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趁火打劫

小说: 男人三十不回头 作者: 皓月当空17k 更新时间:2020-12-08 字数:2343 阅读进度:129/306

有人欢喜有人忧。

陈风猛然回头看着同在主席台的席永贵,只见对方涨红了脸,咬着牙,两个拳头握得紧紧的,面带愁容,小眼睛咕噜咕噜转悠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风哥,没给你丢脸吧?赢了…”

耗子一看战果,笑容满面地跑到陈风面前邀功,脸上止不住洋溢着得意。

“嗯,不错,你们都很不错。”

陈风笑着搂住了瘦弱的耗子,还别说,真是应了那句“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陈风从一开始对耗子从质疑到相信,从信任到认可,一路走来,宛如过山车一般刺激。

“走,收账去!”

陈风微微一笑,拉着几人就朝着席永贵缓缓走去,而段曦面对席永贵,不同以往的自卑和失落,第一次呈现出自信的笑容,而在与小茜的对视更是未有的从容。

“怎么样?席少爷,精彩吗?”

陈风搓着手掌笑呵呵看着席永贵说道。

“哼,那是你们运气好,下次就没那么好运了。”

席永贵明显不服,瞪大了双眼冷哼一声。

“呵,下次的事留着下次再说,这次的账单,还麻烦席少爷买单先,我们外地人,兴现账现结,不兴拖欠。”

耗子贱兮兮地朝对方伸出了手掌。

“你……”

席永贵被对方怼得说不出话,紧握的拳头又紧了紧,愤愤地瞪着陈风众人。

“怎么样?席少爷家大业大,1000万而已,该不会想要赖账吧?”

看着对方不为所动,陈风又激了对方一下。

“哼,区区1000万,我席永贵还不放在眼里,只是……”

席永贵叼着烟嚣张笑着,紧接着话风一转,脸色一变大喝道:“只是几个外地人想从我这里轻轻松松拿走钱,你是不是想多了?”

“呸,混蛋,你的脸皮可真厚,比厕所泥垢墙都厚,这里这么多人,你就不怕别人取笑?”

耗子呸了一声,指着对方鼻子就骂道。

听到耗子的话,周边围观的男男女女止不住一阵哄笑。

“笑什么,都给老子闭嘴!”

席永贵恼羞成怒,对着人群大喝一声:“谁敢笑,老子让他在许诚消失。”

很显然,对方在许诚还是有一定实力的,这一声让现场众人直接憋住了笑。

“乡巴佬,还真把自己当成猛龙过江?”

席永贵突然举起一瓶啤酒,用力朝地上一甩大声怒道:“长毛,清场,今天一个也别放跑了。”

随着砰的一声瓶裂,霎那间从人群外围冲进来几十个手持武器的混子,现场吃瓜群众一见这阵势,瞬间四处逃窜,不到一会,原本熙熙攘攘的空地上所剩人数寥寥无几,陈风几人更是被人团团围住,双方剑拔弩张,大战一促即发。

“怎么样?有遗言不?”

席永贵眼见着占据绝对优势,再次叼着烟看着陈风冷笑问道。

“哼,卑鄙小人,你也就会搞搞阴招,其他的一概不会,丢人。”

陈风斜着眼角轻蔑说道。

“哈哈,没事,骂吧,我最喜欢看敌人垂死挣扎的模样,特好玩。”

席永贵哈哈大笑。

“席永贵,有什么冲我来,放了我哥。”

段曦再次上前一步挡在众人最前面。

看到段曦上前,席永贵下意识退后一步,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缠着纱布的脖子,瞪着眼睛骂道:“你个混蛋,还敢逞能,一会有你哭的。”

“少废话了,你想怎么样?我就不信你敢杀了我们?”

陈风拉开了段曦,冷着脸看着席永贵。

“哈哈,杀人估计不敢,可让你少个胳膊断个腿啥的,还是有胆量的。“

席永贵面目狰狞,咧着嘴笑道:“如果不想受皮肉之苦,就把钱留下,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哼,我就不信你敢动我?想趁火打劫,想的美!”

耗子一马当先,挺直了腰板站了出来。

“妈的,给我上,先把这个尖嘴猴腮的嘴给我撕了。”

席永贵暴吼着,指着耗子大声吆喝。

一声令下,围堵着陈风诸人的几十个混子拎着刀子和水管一窝蜂就往上冲。

说不紧张是假的,陈风众人紧紧缩成一团,警惕着来人,时刻做好拼斗准备。

“疯子,人呢?再不现身,老子就被人碾成肉饼了?”

柯宏泽看着眼前一幕,心惊胆战,脚都开始发软。

“住手!”

陈风还没来得及回答,此时围攻人群的外围响起了一声洪亮的声音,从听觉效果来判别,对方似乎还是用大喇叭吼出来的。

“是谁不要命了?敢来管我的闲事?”

席永贵大吼一声,推开人群傲慢地向着发声的位置走去。

“您…您怎么来了?”

席永贵看到来人,吓得浑身打了个哆嗦,不自觉地退了几步。

“怎么?席贤侄,难道你孙叔叔来凑个热闹,你就这么‘欢迎’我?”

来人正是锦洋电子的老板孙腾飞,陈风思前想后,觉得既然席永贵父亲同为许诚商圈,抱着尝试是否有人脉帮忙的想法去找了对方,没想到孙腾飞不仅愿意帮忙,还直言席永贵就是锦洋旗下一个供应商,所生产的配件专供锦洋,所有的技术也是锦洋授权的,孙腾飞直掐对方的命脉。

原本孙腾飞想直接出面解决,可陈风拒绝了对方,席永贵过于嚣张,故而陈风希望先用实力震慑对方,再用绝对威望逼其妥协,只有这样,才能彻底解决段曦的困境。

虽然席永贵不在家里公司担任要职,可对于许诚富商孙腾飞还是很熟悉,故而刚刚一看到对方的笑脸,席永贵直接吓掉半条魂魄,直到孙腾飞开口,席永贵几近瘫软在地。

此时的他早已没了先前嚣张的气焰,低着头,留也不是,走也不是,进退两难。

“陈先生,您好,抱歉来得有点晚。”

孙腾飞看着席永贵不敢再造次,转身看着陈风微笑着说道。

“哈哈,孙总客气了。”

陈风笑着上前握住了孙腾飞的手谢道:“事实上时间掐的刚刚好,不早也不晚。”

“哈哈,那就好,那就好。”

孙腾飞哈哈大笑,两手紧握着陈风的手,客气地拍了几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