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矛盾激化

小说: 男人三十不回头 作者: 皓月当空17k 更新时间:2020-11-27 字数:2319 阅读进度:99/306

半个多小时后,白盛南在几位保镖的簇拥下走进了餐吧。

“嗨,白董,您好。”

陈风斜靠在吧台边,怡然自得抽着烟,咧着嘴笑嘻嘻跟白盛南打了个招呼。

白盛南瞥了对方一眼,或许早已习惯了对方痞里痞气的模样,他懒得搭理,直接朝着白灵儿缓缓走了过去。

白灵儿面无表情地看着对方,直到对方走近抬起手刚想说话,她二话不说直接起身越过白盛南的身体往外走去。

白盛南颇为尴尬,抬起的手扔悬在半空,脸色有些难看。

陈风看着他无奈地耸了耸肩,一副爱莫能助的表情。

白灵儿自顾自朝着门外走去,白盛南也只能跟了上去,可她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停住了脚步,顿了一会缓缓转身,满怀深意地看了陈风一会然后说道:“陈风,我今晚很开心,谢谢你。”

话音刚落,她不再犹豫,直接推门而出。

听到了白灵儿的话,白盛南不可思议地看着陈风,事实上他对陈风今晚所做的事情很好奇,可当看到陈风那张混不羁的笑脸,他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了沉默,紧跟着白灵儿离开了餐吧。

对方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此时此刻,餐吧再次恢复了宁静,空荡荡一片,毫无生机。

陈风对前厅经理招了招手,买了单,顺便让对方帮忙找了辆车,也离开了餐吧。

折腾了一晚上,陈风到家的时候,家人早已入睡。

他蹑手蹑脚地进入房间,房间里开着淡黄色的台灯,微弱的灯光下宛如一副温馨静谧的油画。

沈慕雪侧身躺着,枕着一边手臂,另一手垂落在床边的婴儿床上,精致的五官在灯光下显得格外出众,美人鹅蛋脸圆润而光滑,鼻孔间呼出轻微湿热的鼻息,睡得如此安宁。

小婴儿嘴里吐着泡泡,双手紧握成拳头缩在胸前,经过近一个月的时间,小婴儿头发更长更密了,脸蛋也圆了,肉嘟嘟的小手和小脚丫就像一节一节的莲藕般,可爱得很。

陈风蹲身靠在婴儿床边看了好一会,时不时还伸手去拉小婴儿幼嫩的小手,眼睛里泛着无限柔情。

“风…你…你回来了?”

不知是自己动作太大还是心有灵犀,正当陈风看得愣神之际,沈慕雪揉着朦胧的双眼,打着哈欠从睡梦中醒来。

“别动,躺着就好。”

陈风看着对方意欲起身,连忙按住了对方。

“你…你喝酒了?”

陈风一靠近,沈慕雪微微一吸就闻到了对方身上的酒味,皱着眉头问了一句。

“没事,陪客户喝了一点点,不碍事的。”

陈风蹲在床边,轻轻抚摸着对方柔顺的秀发,心里庆幸好在酒味盖过了香水味。

“那…那我去泡杯茶给你醒酒。”

沈慕雪再次挣扎着想要起来,可陈风依旧阻止了对方说道:“放心,我真没事,别丁零当啷的,一会把妈也吵醒了。”

听到这个理由,善良的沈慕雪终于放弃了起来的想法。

因为沈慕雪已清醒,所以陈风就陪着对方聊了会天,唠唠外面的所见所闻,听听家中的家长里短……

……

“灵儿…”

白灵儿随着白盛南回家,一踏入白家大宅,一直闷闷坐在餐桌旁等了一晚上的白金丞夫妇赶忙起身,不安地喊了白灵儿一声。

白灵儿瞄了一眼餐桌上的美味佳肴,一口没动,中间还摆放着一个三层蛋糕。

白灵儿有些愧疚,一看到父母花白的头发,满是褶子的脸,眼泪绕着眼眶打转,她低着头缓缓走到母亲面前,摸了摸母亲的脸,紧紧抱住了母亲哭泣道:“妈,对不起,灵儿不孝……”

听到女儿的哭声,周莉萍也跟着眼泪啪啪地往下掉,一边哭着一边抚摸着女儿柔顺的秀发安慰道:“没事,没事,时间还没过,赶紧过来吹蜡烛,吃个红鸡蛋,女儿就又大一岁了。”

白金丞看着此情此景,无奈地摇了摇头,示意佣人把菜重新热一下,再把蛋糕点燃。

这一次,白灵儿没有拒绝,眼里噙着泪花,强颜欢笑地跟着父母来到餐桌前。

“灵儿,快,趁着还有时间,赶紧许个愿。”

周莉萍看着时间即将跨过24点,赶忙催了女儿一声。

白金丞看着对方鼓励般地点了点头,只是白盛南一直端站一旁闷声不响。

白灵儿看着父母一会,犹豫了一下双手合十,闭上了眼睛许了个愿。

“好咯,好咯,雨过天晴了。”

周莉萍擦了擦眼角的泪珠,欣慰地拉起了女儿的手。

白灵儿也颇为感动,一手搂住母亲,一手搂住父亲,彷佛一瞬间又回到了七八岁的小模样。

“灵儿,你今晚跟陈风去哪了?”

一家人好不容易凑一起吃顿“宵夜”,白盛南纠结了好久,再次问出了心中的疑问:“你们…你们做了什么?”

原本虽然安静却还算温馨的气氛,再次因为白盛南的一句话,气氛变得有些凝固,白金丞瞪了白盛南一眼说道:“南儿,今天日子重要,有什么事,以后再说。”

白盛南看着父亲带着威严的凌厉眼神,犹豫了一下,默默地点了点头。

“不用,明人不做暗事,有什么就大大方方问吧。”

可出乎意料的,白灵儿的犟脾气再次上头,睁大着眼睛直盯着白盛南:“你究竟想说什么?”

“灵儿……”

白金丞眼见着气氛再次紧张起来,对着女儿喊了一声。

“爸,没事,反正已经过了24点,没什么好顾忌的,他怀疑什么就问吧,我坦坦荡荡。”

白灵儿仰着头,鼓起腮帮子斜视着白盛南。

白盛南有些尴尬,原本一句关切的话,却未曾想到对方如此大反应,他压着火气,低着头喝着汤闷声不坑。

“说啊,你想问什么?”

白灵儿提高音调问道:“你不就是想知道我跟陈风有没有私情吗?至于这样吗?你把我白灵儿看成什么?”

白盛南抬头看着白灵儿盯了一会,叹了口继续喝汤不说话。

白灵儿急了,直接起身冲过对着白盛南的碗筷一扫,砰的一声碗筷洒落一地,汤汁也洒了白盛南一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