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 房客2

小说: 市井之辈 作者: 第十个名字 更新时间:2020-06-28 11:11:03 字数:3157 阅读进度:7/103

人一旦被钱制住,往往能出卖的就只剩自尊、自信和人格了,区别只是有的人能控制住底线、有的人控制不住。

洪涛这么做真不是有啥计划,更不打算靠小伎俩变相逼迫纠妈妈就范,他这辈子根本没有成家的打算,那么多单身姑娘都不考虑,何必非去算计寡妇。

他只是不忍心看到小米粒再吃一遍自己曾经吃过的苦,捎带手的善事何乐而不为呢。外人看在眼里可能有想法,会把这些举动当做故意讨好,其实洪涛真没故意。他整天闲的就快去街面上抢清洁工的扫把扫地了,教小米粒围棋和英语听起来是个工作,实际上就是个游戏。换句话说他应该给纠妈妈钱,拿小米粒当玩具的费用。

洪涛洗完澡出来时纠妈妈早就走了,小米粒正躺在客厅沙发上看动画片,刚吃完早饭,手里又抱着个苹果啃,长一身肉太合理了。

这孩子哪儿都挺好,尤其是通情达理,比很多成年人都强,但就是太没规矩。也不能怪纠妈妈的家教不好,孩子身上的习惯不是教育问题,而是家长靠言传身教慢慢培养起来的。

小米粒整天就没啥机会享受言传身教,即便母亲在家也是闷头工作,哪儿来的规矩培养。另外还有一个问题就是父亲,孩子小时候至少有多一半的习惯都是来自父亲,光有母亲是不够的。

不过在洪涛面前小米粒还是有点规矩的,马上坐起身体不敢再把鞋放在沙发上,否则一个脑夯说来就来,无处可躲,哭哑了嗓子也没人来救。敢和妈妈告状,那下一次就是三个脑夯了,这一点经过几次尝试之后小米粒就深以为然了。要不说孩子需要管教呢,他们非常会察言观色和模仿,只要大人守住底线,孩子就不敢往下试探。

“你妈整天忙忙叨叨东奔西跑为你挣钱,你就不心疼?”扫了一眼沙发,没发现被鞋弄脏,洪涛弯曲好的手指不情不愿的松开。

“妈妈说要给我买个大房子,比洪叔的房子还大!”小米粒觉得这位房东大叔之所以能明目张胆的揍自己,根源就出在房子上。自己和妈妈住的都是他的房子,好像就不太硬气。如果有了更大的房子,说不定自己就能反过来弹他脑夯了呢。

“买房子?你妈这是要拼命了啊……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五秒钟回答,错了一个脑夯!”听到这个回答,洪涛抹擦脸油的手一顿,长长叹了一口气。

童言无忌,小米粒肯定不是瞎编,纠妈妈居然要在京城靠一己之力买房子,不能说是妄想,但也很疯狂。这话如果早说三四年还靠谱,可奥运一过,京城的房价就像窜天猴一般打着转的往上升,无论她工作的多努力,只要不在单位里混到工资用年薪算的职位,就会发现手里的钱越攒距离梦想越远。

当然了,如果能再找个老公另说,最好是本地老公,那样连买房都省了。但以纠妈妈对小米粒的疼爱程度看,她忍不忍心为了房子去给孩子找个后爹真很难讲。

“Apple……a、pp、l、o……”洪涛教小米粒英语不假,但没有课本也没有教程,全是随口就来,想起什么就是什么。小米粒用眼睛死死盯着手里的苹果,回答得很不肯定。

“哎呀……”一声惨叫,小米粒手里的苹果扔到了茶几上,双手捂着脑袋憋着嘴,胖脸一抽一抽的。

“读音没错,最后一个字母错了,自己去查应该是什么,然后提上网兜去小卖部找我。”洪涛根本没搭理缩在沙发上楚楚可怜的小米粒,这孩子的天赋有一部分和自己相似,特别能装,喜欢用表情和身体语言骗人,眼泪说来就来,含在眼眶里乱转就是不掉。刚开始真把自己骗了,但也只能骗一次。

“扒皮哥,你每天不用上班,还起这么早图个啥咧?”刚走到月亮门下,迎面撞上一只活鬼。没错,它的脸惨白,除了两只眼睛啥也没有。也不对,鬼应该怕太阳,可这只鬼大白天就敢出头露面,还会说人话。

“就图能多看你个瓜娃子几眼,看不到哥哥我一天都不安生咧!”对于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玩意洪涛还挺客气,闪身让出路,满脸堆笑,说着半生不熟的川普。

“你才是瓜娃子,人家是女娃子,应该叫美女呦……”半人不鬼的玩意迈过月亮门,手里还端着个脸盆,人家嘴里说的才算川普,字正腔圆,机关枪一样清脆利落。

“要不要脸啊,有逼着别人说自己是美女的吗?就因为你这样的玩意太多,大爷我才不愿意结婚,怕晚上睡一起,早上醒来都不认识旁边是谁!”美女这个称呼洪涛坚决不打算叫出口,还得极尽挖苦之能,把这个活鬼说的一钱不值。

“洪扒皮,老娘这脸是真的,你个瞎眼看清楚可好撒!”别说是只活鬼,就算聂小倩来了也得让洪涛这张嘴给说成癞蛤蟆,急眼是必须的。只见活鬼一手端着脸盘,一手凭空挥过。邪门了,鬼脸突然变成了人脸,还是张靓丽如花、明眸皓齿的年轻女人脸。

“……你昨天晚上吃韭菜了吧?拜托,好歹睡觉前刷刷牙!不成了,我得去厕所遮遮这股子味儿!”面对如花似玉的脸蛋,洪涛愣是没有丝毫迟疑,转身就往卫生间跑,一头钻了进去。

“我……洪扒皮……你、你、你不得好死!你给我出来,老娘要憋不住啦!”卫生间门都关上了,美女才幡然醒悟,把脸盆往回廊里一放,冲着卫生间的门上就是一顿拳打脚踢,边打边咒骂,用词、语气、气势都够得上嘶喊了,唯独音强很低,勉强能让里面的人听到。

“虎妞姐姐,洪叔拉屎时间可长了,够看一集喜羊羊的。你要是能给我两张戏票,我就告诉你怎么能用卫生间!”就在美女憋得直蹦高时,一个稚嫩的声音在身后响了起来。

“你妈才是虎妞……成,阿姨答应你!”美女夹着腿好像来不及教育孩子不该随便给别人起外号,爽快的答应了小米粒的交换条件。

“屋门没锁……”小米粒很有商人风范,口说无凭,伸出手和美女击掌为誓,这才向北屋指了指。

“洪扒皮,你就死在里面别出来,老娘把你家马桶堵上!”美女愣了一下,去单身男人屋里方便好像很不方便,但小腹里的液体不容她多想,顺着回廊一路小跑而去,还不忘说句狠话。

美女刚刚离开,公用卫生间的门就开了,洪涛像只黄鼠狼一般钻了出来,身形伏的很低,拉着小米粒顺着墙边悄无声息的钻出了月亮门跑向前院。

“洪扒皮,你不得好死……小米粒,我告你妈去……”他们的身形刚刚消失,北屋台阶上就传来了女高音咏叹调。

美女被骗惨了,洪涛家的房门根本就是锁着的,她不得已还得回头往公用卫生间跑。本来就快憋不住了,再这么一顿跑,恐怕侧漏是必须的。

这位美女也是洪涛的房客,住在前院倒座房最西边一间,叫王雅静,但严重名不副实,既不雅也不静,倒是挺漂亮的。

其实这不该算是优点,因为她是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的留校生,如果没点脸蛋怕是根本考不进去。但显然光有脸蛋还不太够,否则也不会毕业之后默默无闻的选择了留校,且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作品。

至于说中戏里有宿舍,她为啥还要出来租房一个人住,难道说洪涛院子里的倒座房比学校宿舍好很多吗?

回答是肯定的,中戏听着很给力,在演艺界算得上人才辈出,可惜校园困在市中心的胡同里,没有太大拓展空间,随着招生越来越多住宿条件不能说很差,但和同类院校相比确实有点差距。

按照王雅静的描述,大一的时候她住东公街宿舍区的八人间,没有空调只有两个吊扇,也没有独立卫生间,公共浴室隔天开放,一天男生一天女生。女浴室里总共八个喷头还坏了两个,百十号女生争抢六个喷头的景象让洪涛不由得浮想连篇。

可学校附近又缺少年头比较短的楼房,与其去租那些老旧楼房,花钱不少享受不多,真不如洪涛的小院里舒服。就算卫生间依旧公用,也只有六家人分享,轻松多了,更何况还有个二十多平米且灶具齐全的大厨房。

最主要的是出门就是前院,脑袋上面正好是葡萄架,摆上个屏风之后就和独立小院差不多,藤椅、圆桌来一圈,除了冬天之外,都等于多了个天然的大客厅,院门一关上还挺清净,基本不会有外人打搅。

另外房东也不禁止会客,只要不打搅邻居生活休息可以随便来。她的同学或者叫同事经常来此弄个很有文艺范的小沙龙,坐在葡萄架下聊一聊艺术人生,别有一番滋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