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 远亲不如近邻7

小说: 市井之辈 作者: 第十个名字 更新时间:2020-07-03 02:18:07 字数:2968 阅读进度:23/107

“除了从课本里学习之外,还有很多途径也很重要。另外学习的目的除了考好成绩,最主要是为将来准备。你要把所学的知识转化成自身技能,否则事倍功半。”

洪涛很愿意像教导小米粒一样经常辅导一下孙佳慧的功课,至少在数学和英语方面没问题,可惜她是个大姑娘了,自己又是单身,名声还不太好,真不合适过于接近,哪怕她家里人愿意也不成。

“别紧张,我不是在批评你,是在替你着急。叔说句不该说的话,你也算大孩子了,家里的情况应该心里有数。你将来的每一步很可能都要自己走,没人能帮忙,这就是命。人是无法选择出身环境的,但可以想办法摆脱。我觉得你有这份能力,也有这种愿望,所以才会说这些话,能理解吗?”

关于学习方式的问题让佳慧有些迷茫,进而变成了惶恐。像她这样的孩子别看在家庭环境不正常的情况下仿佛抗压能力很强,其实内心很脆弱,非常在意别人的态度。洪涛赶紧改变了话题,从另一个角度试探着佳慧的真实想法。

“……我妈说了,叔是个好人,我爸死的时候是叔帮忙找的墓地……”佳慧没有回答洪涛的问题,也随之改变了话题。

“这和好人坏人无关,你叔我小时候很讨厌,街坊四邻没一个不嫌弃的,还经常和坏孩子打架。你爸帮过我不少忙,他如果没有喝酒的毛病应该是个很好的父亲。”

洪涛没想到佳慧妈妈会和孩子说这种事儿,孙连利的墓地确实是自己帮忙找的,价格几乎便宜了一半,但原因并不为外人所知,也和人品无关,只是一种变相的报答,仅此而已。

“你还小,有些事情既不需要知道太清楚,也没必要想太多。等你走入社会之后有的是机会去知道去想,想躲开都不成。现在呢,除了努力学习之外,剩下的就是尽量让自己快乐起来。发愁、郁闷之类的情绪,除了伤害自己身体、扭曲自己精神之外,对现实毫无帮助。如果你愿意,可以和叔说说将来想做什么,我帮你合计合计,看看哪种选择更快捷方便。”

但这种大人之间的恩怨情仇没必要讲给孩子听,洪涛只想借着这次机会更深入的了解她的想法和难处,能帮忙就帮一把。以自己的能力和阅历,即便无法彻底扭转目前的状况,指条明路也是好的。

“……”孙佳慧还是没回答,不过把脸抬了起来,近距离仔细观察的话,能发现她有一双很是灵动的眼眸。

“叔不会和你保证什么,口头上的保证没有任何价值,你愿意相信就说,不说也不算得罪我。”洪涛觉得自己看懂了,女孩心里应该已经有了目标,只是还没想好该不该透露。

“我想出国留学……”终于有了答案,说完这几个字之后孙佳慧再次把头低了下去,仿佛做了坏事。

“嗯,要是能得到足额奖学金,留学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我有很多朋友都在国外居住过,多少了解点那边的情况,留学容易,但想在当地工作,光靠刻苦学习还不一定管用。那边的单位大多是私人老板,他们更看重员工的综合能力,比如社交、自制力、对专业的理解、独立思考等等。你的自制力很强,独立思考应该也不错,专业什么的目前还看不出来,但社交太弱了。要是想让成功的希望再多几分,就得想办法把这个短板补上,对吗?”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古人说的确实有道理。洪涛仔细想了想,自己初三的时候在干嘛呢?好像除了打架、看包夜电影、凑钱买演唱会票和往女孩子身边凑之外,啥正经事儿也没干,更没认真负责的想过有关将来的问题。

但眼前这个刚上初三的小女孩居然就想到了出国留学,抛开社会环境影响之外,她之所以产生这个想法,更多还是对自身条件总结之后得出的理性选择,且选得非常合适。

在这个问题上洪涛自认很有发言权,因为某辈子里也出国留学过,毕业之后还在国外住了很长时间,相对了解具体状况和细节,可以给出比较靠谱的建议。

“社交?”佳慧再次抬起头,眼眸中的灵动变成了迷茫。

很显然,她对社交这个词理解的不够深刻也不够全面,更没啥体验。这么多年了,洪涛印象中就没见过她的同学,也很少见她和同学出去玩,上学、放学好像就是每天的时刻表。

“嗯,社交,从字面上讲就是在社会中与其他个体的交往。举个例子,你和同学之间的关系如何?你和老师之间的关系如何?你和长辈的关系如何?你和同辈的关系如何?假如这种能力强,等你走上社会之后助力就多,反之则少。社会不以考试成绩为评判尺度,一个人能否成功因素很多,其中人际关系占据了很重要的一部分。这个道理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都是成立的,对于你的将来而言恐怕比重还要更大。假设一下啊,如果你真的出国留学了,在身边出现的基本都是陌生人,语言、生活习惯、文化传统完全不一样的陌生人。你觉得他们会来主动了解你、适应你、将就你吗?”

只要肯说话,洪涛就有办法让谈话继续下去。这次也同样成功,孙佳慧已经不再低头认罪了,听得很认真,同时大脑也正在高速运转,这一切都通过眼眸反映了出来。

“……”这次虽然没说话,但用力摇头也算一种积极的回应。

“没错,你是客人,出国留学就是去别人家做客,自然不能让主人迁就,想站住脚就得主动去了解别人、适应别人、将就别人,快速的融入进去才成。看看你堂姐,她成绩远不如你,智商更完蛋,考高中的时候光几何一门课就差点把叔我累死,结果依旧没啥起色。但她的社交能力比你强很多,远的不说,就说我这个院子里的租客吧,从老到小就没一个和她不熟的。先不用管大家心里咋想,至少在表面上有说有笑对吧?假如现在有个招工名额,你猜有多少人会投你堂姐的票,又会有多少人投你的票?以我的判断,你堂姐得票数肯定比你多,不是大家觉得你不够优秀,而是很多人根本就想不起来你,还有很多人根本就不了解你,甚至一句话都没说过,人家凭什么投你票?”

想让一个人改变心态,除了劝之外,有时候吓唬更管用。洪涛向来不怎么会劝人,尤其面对一个不爱说话的人,总想上去踹一脚。

但他很擅长吓唬人,或者叫抓别人的弱点进行攻击。孙佳慧的弱点就是将来的出路,这孩子比较早慧,已经知道选择道路了,而且可供选择的不多。用这玩意吓唬人,应该能有点效果。

“我不会……”果然有效果了,虽然只是三个字的回答,但眼眸里闪现的光芒变了。

“会不会是另一个问题,首先得想。只要想,才有努力学习的可能。”齐了,洪涛歪头看了一眼书房里的孙佳颖,她戴着耳机全神贯注的打副本呢,嘴里脏字依旧汹涌澎湃,估计都没留意自己是不是还在屋里,更没偷听的可能。这也是想的一种啊,所以才如此专心致志。

“我想学,叔能教我吗?”孙佳慧这次的回答痛快多了,声音也大了些,不用支愣着耳朵就能听清楚。

“叔教不了你,咱俩之间有一条宽宽的代沟,几乎是无法逾越的!我们之间的思维模式太不一样,我教你的东西会脱离这个社会的,还不如不教。”洪涛摊开双手,皱着眉撇着嘴。

“……”前面说的都是胡萝卜,孙佳慧张嘴吃了,还越吃越香,结果等来的是一根大棒子,搂头就是一下,让她满嘴立刻充满了苦涩,眼眸里的光芒顿时消失不见,头也再次低了下去。

“不过有个人能帮你,你也认识,就住在前院,你该叫她姨呢还是姐姐?还是姐姐吧,王大丫……哦,是王雅静姐姐。晚饭的时候我会和她提,别担心,她会非常乐意收你这个小徒弟。好啦,继续写吧,我先看看这些东西。”

还没等孙佳慧的下巴碰到胸口,洪涛话锋一转,大棒子不见了,一根更大更甜的胡萝卜出现在眼前,听得孙佳慧直眨巴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