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尘埃落定

小说: 男人三十不回头 作者: 皓月当空17k 更新时间:2020-12-27 字数:2448 阅读进度:183/306

面对着不速之客的突然出现,除了陈风几人,其余人员都一头雾水,就连张作泉也是一脸懵逼。

“同志,你是哪部分的?”

张作泉皱着眉头问道。

“您好,张队,我叫孟新跃,是云海江城第一大队副队长。”

孟新跃说完,就把自己的证件和一份批准文件递给了对方:“这是我的证件,还有此次行动的批准文件,因为事发突发,未能及时跟同僚打招呼,冒昧之处,还望见谅。”

张作泉接过证件和文件瞄了一眼,又递还给孟新跃,双方相互敬礼后客气说道:“没关系,都是为人民服务,无所谓什么招不招呼,只是我不太明白为什么你们大老远从江城跑这边办案?”

“说来话长。”

孟新跃没有保留,简单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一告诉了张作泉。

“孟队的意思是,这件事的始作者就是赵兴超?”

张作泉吃惊地指着赵兴超说道:“你们也已经在他家搜到了不少证据?”

孟新跃微微点头。

“什么在我家搜到证据?你们什么意思?不要含血喷人。”

赵兴超虽然糊涂,但对方指名道姓地指着自己,他还是极其不爽的。

“什么意思你自己不知道啊?”

孟新跃没有丝毫客气,直接上前怒道:“赵兴超,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私下生产制造违禁品,还伙同甘俊良一干人等走私、贩卖违禁品,现在证据确凿,你们等着受刑吧。”

此话一出,不仅赵兴超懵了,就连甘俊良和曹官华等人也懵了。

众人面面相觑,甘俊良忍不住上前问道:“警官,实在抱歉,但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什么我们伙同赵总走私贩卖违禁品?”

“不明白,一会就明白了。”

孟新跃突然大喝一声:“把这群违法乱纪的家伙,都给我控制起来。”

话音刚落,伴随着啪啪啪的跑步声,一众警员瞬间就把赵兴超等人包了饺子。

“你们干什么?我们是守法公民,你们没权这么做……”

眼见着自己被抓,赵兴超直接大吵大闹了起来。

“闭嘴。”

孟新跃对着赵兴超大喝一声怒道:“事到如今还想狡辩,你看看你自己兜里藏着什么?”

“兜里?”

赵兴超愣了一下,但对方态度坚决,他突然感到一丝不对,他没有迟疑,直接伸手进了口袋,一无所有,紧接着他又伸进裤袋,还是一无所有。

这样的结果,让他紧绷的脸色稍微缓和了许多,为了证明清白,他直接将口袋和裤袋全翻开了展示于众,哈哈笑道:“兜里有啥?除了空气,啥也没有,哈哈哈……”

对方如此嚣张,孟新跃依然不慌不忙地对旁边的警员使了使眼色,对方立马按住了超兴超,紧接着伸手摸进了对方的西服的里袋,突然神奇的一幕发生了,众人只看到警员手里抓着一包小小的白色粉末,体积不大,但在阳光下却是格外耀眼。

“这是什么?你们不要栽赃嫁祸,这不是我的。”

赵兴超冷汗涔涔,汗珠沿着鬓角缓缓滴落,可他还没顾上擦汗,警员就直接掏出了手铐。

“那不是我的,那是你们栽赃嫁祸的……”

看着警员步步逼近,赵兴超扯开嗓子就哭闹着。

“哼,我们栽赃嫁祸?”

孟新跃冷哼一声答道:“东西是从你身上搜出来的,你家里也有一大包,我们还搜到很多制造工具,上面都沾满了同等成分的粉末,这个你又如何解释?”

“这……”

赵兴超噎住了,哑口无言。

突然,他抬头看着陈风似笑非笑地盯着自己,赵兴超暴跳如雷,大吼道:“是他,一切都是他,是陈风诬陷我的,那些东西不是我的……”

“吆,赵总,这话你可不能瞎编,从始至终我都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更不知道什么东西。”

陈风笑嘻嘻地看着赵兴超讽刺道:“谁知道你会不会鸡鸣狗盗干多了,都忘记还有这茬吧,对吧,耗子,哈哈……”

“嗯,那是,这什么人干什么事,一脸就能看出来了。”

耗子撅着嘴附和着。

“你…你是……”

赵兴超看着耗子,突然想到什么似的突然问道:“我们是不是哪里见过?”

“哦,有吗?”

耗子故意装傻问道:“应该没有吧,有的话估计也就是半道上撞了一下,你向我道歉。”

“撞到?”

赵兴超默念了一句,突然瞪大了眼睛怒道:“是你?是那个小滑头混混,原来你是陈风的人?去你妈的……”

赵兴超气呼呼地就欲扑过来,可他被牢牢按着,完全失去了自由。

“赵总还是认错人了,我和我哥就是来南风广场开业盛典玩玩的游客,怎么可能认识你呢?”

耗子笑眯眯说道:“哎,谁知道这开业盛典,最后就被你这个老鼠屎给搅浑了,真可惜啊,对吧?廖总?”

廖佳鹏此时再傻也知道大概什么问题了,可这么大场面,他也无法作为,只能黑着脸无奈地看着。

“带走!”

孟新跃对着下属摆了摆手说了一声,随即一众人将赵兴超等人给牢牢围住,上了手铐直接押走。

“陈风,你个挨千刀的,我赵兴超究竟哪里得罪你了,你要对我下死手……”

“陈风,你不是人,你不得好死,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

一路上,赵兴超等五六个人被人押着脖子,按着头一直推着走,一路上骂骂咧咧的,怨气冲天。

陈风微笑着看着对方,这就是成王败寇,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提前部署,不是南宫敏提前告密,再加上一点点运气,恐怕此时被押走的就是自己。

“哥,想什么呢?”

耗子看着陈风闷声不响,走过来递了根烟给陈风。

陈风笑而不语,只是伸手揉了揉耗子的脑袋。

“陈先生,现在案子有了突破,但因为还需要审理,很多细节需要您的协助。”

孟新跃和张作泉处理完赵兴超,又走过来对着陈风客气说道。

陈风微微点头,回身看了眼南方广场的满地狼藉。

与先前的盛况不同,此时留下一地的是乱糟糟的宣传单,兑奖券,纸巾和垃圾,横批横幅啥的,也变得杂乱无章,南方广场的工作人员也变得垂头丧气。

商场如战场,虽然没有硝烟,但不代表它不残酷。

陈风暗中感叹了一番,然后头也不回地随着孟新跃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