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 远亲不如近邻3

小说: 市井之辈 作者: 第十个名字 更新时间:2020-06-30 19:26:43 字数:2978 阅读进度:19/103

“哦,孙家的事儿我听师傅说过,这孩子上了重点中学,成绩挺不错,如果换个家庭父母肯定会百般呵护……哎哎哎,您看,洪涛把女孩领到他院子里去了,会不会有危险?”

小警察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对于孙家的情况有些耳闻,也跟着一起唏嘘起来。可情感还没抒发完又改成了饱含警惕的询问,人也不由自主从后座站了起来,透过挡风玻璃指着洪涛的背影。

“孙家姑娘自打没了爹,见天都在小卖部里写作业,吃喝不愁风雨无阻。那个小卖部名义上是街道清洁工老高媳妇开的,实际上就是他的,让老高媳妇经营,除了房租之外不多拿一分钱。老高两口子运气好,现在每个月挣的一点不比咱俩少。你琢磨,如果没有他同意,老高媳妇敢随便让外人进院子,一下就是小两年吗?”

对于小警察的警惕性,于警官除了撇嘴还是撇嘴。现在的后辈真是一拨不如一拨了,玩游戏、聊网络全都一门灵,但到了人情世故方面,一个赛着一个的废物。

“他能有这么好心?会不会是为了隐藏什么,故意用钱财收买老高替他把门望风?”小警察有点先入为主了,尤其是洪涛故意弄假案欺骗派出所这段太败人品,即便现在干了好事儿也难以让人相信,总习惯往更坏的方面想。

“这家伙其实并不坏,他有点像早年的混子,行事风格自成一派……算了,光说你也没啥概念,走吧,带你去参观参观他家院子。”

于警官没长洪涛那样的嘴,让小警察一顿追问有些不耐烦,但光说有些事又解释不清,干脆找了个办法,打算让小警察用眼睛去发现。

洪涛不知道有人在背后嘀咕自己,即便知道了也无所谓。说呗,嘴长在别人身上,还能捂住不让说?自打进了52号院他也就顾不上想别的了,满眼全是孙家战役之后的狼藉,满耳朵都是孙家媳妇高亢的嗓门,脑仁都疼。

孙家到底因为什么闹得这么不可开交洪涛真没特意打听,成年累月的闹,已经把街坊邻居都闹疲沓了,再匪夷所思的理由发生在他们家也成了必然。

但就算不刻意打听,仅凭孙家媳妇的只言片语,洪涛也大致猜到了事情的始末。孙连胜好像是瞒着家里把存款投资了啥东西,结果对方把产品目录之类的东西寄到家里,正好被他媳妇看见,一个电话过去就全露馅了。

然后就是吵架呗,从家里的存款吵到孙家老二的抚恤金,再把当年两兄弟结婚时的细微差距提出来,吵架很快就发展成一家人的混战。谁都不是省油的灯,包括孙家老太太,据说她曾经以一敌二,舌战两个媳妇而不落下风。

俗话说的好,拳怕少壮,其实吵架也一样耗费精力。孙老太太都这把年纪了,血压啥的稍稍往上这么一窜,得,脑血管就顶不住了,瞬间栽倒人事不省。

如果换成别的事儿,洪涛还能在嘴上说几句便宜话,一听又是投资,得,还是闭嘴吧,平时关系不错的老周就因为这个和自己翻脸了,晚上来不来吃烧烤还不确定呢,现在说人家买亏了,不用想啊,保准是一家三口和自己干,还是溜吧。

但也不能白来,洪涛和现场处理的管片民警比较熟,打个招呼,进屋把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孙佳慧领走了。今天是周末,小丫头本应该吃完午饭才去小卖部温习功课写作业,没承想家里的战火提前爆发了,再想跑为时已晚。

“佳颖啊,你今天也休息?”光一个佳慧好像不足矣体现洪涛的出场效果,带着佳慧刚回到小卖部,可乐瓶子还没拧开呢,门口又进来一位。

和孙佳慧相比,后进来这个姑娘要大几岁,脸上画的和白骨精差不多,头发染得花花绿绿,但两个人的大致模样差不多。

“叔,让我用用您的电脑吧,今天团里组织下副本,那两个傻逼没完没了指不定吵到什么时候呢!”孙佳颖不愧是当姐姐的,一把拉开妹妹凑到洪涛跟前,翻楞着一双大白眼珠提出要求。

“嗨,这是怎么说话呢?大姑娘家家的张嘴就骂人,多难听啊。得得得,你也别和我墨迹,想玩就带着佳慧一起去。”

对于这个姑娘,洪涛比看见她妈还愁。和老娘们对骂真不觉得丢人,急了过去踹两脚也无所谓。但一个大姑娘,张嘴闭嘴就是下三路,还说得特别顺溜,就很难办了。

这孩子也能算自己看着长大的,人是真不坏,没啥花花肠子,就是生活习惯和说话习惯学脏了。也不能全怪孩子,谁生活在那种环境里,从小整天看父母吵架、听父母对骂,估计长大之后都得这个德性。孙佳慧算是个特例,或者叫怪胎。

“呦,于哥,您这是打算给小店做点贡献?欢迎啊,一大早还没开张呢,刘婶,把咱最高级的烟拿给于警官来两条!”

洪涛本来不愿意让孙佳颖去自己屋子里的,这丫头除了嘴脏之外生活习惯还不太讲究,明明铺着地毯呢,她愣是看不见,穿着大脏鞋就往里踩。要不就随手端着杯子就喝水,看见啥吃啥,特别不认生。

而且有她在场,孙佳慧还得去那个受欺负的,有点啥好吃好喝多一半都得被姐姐抢走。可婉转拒绝的话还没想好怎么说,小卖部门口又是一黑,两个穿制服的人影走了进来。

“刘婶,您还真心疼我们,这么贵的烟,我给钱吧真心疼,不给钱吧犯纪律。小高,看到什么叫坏人了吧,咱还没进门呢,坑就挖好了,掉不掉下去都得先丢点脸。”洪涛这套明着捧人暗中下绊子的招数被于警官识破了,半点没浪费,转头就教授给了小警察。

“看看看,见外了不是,从您刚来所里那天算,咱好歹也接触四五年了吧,我是啥人您还不清楚,坚决不能干缺德事儿。要不这样,我屋里有好烟,抽一根总不犯纪律吧!”

说实话,洪涛和于警官真不是特别熟,他不是管片民警。但越是不熟就越要装的特别熟,不管你有啥想法,最好全用话给堵在肚子里,能不提就别提。

“哎,这么说还差不多,我也来好几年了,真没抽过你一根好烟。得,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今天就打扰一次,顺便带着小高熟悉熟悉片里的情况。洪老板,不会不欢迎吧?”只可惜洪涛又失算了,于警官没有半点避嫌的意思,反而顺杆爬了上来,迈步就往小卖店后面走。

“刘婶,如果他们十五分钟还没出来,您就端着饭碗去我屋里说开饭了。记住啊,别等我张嘴,先问他们留不留下来吃饭!”

洪涛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按说这种听着就假的客套话一出,对方就该心知肚明主家不欢迎,该干嘛干嘛去,怎么可以不按照台词来呢。

但不管心里有多少迷惑也不能再张嘴赶人了,那样就不是暗示,成了撕脸。但人还得往外赶,咱们又不太熟,没事儿穿着官衣往我屋里凑什么啊。这次换了一招,让刘婶出面,你们敢抽我的烟,难道还敢吃我的饭!

“我说洪涛,葡萄呢?上礼拜小李来你家登记外来人口的时候还拿回去一袋子,味道不错,怎么我一来毛都见不到了?”等洪涛从小卖部跟出去,两位警察正站在外院的葡萄架下望天呢。

“嗨,想吃葡萄早说啊,前两天我刚给摘了,全酿酒了。要不您提一瓶回去尝尝,放到元旦应该就差不多了。”

到这时洪涛也不去猜他们到底要干嘛了,爱干嘛干嘛,自己院子里别的不敢保证,就是遵纪守法!唯一有违法嫌疑的就是西屋的戴夫和谢尔曼,问题是他们大多是白睡,根本不给钱,好像也和违法不沾边。

“哦,葡萄全酿酒了是吧,那成,小高,咱去摘几个石榴尝尝鲜。你可能不知道,洪老板家的石榴是正宗河阴铜皮石榴,水多糖分高还软籽。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上面那几个我看就不错。”

眼见外院的葡萄吃不到了,于警官也不气馁,低头从月亮门向里院看了看,立刻带头走了进去,如数家珍一般介绍着石榴树的品种,也不问洪涛意见,大步流星的从耳房角落里搬来一架人字梯,这才冲洪涛努了努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