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 远亲不如近邻8

小说: 市井之辈 作者: 第十个名字 更新时间:2020-07-03 18:23:43 字数:3095 阅读进度:24/107

“拍卖合同?”等孙佳慧离开客厅,洪涛才把袋子里的东西全倒在茶几上,率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份合同。它装订的非常精美,封皮的硬纸上布满了浅色暗花,两行烫金小字更是写得龙飞凤舞,文化气息扑面而来。

但文字内容就有点俗了,让洪涛这个号称吃过见过玩过的主儿都有些咂舌。拍卖啊,这肯定不是块八毛钱的规模,可孙家有什么东西够得上拍卖呢?这个问题洪涛玩命想也没想出来,干脆也别费劲了,打开看看呗。

“……钱是大风刮来的吧,啥都没见到呢就先交了十二万块钱押金,真能卖出去吗?”和外表的高大上相比,合同内容同样不弱,还是中英文双语的。

不过也就是蒙一蒙普通老百姓,但凡有点见识再熟悉英语的人几眼就能看出不妥之处。首先是语法,也不知道谁给翻译的,严重的语法错误不止一处。其次就是单词,如果说语法错误有情可原的话,这么严肃的商业文件要是连单词都能写错,可见这家叫做金辉文化的公司有多么不严肃。

最后就是内容,这并不是一份委托拍卖合同,而是授权委托拍卖合同,说白了就是孙连胜把他手里的五枚明代古币授权给金辉文化公司,再由金辉文化委托一家新加坡拍卖行进行公开拍卖。

要说这么弄也没啥毛病,这些年国内古董收藏连续升温,几乎到了人人都参与的地步,各种商业拍卖活动也跟着火爆起来,不光国内有,国外也有。

洪涛不太熟悉古董行业和拍卖行业,也不搞收藏,但从这份合同的字里行间总是能感觉到一丝诡异,尤其是有关押金的条款。

凡是正规的商业合同,一旦触及到此类问题通常都会注明的非常清楚,怕的就是避免将来无法区分责任和义务。但在这份合同的相关条款里,洪涛就没找到一条非常明确的界定,到底什么情况下该退还、什么情况不退。

这样一来的话,做为缴纳押金的一方可就有麻烦了,万一金辉文化找借口不退押金,而拍卖又流拍,孙连胜只能赔了夫人又折兵,就算向法院提起诉讼也很难把押金要回来。因为合同上并没有强制退还条款,法院也无法支持此类诉求,顶到天了只能调解调解,一来一去耗两年真不算拖沓,且调解结果并不一定如意。

这种手法和当年小舅舅他们用承建合同骗乙方工程队私下里给好处费是如出一辙,受骗人往往把注意力全盯在主体内容上,比如承建项目的真假、垫资数量、甲方资金划拨快慢,却没想到骗子根本就没打算碰工程款,人家骗的就是好处费。

除了合同之外,还有鉴定证书,言辞凿凿的证明孙连胜手里的古币极其稀有且价格不菲。但证书是第三方开具的,表面上看和金辉公司毫无关系,从鉴定费收据上也找不到半点关联。

这倒也不是太大的问题,当年小舅舅他们手里拿的蓝图、建筑设计图也都是从正规单位里弄出来的,项目百分百是真的。骗人嘛,纯靠说瞎话那都是中学生水平,把假的说成真的并不稀奇,但把真的弄成假的,这才算高级呢。

很多人在骗局被揭露之后依旧不相信现状,因为他们看到的所有人、所有文件都那么真实,怎么可能受骗呢!在做局的圈子有句行话,叫做眼见为实。

没错,此时成语的含义就完全反了,小舅舅他们利用的就是眼见为实的惯性思维来让人相信本来不存在的东西。只要把局做得细致入微,再稍微发挥发挥演技,就能让对方主动入套,上赶着把钱送过来,轰都轰不走。

当年上这种恶当的工程队不在少数,但是随着建筑行业越来越规范,招投标方式越来越普及,这种骗术基本已经绝迹了。

没想到啊,它居然又悄悄死灰复燃了,只不过是换了张皮,但骨子里还是那一套,而且打击面扩大了,从有针对性的行业内人士变成了面向全社会。

工程队被骗几万好处费不会垮,可普通人一下被骗几万、十几万就有可能再也缓不过来了。他们原本都是底层民众,家里没啥积蓄,拿出来的往往是养老钱和棺材本,甚至和孙连胜一样是借的钱。

看完了这些材料,洪涛心里基本也就有底了,只要不是太新颖的骗术,发现的也不是太晚,把钱追回来的可能性还是有的。别人可以没有,但自己必须有。

心里有了底,材料也就不用去仔细琢磨了,那些玩意上面没几句真话,琢磨也是瞎琢磨,有这功夫不如去关注下刘婶的工作进度。人是铁饭是钢,烧烤晚会的英雄帖都撒出去了,必须不能有变故,否则自己的名声就真臭到家了。

背着手、迈着方步回到自家院子里,刘婶正在小卖部后面的厨房门口收拾羊肉。这女人太能干,不见怎么忙就把十几个人的吃喝全弄好,还不耽误看店卖货。而且她自己并不觉得累,经常说比在家里种地轻松多了,可见农民的劳动强度有多大。

洪涛不打算过去帮忙,不是懒,是不想添乱。如果没有自己帮忙,刘婶可以很有条理的把一切弄好,添上自己,她还得调整干活的节奏反倒更累更忙。

“呦,是不是我手表慢了?”刚走下台阶,洪涛突然停下脚步,抬起胳膊盯着手表使劲儿看。

“洪先生,不要表演了,是你的客人把我们吵醒的!”迎面走来两个人,一高一矮、一绿一黄,同样都是短打扮。

高个绿眼珠戴眼镜的就是西屋房客戴夫,标准的北欧人种,皮肤白皙头发金黄骨架很大,性格严肃。矮个黄眼珠子的是谢尔曼,估计可能有点拉丁混血,头发接近黑色,性格更活波,非常喜欢和洪涛斗嘴玩,无论中文英文都可以。

“吃肉还是睡觉,这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洪涛摇了摇手指头,开始出招了。

“哦,哈姆雷特……但哈姆雷特有自己的房子,我们却需要缴纳高额房租。如果吃肉和房租有关,我还是选择睡觉!”

谢尔曼的想法和刘婶如出一辙,听到洪涛要请客立马就联系到房租。也难怪,他们俩的房租是全院最贵的,但房子结构、面积、包括家具都和东屋的纠家一模一样,心里能平衡才叫傻子。

但洪涛也不算欺骗,当初签合同的时候是明码标价,童叟无欺。至于说为啥中外有别,洪涛说这叫汇率差。

道理很简单,如果去美国玩就得用美元支付房费,可美国人的收入比中国人高很多,自己挣着人民币花美元,太亏了。所以必须征收美国房客汇率差,以补贴将来有可能发生的人民币与美元差价。

当然了,这些都是屁话,洪涛摆明了就是要坑他们,爱租不租,不租更好。外国房客除了能带来诸多麻烦和手续之外,一分钱不多挣,凭啥啊!

“真是越富有越吝啬,你们俩一个月往酒吧扔的钱比房租还多,怎么不见去和酒吧讨价还价呢?我是真想再把房租涨一涨,可惜你们手里有未到期的合同,我可不想当被告。至于说吃肉嘛,这是北京的风俗,入冬之前大吃一顿补充身体热量。做为房东,除了收取租金之外,我还很关心房客的身体健康。不过你们是外国人,可以不遵守这些本地风俗。”

和外国人交往洪涛一点不惯着,他们比很多中国人还贼,只要感觉受到了特殊待遇,立马就能准确评估出目前的局面,什么教养、素质全都忘到了脑后,一步步逼迫对方再次让步,然后就没头了。

群里很多房东也有过外国租客,但能善始善终的很少,基本都是被逼到忍无可忍了才翻脸,结果很可能再因为合同吃官司,多少也得损失点。

这事儿在洪涛看来既不能怪中国房东笨,也不能怪外国房客坏,完全就是文化差异和人性使然。假如中国人去外国租房,房东一见面过于热情,用不了多久,中国房客也会得寸进尺的,不这样才叫不正常。

平等这玩意是互相的,不能有自满也不能带着自卑。过于热情、经常让步就是一种自卑的表现。那该怎么办呢?很容易,就拿外国租客当普通租客看待,甚至还可以再苛求一些,该计较千万别大方。

毕竟因为他们的到来,房东要去派出所报备,还要承担一些连带责任,多付出了凭啥还得忍让?越是这样,他们就越尊重你,越把你当同类平等看待。人这个玩意就是贱骨头,过份优待通常只会得到白眼狼,针锋相对反倒你好我好大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