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 远亲不如近邻5

小说: 市井之辈 作者: 第十个名字 更新时间:2020-07-03 02:18:07 字数:3099 阅读进度:21/107

“老侯,孙家的事儿还没完?”于警官根本就不搭理洪涛的自吹自擂,也不替侯警官继续揭发,而是把话题转移开。

“唉,孙家这次怕是要倒霉喽,孙连胜花了十多万,他要卖的那玩意我也看了,是不是古币不知道,但钱还不上是肯定的。”

侯警官见到同事有些不耐烦,就不再和洪涛斗嘴玩,小声把孙家报警的根本原因讲了讲,想听听于警官有没有更好的处理办法。

“这事儿咱可管不了,就算孙家真被骗了那也是经侦的事儿,或者去法院起诉,这是经济纠纷,咱们没权干预,最终还得走法院那边。就算你想管可管的了吗?走吧,时候也不早了,台子里一直催呢,今天所里就两辆车能用。”

于警官听了这番介绍,态度立刻就更不耐烦起来,话里话外就是不想管,连帮忙出主意的兴趣都没有,还劝侯警官也别多事儿,而且坐言立行,马上站起身就要走。

“小高,林子,你俩先和于哥回所里,把石榴也带上。我一会儿再去孙家看看,老打架不是个事儿,人脑子打出狗脑子来也解决不了问题。”见到同事的态度,侯警官也就不再说什么了,但他好像并没放弃,还想再努力努力。

“侯哥,姓于的在所里是出了名的滑头,半点责任都不愿意沾。这事儿除了麻烦就是麻烦,指望他帮忙真不太可能。”三个警察提着一大袋子石榴走了,洪涛立马就像变了个人,嘴里也没那么多废话了,凑到石桌旁给自己倒了杯茶,边喝边评价着于警官的为人。

“他还年轻,学历也比我高,明年还想活动活动副所呢,我要有这个本事也不愿意管闲事。对了,孙家好歹也是你邻居,想当大善人就别光拿嘴说,有点实际行动啊!”对于同事的冷漠侯警官很理解,可他就是不死心,转而向洪涛发起了进攻。

“你快拉倒吧,他们能不把我当地主斗了我就知足,还善人,这年头有好人活路吗?你也少管闲事,赶紧想想明年找个啥病提前退了才是真的。要不我帮你找个医院弄个老年痴呆诊断,牛所看见立马就得上报分局。”管孙家的事儿洪涛真没兴趣,也没能力,警察都管不了,自己算哪根葱啊。

平心而论,洪涛觉得孙家最好全煤气中毒死翘翘,也算对社会、对国家有点贡献。当然了,孙佳慧得活下来,她是个好孩子,至于说孙佳颖嘛……好像也罪不至死。

“我的事儿你少操心,别以为我看不出来,孙家姑娘到小卖部里待着背后就是你给刘婶出的主意。可你做好事也不多长点脑子,如果孙家大人出事儿了,她能置身事外吗?”

洪涛拒绝得如此干脆也没冷了侯警官的心,这么多年交往下来,他算是部分摸到了洪涛的脾气,任你说得天花乱坠,一个字也别信,只看怎么做。

“……真有那么严重?”洪涛到现在也不清楚孙家到底出了什么事儿,光听到古币啥的。

“嗨,孙连胜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非说手里的铜钱值上千万,去新加坡参加拍卖流拍了,一分钱没挣到还拉了一屁股饥荒。除了家里的五万存款,他还从多张信用卡里提现了八万,拆东墙补西墙撑不了几个月,到时候不是追债的来就是传票来。这两年恶意透支太多,上面已经有精神了,能判就判,绝不姑息。他们家就一个老爷们了,要是再折进去,剩下全是孤儿寡母再来个老太太,这个家不就破了嘛。到时候你就是再觉得佳慧好,也得眼看着她搬走,人家还有妈呢,除非你连大的带小的一起弄院子里来。”

为了让洪涛帮着一起想办法,侯警官不得不把案情详细讲了讲,按说这就已经犯纪律了,还牵扯到了别人家的隐私。

“……哎呀,这次我真得叫他一声大哥了,胆子太肥了,连银行的钱也敢骗,这不是嘬死嘛。可我也不认识银行的人啊,就算认识,人家也不能因为我一句话就把欠款免了。我要是有这个本事,那还租什么房啊,干脆也从银行贷几百万花花多好。”现在洪涛是真听明白了,可依旧没任何办法。

“你不是认识人多嘛,要不帮他去和那家公司聊聊,看看能不能把押金退了,哪怕退一部分呢,只要能把银行的钱还上一大部分,剩下不够判的也就没啥事儿了,大不了以后不用信用卡。”侯警官不是没办法,是他自己没办法,身份限制了很多能力,所以才来说服洪涛伸出援助之手。

“……得,看在您和佳慧的面子上我去试试,把公司地址给我。不过咱有言在先,我也不一定能办下来,到时候有人说三道四您得给我作证!”对于侯警官的建议洪涛没迟疑太长时间,这也算个办法,虽然有点被动,总比等着法院传票上门强,死马当活马医吧。

“放心,我从来不干没PY的事儿,这件事儿你知我知,孙连胜都不知道。一会儿我把全套材料都要过来,等你这边有眉目了再让他出面。唉……他也是活该,平时骂街坊打媳妇威风八面,碰到正经事立刻怂了。我还没敢实话实说,他就蹲地上开哭了。要说这一片还算有点担当的也就你了,坏人还得坏人磨啊。”

洪涛的顾虑侯警官很理解,好心帮忙结果弄个里外不是人的事儿很常见,往往是需要你的时候说什么都成,一旦没办成,就算表面上不说,背后也没什么好话。

“啧,我说侯哥,你别拿空话捧我,更别指桑骂槐恶心我,我真不吃这一套。这年月能把自己的事儿搞明白就不错了,真不是哥们溜肩膀,是真的人心不古,不敢管。”

但侯警官的话听在洪涛耳朵里就不那么单纯了,夸自己是为了以后再来麻烦自己。中心思想自己还是个坏人,正好去磨坏人。

“你这心眼子也太多了,刘婶,您来来去去好几趟了,有事儿?”见到诡计被识破,侯警官也没什么不好意思,干脆不聊了,转头问第N次路过石桌的刘婶。

“饭都凉了,我来问问洪涛啥时候吃。”刘婶真是个淳朴人,还惦记着刚才和洪涛定下的暗号呢,可是于警官换成了侯警官,她拿不准该怎么说。

“别问他了,现在就吃!您多拿个碗,我也凑合一顿……对了,中午吃什么?”侯警官抬手看了看表,代替洪涛给出了回答。

“昨天的排骨……”刘婶没动地方,眼神望向了洪涛。

“排骨和鱼都是剩的好吃,入味儿。”侯警官好像没看到刘婶的表情,自顾自的说着吃饭的经验。

“刘婶,把您和孩子们的留出来,直接上锅,再来两瓶果粒橙!”在洪涛的记忆里,侯警官这么多年了好像只吃过自己三顿饭,前两顿还不全算自己请客。看起来孙家这档子事儿他挺上心的,这是要利用吃饭的机会再探讨探讨,防止自己敷衍。

“您也别多问,问多了犯纪律,我办事儿肯定和派出所不是一个路数。所以也别老逼着我去做,万一哪天没控制好踩了线,您也没能力把我捞出来。看着我倒霉,后半辈子能安心嘛。”但自己如何办事肯定不能和他说,不是信不过他,而是身份太敏感。

“我觉的这事儿还是找找老孟比较稳妥,他们常年办案肯定有经验,说不定身份一亮对方就怂了呢,总比你去玩混的稳妥多了。”

侯警官确实不太放心洪涛的行事风格,这位从小到大好像就没走过正道,只是这些年随着年纪增长手段越来越隐蔽。但再隐蔽也有风险,能正大光明的解决问题最好不过。

“我说侯哥啊,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层皮。我都小四十了,要是还像以前那样没皮没脸的打电话求救,您拍拍良心,能看得起我吗?再说了,人家已经放出话儿了,以后不再管我的事儿,还是给我留点脸吧。”

一听老孟的名字,洪涛连嘴里的排骨都吃的不是很香了。这辈子和孟津最后一次见面,也是唯一一次见面还是五年前,当时院子正式完工,小舅舅一群人来参观,他就坐在外面的车里,出门的时候远远对了那么一眼。

说起这个无亲无故的老大哥,洪涛的感觉很复杂。如果按照原本的轨迹,他老爷子一走,两家人基本就没啥走动了。原因很简单,他压根也就没看得起自己,以前帮忙只是碍着上辈的情份,很勉强。

想一想也是,人家都局级了,自己只不过是个平头百姓,想往一起凑合也没啥共同语言,更没共同利益,完全一边倒的友谊只能存在于故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