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试试自己拔毛?

小说: 男人三十不回头 作者: 皓月当空17k 更新时间:2021-04-04 字数:2603 阅读进度:260/306

南宫敏看着田旭东消失,赶忙起身拉住了陈风:“快,快跑,那个人是诺亚中国区老总的儿子,二世祖,在这一带混得挺好,别让人给围了。”

“诺亚?”

陈风被南宫敏拉扯中,心中想起南宫家和诺亚手机的合作,一下子明白为什么南宫敏那么害怕对方,敢情又是她两个混蛋哥哥硬逼着她去陪伴。

“兄弟们,就是他,给我狠狠揍他。”

两人还没跑远,身后就传来了喊打喊杀的嘈杂声。

“陈风,你快走,我去挡着他……”

南宫敏见状,急忙推开了陈风,自己回身张开双臂就要挡住来人。

“傻吧你,想被打死啊?”

陈风不管不顾,直接抄起身边随手可及的物件一顿狂砸,紧接着带着南宫敏四处躲避,眼见着无处藏身,又拉着南宫敏上了二楼,一番找寻和尝试,终于在角落发现一间房间的大门可以打开,陈风毫不犹豫就进去了,顺手把门给锁上了。

“开门,混蛋,你给老子开门。”

刹那间,门外响起了震耳欲聋的打杂声,敲得门板哐哐作响。

南宫敏吓得脸色煞白,捂着耳朵半蹲在地上。

陈风没有理会她,四下寻找有没有去处逃生,可逛了一圈,发现窗户都被焊死了,哪怕有工具都无法打开。

“别怕,这里这么大,估计有人罩的,一会就会有人来制止了。”

陈风安慰了南宫敏一声。

“没用的,田旭东跟这里看场的很熟,没一会就会有人拿着钥匙过来。”

果然,南宫敏刚说完,就听见门外喊着叫什么猫哥来开门之类的。

但不可否认,这家酒吧的房门还挺结实,十几个人打砸了好一阵,门愣是纹丝不动。

陈风顺手把房间内的大床推了过来,死死顶住房门,看着还算结实,拿起手机将电话拨了出去。

南宫敏光顾着外面打砸的人,一时间慌了神,陈风打给谁,说什么,一概不知。

打完电话,陈风拍了拍手掌点起了烟,找了个椅子坐下。

“你…你不怕吗?”

许久,看着陈风一脸怡然,南宫敏弱弱问了一句。

“怕啊,不怕我能躲这,早冲出去了……”

“那…那你本不该来的……”

“来都来了,怕有啥用,起来吧,别蹲地上了……”

陈风拍了拍旁边的椅子看着南宫敏。

“里面的人听着,赶紧开门滚出来,再不出来,我们就要放火了。”

南宫敏还没起身,外面的警告就传了进来。

“吆喝,看来对方一时半会找不到钥匙,又能喘口气了……”

陈风的话令南宫敏一阵无语,她白了对方一眼缓缓起身坐到陈风身边:“真不知道你是无知还是无脑,都火烧眉毛了,还这么轻松,要是对方真放火怎么办?”

“切,如果他们真敢放火就不会告诉你了,既然说了,肯定是假的。”

陈风微微一笑,将烟盒递给了对方,可南宫敏摆手拒绝:“戒了。”

陈风咧嘴斜着脑袋看着南宫敏,乐了,伸手从兜里掏出了那瓶药剂:“诺,那这个给你吧。”

“药?”

南宫敏惊讶地看着陈风:“这是解药?”

陈风抽着烟,点了点头。

“哪来的?”

“你不需要管我哪里来的,反正这次的药绝对真的,对你有用。”

陈风吐着烟雾:“我女儿已经醒了,这点你可以放心。”

“你…你今晚急着见我?就为了给我送药?”

南宫敏有些哽咽,眼眶渐渐红润了起来。

“傻瓜,哭什么,我答应过不会放弃你的,做男人,一口唾沫一个钉。”

陈风微笑着揉了揉南宫敏的脑袋,岂料对方直接扑到了陈风怀里,哭得梨花带雨。

门外的打砸声依旧,屋内的小丫头哭得凄惨,温香玉体倚偎在身,特有的香气传人鼻腔,陈风有些慌乱,悬着的双手都不知道往哪安放。

“喂,丫头,别哭了,再哭成花脸猫了……”

陈风喊了一句。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啊?”

陈风傻了,一时间还真找不到理由回答,难道为了履行之前的承诺不算理由?

“你是不是喜欢我?”

南宫敏似乎被感动到发晕,此时的她又恢复了以前的妩媚,早将门外的危险抛之脑后。

“丫头,别胡说八道,我说过我们是朋友,朋友间相互帮忙不算什么的。”

陈风赶紧将对方推开:“再说现在也不是打情骂俏的时候,真不知道你这脑袋想什么。”

“反正我不管,你对我这么好,就是喜欢我……”

南宫敏不管不顾,再次扑过来挽起了陈风的手。

“里面的狗男女,赶紧给老子开门,不然别怪我把门给拆了……”

慌乱间,门外再次响起了田旭东的话。

陈风以为对方依旧是发发狠话吓唬人,岂料分神之际,砰的一声,门裂开一道小缝,接着就看到尖尖的斧头刃。

“啊!”

南宫敏吓了一跳,赶忙缩在陈风背后:“怎么办?他们真的拆门了,要是被抓到,会被砍成九段的……”

陈风一阵无语,原想骂几句电影看多了,可眼下情势紧急,必须要先脱险再说。

“艹,什么玩意,不是说随传随到的,这么久,命都没了……”

陈风看着手机,碎了一口,差点就再次去电痛骂一顿,岂料蔡金明的电话就打了进来,一时情急,陈风毫不犹豫就按下接听键。

“喂,陈风,你在哪?”

“蔡局,你们人呢?李秘书不是说十分钟到,这都过了多久了?老子就快让人砍成九段了……”

话说完,陈风还故意将话筒移向门边,让那砰砰作响的劈门声显得更加刺耳。

“我查过了,今晚跟你发生冲突的人叫田旭东,是诺亚科技华夏区太子爷,平日里浑得很,但他最近跟南宫家走得很近,老大的意思是我们暂时不能现身,否则害了你……”

“屁话,他是担心计划被破坏吧,冠冕堂皇说那么多干嘛……”

“谁让你小子一天到晚尽惹事,整出幺蛾子又得我给你擦……”

“少废话了,那现在怎么办?对方劈门了……”

不可否认,陈风慌了,他没想过执法机关也会放鸽子。

“不用担心,我们不能出面而已,但我已经交代华熊去处理了,他会搞定的。”

“华熊,谁啊?”

“东区最大的混子,有他在,即便南宫俊在场也不敢放肆。”

“这样?怎么你不是兵吗?怎么跟这种人混一起?”

“管那么多做什么?”

蔡金明碎了一句:“还不是为了你小子,我告诉华熊,今晚你少一根汗毛,老子扫了他全部的场。”

听完对方的话,陈风心头一喜,暗道:“那我能不能给自己拔拔毛,试试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