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 剁了他

小说: 男人三十不回头 作者: 皓月当空17k 更新时间:2021-04-05 字数:2381 阅读进度:261/306

陈风当然不会傻到真的自己拔毛,他只希望那个什么华熊能够早点到来,因为此时房门已经开了裂,门里门外甚至都可以对视。

“草泥马的,快给老子滚出来。”

田旭东一斧头砸下来,恶狠狠地瞪着陈风。

“你大爷的,有种你进来,那么多废话干嘛……”

“你个王八羔子,你给老子等着,一会我一定扒了你的皮……”

“砰”,又是一斧,南宫敏直接吓得哇哇大叫。

“陈风,他们真的要杀人了,怎么办?到底怎么办?”

陈风也乱了,四下找寻看看有没有什么称手家伙,省得救兵没到,自己却让人砍了,到时候毫无招架之力。

“住手!”

突然,外面传来一声爆喝,紧接着砸门声就停了。

“猫哥,你可来了,我是小东啊,之前一起喝过酒的。”

田旭东赶忙上前陪笑:“今晚出了点意外,一个男的拐了我女朋友,现在狗男女躲房间里呢……”

唤做猫哥的男子瞥了眼田旭东,又回头看着被砸得乱糟糟的房门,回身一个巴掌就赏了过去,打得田旭东一个踉跄撞到了墙边,周围一众人等见状,不明所以,面面相觑。

“猫哥,你…你这是?”

田旭东捂着脸,满是疑惑。

“尼玛的,谁让你们劈门的?当这里是你家啊?”

猫哥大怒,抬腿又是一脚,田旭东躲闪不及,硬生生扛了两下。

“猫…猫哥,你忘了我啊?我是小东啊,田旭东,之前跟强少还有李少一群人喝过几次酒的,有一次我们还一起去大富豪呢……”

“滚你妈丫的,谁特么认识你,少在这里认亲认戚,你得罪了惹不起的人了,知道不?”

猫哥大喝一声,抬腿又是一脚。

“惹不起的人?”

田旭东一脸糊涂,他实在想不通,自己在江城的实力,还有南宫家的背景,还有人惹不起?即便是三大家族也不敢这么玩法。

“陈先生,没事了,您可以出来了。”

愣神之际,猫哥突然敲响了房门,那态度温柔至极。

众人傻眼了,尤其是田旭东,更是懵逼。

“猫哥,你…你没搞错吧?里面就一小瘪三,不是什么大人物啊……”

“去你的,你特么才是小瘪三,别以为你老子有几个钱就了不起,我大哥交代的事,难道还有错?”

猫哥碎了一句,又轻轻敲响了房门。

屋外的一切,陈风听得清晰,他一下子明白这个猫哥准是受了华熊吩咐过来的,他微微一笑,抬手准备打开房门。

“陈风,你干什么?”

南宫敏急忙制止了陈风:“那个猫哥是这里看场的,跟田旭东平日里混得熟,他们肯定演戏诈我们呢,要是开门出去就完了……”

不可否认,南宫敏的话令陈风犹豫了,这种小伎俩自己平时可没少用,要是真栽了怎么办。

“陈先生,您放心开门,熊哥交代了,今晚谁敢动您一根汗毛,他就废了谁。”

门外再次响起猫哥的声音:“熊哥今天恰好去了邻市,这会正赶过来呢。”

此话一出,陈风再无顾虑,他扯开了南宫敏的手,再次准备打开房门。

“陈风!”

南宫敏吓得煞白,弱弱喊了一声。

“没事,不会出事的,相信我。”

这一次,陈风没有犹豫,直接打开房门,随着咯吱一声,门外众人显现于前,阵势还不小,除了刚刚追击自己的七八个人外,猫哥也带了七八个人,整一伙将过道堵得死死的。

陈风很难想象如果这些人都是敌人,那今晚不死也得半残。

“陈老板,没事,我在这呢,保证没人敢动您。”

猫哥点头哈腰,客气十足。

陈风微微一笑,冷笑着看着田旭东,四目相对,田旭东低下了头。

“你个混蛋,还不快滚过来。”

察觉到陈风的眼光,猫哥立马过去将田旭东像提小鸡似的抓了过来。

“田少,怎么样?我现在人出来了,您不是要砍我九段的吗?我真的好怕,求求你了,放过我吧,好吗?”

此时的陈风明明占据优势,他的话却怂到了底,在田旭东一众人等耳里,异常刺耳。

“尼玛的,就你们几个怂逼,也敢说砍人,鸡有没有杀过啊?没有就别逞强?”

猫哥听出了陈风的言外之意,对着属下大喊一声:“把这些王八蛋的手指给我剁了……”

“啊,不要啊,猫哥,放过我们吧……”

“是啊,猫哥,不关我们的事啊,是他,是他田旭东惹的祸,跟我们无关啊……”

“对对对,我们就是来看热闹的,现在立刻马上就滚……”

……

树倒猢狲散,前后几分钟还称兄道弟的一群人,一下子全部倒戈,田旭东脸色惨白,狼狈至极。

“滚!”

猫哥大喝一声,众人四处逃窜。

“怎么样?你的兄弟都反目了,那只能拿你开刀了,不然没法消陈老板的气……”

众人散去,猫哥看着陈风依旧阴沉着脸,回身抓起田旭东的衣领,掏出了随身携带的小刀。

“猫…猫哥,不,不要啊……”

田旭东吓得惨白,冷汗涔涔:“我爸是诺亚的老总,我哥是南宫奕,不看僧面看佛面,求你了,放过我吧……”

果不其然,听到南宫家的名号,猫哥犹豫了,他回身看了眼陈风,似乎在询问对方意见。

陈风没有说话,怡然自得地掏出烟点燃,默不吭声。

“抱歉,我老大说了,今天除了陈老板,别说南宫家,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保不住你……”

猫哥眼神一变,手中的刀高高举起,突然快速落下。

“啊!”

田旭东大喊了一声,紧接着一股臊臭袭来,尿了……

可当他清醒的时候,发现身上没有任何疼痛,连忙张了张手指,十指仍在,顿时松了口气,整个人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瘫软在地。

“陈老板,您?”

猫哥握着刀的手被陈风紧紧抓着,其实他刚才确实做好剁田旭东手指的打算,没法子,华熊下了死命令,他不动手,估计自己的手就得废了,这就是地下世界的规矩。

“算了,剁了他,脏了手!”

陈风淡淡一说,脸上极其不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