴友良见到小舅舅的样子也没坚持,只是有些奇怪。

从他搬进这座院子之前就答应了小舅舅一件事儿,不许违反洪涛定下的规矩,否则谁也不会出面帮着说情。几年下来通过日积月累的观察,也确实发现这位房东城府很深,但要说有啥可怕之处吧,好像也没有。

“要论烤串,那还得说XJ的红柳串,肉块大、羊肉嫩、一咬一嘴油。当年我和你哥去过好几次,每次都得吃几顿。还有当地的马肠,就是用马肉灌的香肠,那味道没治了……”小舅舅并没回答吴友良的问题,而是突然说起了烤串,声音提高了不少。

“红柳串我是没尝过,但马肠吃过几次,确实不错。”吴友良连头都没回,立刻接上了小舅舅的话茬,严丝合缝,一点不突兀。

“白吃馒头别嫌黑,想吃好的出门上车,爱哪儿吃哪儿吃去!”这时洪涛正好迈腿出屋门,手里拎着一瓶液化石油气罐,看样子挺沉,另一头的王雅静脸都憋红了。

“嗬,我说静雅你可有点口是心非了啊,嘴上说一套,实际上又做一套。来来来,撒手,我来吧,别砸着!”小舅舅也不搭茬,起身迎上去把王雅静替换下来。吴友良也没闲着,忙着把躺椅挪开,腾出合适的位置,刚才那番对话仿佛从来没有过。

随着天色渐暗,租户们陆陆续续进门,就连去天津出差的钱德利也赶了回来,和小舅舅、吴友良两块料凑在一起说说笑笑,聊的全是生意经。

纠妈妈也回来的挺早,然后一头就扎进了厨房,帮着刘婶张罗凉菜。王雅静经过洪涛引荐,已经成了孙佳慧的课外辅导员,马上开课,带着孙佳慧和两个老外以及柏律师用英语开聊,从电影到时装逮着什么说什么,一边聊还得一边鼓励孙佳慧多张嘴。

洪涛、周必成、王佳颖凑成一堆儿讨论电脑游戏攻略。王佳颖是白忙一下午,好不容易把BOSS过了,结果没出牧师装备,很是郁闷。洪涛和周必成在这方面是专家,前者精于宏观战略,后者善于微观战术,一来一往把孙佳颖都说傻了。

最高兴的是小米粒,纠妈妈忙于凉菜制作已经没功夫管束儿子了,洪涛是睁只眼闭只眼假装看不见,小家伙可以缩在书房里痛痛快快的玩游戏到聚餐结束。不过他写的作业没通过洪涛批改,明天还得再来一篇。

“哎呀呀,晚了晚了,店里实在是忙,有罪有罪,我自罚三杯!”眼看老高都把炭火生上了,送桌椅和燃起暖炉的刘文宇才指挥着几个店里的活计往院子里抬东西。他自己满嘴都是抱歉,态度极其端正,一把拿起石桌上的可乐也不问是谁的,仰脖就给全喝了。

洪涛对这位老同学的做派已经放弃治疗了,他在上学的时候就是个出了名的好脾气外加圆滑,每次打架都跟着去,但每次被老师请家长都没他。

参加工作之后,尤其是开了自己的烧烤店之后,这套东西就玩的愈发熟练了,总能在被动的时候用特显真诚的笑容和无比痛心疾首的态度化险为夷,标准的社会油子,八面玲珑。

“来来来,静雅,我屋里有消毒纸巾,咱俩把桌子擦擦!”但这次失算了,洪涛这边无话可说,但柏律师半点不给面子,拉着王静雅从自己屋里拿出两包消毒湿纸巾,当着刘文宇的面把桌椅好一顿擦,就好像这些东西是从疫区里搬过来的,浑身都散发着病毒。

“小米粒呢?”即便被当面打脸,刘文宇仍旧面不改色心不跳,脸上还挂着人畜无害的笑模样,凑到洪涛耳边小声询问。

“屋里玩电脑呢……他妈妈在厨房!”洪涛头都没抬,一只手指向背后,另一只手指向了公共厨房。

“哦,那我就不打搅孩子了,这是我给他买的,你先收着。舅舅,您先坐着,我去厨房看看,那里才是我的主场。”

对于洪涛爱答不理的态度刘文宇依旧没意见,略微迟疑了一下,从兜里掏出个变形金刚小汽车,拎着装酱料的大塑料袋,义无反顾的离开了人群。

“他还没死心呢?”能和洪涛一直有来往的同学很少,掰着手指头也凑不够一巴掌,这个刘文宇就是其中走动最多的一个,没有之一。

小舅舅肯定认识,甚至比洪涛还熟,只要有机会,肯定会带人去鼓楼旁边的小店里消费消费。除此之外,有关这小子为啥不和大家聊天,偏要去厨房的举动也心知肚明。

“我又不是他爹,这事儿他也不和我说……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八卦了?要是也对人家有意思,我豁出去了,给你当次红娘。”洪涛自己对感情生活非常冷淡,所以也不愿意聊类似的话题。

刘文宇的媳妇是他服务学校的同学,两个人还有个闺女,今年该小学毕业了。但天有不测风云,女儿上一年级的时候,他媳妇得了乳腺癌,很快就病故了,幸亏有老家帮着照看孩子,否则这个店都没法开。

现在孩子大了,他心里也开始活泛,自打纠妈妈一家搬过来就有了爱慕之意,三天两头找借口往院子里钻,可是钻了二三年依旧没结果,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但小舅舅如此上心关心别人的事儿真是第一回,不由得让洪涛产生了联想。

“你少和我打马虎眼,刚才听刘婶和我念叨,那位大律师你也有想法?要我说啊,还是小米粒他妈比较合适,虽然说有个孩子,又是外地户口,可脾气秉性好。你再看看她,除了生冷哏倔没半点女人样子,如果我是她爷们也得不要她!”

小舅舅对于洪涛的想象力不置可否,为了怕旁人听见,一把揪住洪涛脖领子,把洪涛的脑袋拉到自己身边,小声的给出了建议,很中肯。

“又来!你是不是非让我写下甥舅断绝关系声明,再去公正一下,才肯断了这份念想?有时间好好考虑考虑自己的事儿吧,啥时候你娶了,我第二天就办婚事。来来来各位,搭把手,别光让两位女士擦,自己挑椅子自己擦。我去对面叫老周一声!”

到底是不是刘婶和小舅舅提的,洪涛已经没兴趣去问了,这种事儿每年都会发生,每次的结果也基本相同。在刘婶眼里小舅舅应该就是自己的长辈,也是唯一能在自己面前说话算数的人,每次见到都会进谗言。但他们俩无论谁都是好意,自己又不能翻脸,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打岔,根本不接话,或者躲开。

可惜老周祖孙俩洪涛没叫回来,他家干脆就没人,至于说是不是故意躲着,洪涛觉得自己没这么大脸。今天是周末,保不齐肖昱的爹妈来和孩子团聚,顺便带着老周一起出去吃了呢。

回来的时候,院子里已经摆上了三张方桌,所有人都围坐在旁边继续刚才的话题,就连刘婶、纠妈妈和刘文宇也从厨房出来了,桌上摆着四五个凉菜和一大堆酒水,就等着洪涛回来开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