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意外之喜

小说: 男人三十不回头 作者: 皓月当空17k 更新时间:2020-11-26 字数:2281 阅读进度:96/306

是日下午,陈风正在办公室跟技术人员商议平台细则,突然办公室大门被人直接推开。

没有汇报,没有敲门,陈风满脸不悦,正当他想破口大骂之际,从门口迈进了两个人,正是律师康伟和覃培康。

“陈总这是什么表情?是意外之喜?还是不想看到我呢?”

覃培康面对着陈风意外的表情,微笑着调侃道。

“覃工,你…你什么时候出来的?”

陈风诧异问道。

“回陈总,覃工也是下午刚被放出来的,距离现在不足一小时。”

康伟笑着解释道:“对方可是一刻不歇,刚出来连家都不回就直奔你这啊。”

“哦,那我可真够幸运啊,哈哈。”

陈风赶忙起身握住了覃培康的手说道:“覃工,恭喜重获自由。”

“应该是我感谢陈总才对。”

覃培康感概道:“我一出来就给老婆打过电话,得知我女儿恢复得很好,一切都是陈总的大恩大德,我老覃无以为报,只能为陈总做牛做马了。”

“覃工言重了,我们就是彼此合作,共同进退,千万别说什么做牛做马。”

陈风笑着拍着他的肩膀说道,紧接着他给公司在座的同事介绍了覃培康,同时也把同仁介绍给了对方。

众人很识趣,知道老板有事谈,彼此跟着覃培康汉寒暄了几句,然后就自动退出了办公室。

“说说吧,康律师之前不是说南宫家死缠烂打吗?”

陈风看着两人问道:“怎么这次这么顺利?”

“哈哈,难道陈总不希望我顺利点?”

覃培康由于心情大好,也看着陈风开起了玩笑。

陈风被对方逗乐,苦着脸摆手摇了摇头。

“事实上这事依旧要感谢陈总,是当初您给我的提醒救了我。”

覃培康收起笑脸,看着对方认真说道。

“哦?怎么说?”

陈风不解问道。

“记得在天台,临走前您提醒我如果手头上有南宫家的把柄,要保存好。”

覃培康缓缓回忆道:“当时不当回事,事实上也还没时间处理,以至于真正出事后有段时间非常迷茫,直到前几天我老婆给我提醒,我才记起手上有对方把柄,然后让康律师与之谈判,才换来和解。”

“哦,什么把柄?”

陈风好奇地问道。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一些项目津贴的数据作假资料。”

覃培康摆手道:“电子制造公司,每年都会有一些项目津贴,可拿了津贴有对应考核要求,一旦不达标,这些公司机会做手脚,而通常就需要我们科研人员配合。”

听完对方的解释,陈风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康伟作为律师,顺道送了覃培康过来,所以呆了没多久就离开了风雪网络。

而陈风和柯宏泽又跟覃培康简单聊了会手机制造项目的几个事项,然后陈风就安排了柯宏泽将其送回家中与家人团聚,再择日上班。

几人站在公司楼下,趁着等车之际,陈风又陪着覃培康简单闲聊。

可没聊几句,突然一声急刹车响起,一辆酒红色的玛莎拉蒂稳稳地停靠在陈风身边。

相对比覃培康的惊讶,陈风则显得要镇定得多,先不说这部熟悉的玛莎拉蒂,光这绚丽的出场方式,陈风就能猜到是谁。

车子停稳定后,车窗缓缓摇了下来,晚风掠过,白灵儿柔顺的秀发轻轻拂起,高挺的鼻梁、性感的双唇、红润的脸蛋,黑色墨镜下不知深浅的双眼,足以令路人忍不住看上几眼。

‘今晚有事吗?”

陈风还没来得及发话,白灵儿直接摘下墨镜,面无表情地看着陈风问道。

可对方的语气中带着肯定,看似问句,实则带着不容拒绝的威严。

“陈…陈总,您忙。”

覃培康虽然跟白灵儿有过一面之缘,可看到此时对方冰冷的脸,他还是选择了早早离去。

陈风当然明白对方的想法,无奈地跟对方摆了摆手道别,直接拉开车门坐了上去。

白灵儿也不解释,陈风刚坐稳,她直踩油门,随着轰鸣声响起,车子直接窜了出去。

车子一路奔袭,所幸今晚的白灵儿虽然情绪低落,但也没有飙车,速度虽快,但也开得很稳。

车子沿着环城高速一路往郊区开去,陈风纵然好奇,可看着对方一直注视着前方闷声不响,他也就干脆不管不顾,决定今夜只充当一个安静的陪伴者。

终于,白灵儿开了足足半个多小时,车子慢慢有减速的迹象,陈风透过玻璃望去,此时只见车窗外黑漆漆一片,远方隐约有些星星点点的灯光,但距离太远,陈风也无法辨识具体是什么。

直到白灵儿将车稳稳停下,陈风摇下车窗,澎湃的海潮撞击声,夹杂了苦涩且略带咸味的海风吹来,陈风才意识到此刻自己身在海边,而一路上自己看到的星星点点,应该就是海面上尚未归程的鱼船。

白灵儿将车停稳后,也不等陈风说话,直接打开车门走下车,又缓缓走下沙滩,或许是觉得沙子碍事,她索性将脚下的高跟鞋踢飞了出去,光着脚丫慢慢走开。

陈风依靠在车身旁静静地抽烟,远远地看着此时那个孤寂单薄的身影,心里头莫名有些感伤,可白灵儿不说,他也不知道对方究竟怎么了。

白灵儿今夜穿着一件淡紫色的连衣长裙,上身加了一件白色的镂空毛衣,知性而美丽,长发披肩,在海风的吹佛下翩翩起舞,黑幕笼罩下的白灵儿也十分随性,即便风将她的秀发吹乱,她依旧不管不顾,任风吹佛。

月色皎洁,清冷的月光洒落在沙滩上,拉出一道长长的身影。

突然,涨起的潮水没过了白灵儿的脚裹,然后又退了下去,紧接着又冲了上来,这一次直接没过了白灵儿的膝盖,紫色的长裙随着海水退去,紧紧地贴在了白灵儿白皙的小腿上。

深秋的温度低,海风本就清寒,这一下陈风即便没下水也能感到一阵寒意,无奈白灵儿似乎没有感觉,依旧闭着眼睛,仰着头,摊开双手呆立在原地等待着海水的冲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