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反间计

小说: 男人三十不回头 作者: 皓月当空17k 更新时间:2020-11-08 字数:3045 阅读进度:26/306

半小时后,张勇毅按照陈风的指示,找来了一个摄像机和录音笔,白灵儿也打了电话给白盛南报了平安。

“怎么样?没吓坏家里人吧?”

陈风看着白灵儿忧心忡忡的样子,关切地问道。

白灵儿抿着红唇,摇了摇头:“对方居然勒索我哥1000万现金,限三天内筹集,否则就撕票,真的好狠的心。”

“那你有没有告诉你哥,你获救的消息要暂时保密?”

陈风问道。

“嗯,我说了,我哥说他明白,只是…我怕我爸妈受不了。”

白灵儿低落地说道。

“放心吧,白老爷子在商场上打滚这么多年,内心比你强大,我们先照顾好自己就行。”

陈风安慰了下白灵儿,紧接着掂了掂量手中的摄像机说道:“小毅,我们去会会张二狗,这玩意暗中找人拍摄,我要留下证据。”

张勇毅点头会意,跟着三人就走了出去。

张二狗被张勇毅抓了之后,关在了一个牛坊里,大铁门锁着,两旁是一只只高大的奶牛,周边诸多牛粪,味道不太好闻。

还没走近,白灵儿就捏着鼻子,撅着嘴,满脸的嫌弃。

“忍忍吧,为了大局。”

陈风笑着对她说了一句,然后自顾自走进牛坊。

人还没靠近,就听见张二狗杀猪般的喊叫:“张勇毅,你个狗日子的,赶紧放了我们,不然早晚把你砍成九段。”

“快给老子滚出来,大成哥不会放过你的。”

……

“哐哐”几声。

陈风拿着大刀敲响了牛坊的铁门。

张二狗跟随行两个跟班瞬间安静了,诧异地看着陈风。

“你个混蛋?你快放了我们,不然饶不了你。”

张二狗认清楚来人是陈风之后,再次大喊大叫。

“死到临头还这么嚣张?”

陈风冷笑着看着他:“我真佩服你的勇气,知道落我手里的下场吗?”

为了震慑对方,陈风话音刚落,手中的大刀手起刀落,牛坊旁的一堆嫩草瞬间少了半截,对方一下子呆住了,三个人不由自主地往后缩:“你…你想干什么?杀人犯法的。”

“犯法?”

陈风冷笑着,突然怒吼道:“难道绑架就不犯法吗?”

三个人听闻,都祛祛地低下了头。

“把张二狗身边两个给我弄出来,分别带到隔壁房间。”

陈风对着张勇毅说了一声,同时给对方使了个眼色。

对方点了点头,跟着几个同伴将张二狗身边的人拎了起来。

对方吓得屁滚尿流,随着身子被人架起来,其中一个地上居然留下一滩水渍,恶臭难闻。

张勇毅上前就给对方一巴掌骂道:“你个没用的狗东西,还没用刑呢,就尿了,一会有得你受。”

张二狗看着同伙分别被架走了,心里更慌,缩着身子求饶:“大…大哥,你们究竟想做什么?求求你,放了我们吧,我们也是替人办事啊。”

“啊!啊!……”

正当张二狗瑟瑟发抖之际,隔壁两个房间突然传来了两个同伙的惨叫声,声声入耳。

张二狗此时更是吓得脸色煞白,小眼珠子四处张望,不知道在想什么。

“别紧张,房间有限,一会才轮到你。”

陈风冷笑着说道。

“你…你究竟想做什么?”

张二狗弱弱问道。

“不干什么,你们那么狠,打得我浑身是伤,送你们进局子之前,怎么也得蹂躏一番嘛,到时候伤了哪,反正我都有正当防卫的理由,不小心弄死一个也不怕。”

陈风胡编乱造,利用对方此刻即将崩溃的心理,不断添油加醋。

“你…你就是个魔鬼……”

果然,随着同伙一声声的惨叫不绝于耳,张二狗的精神处于崩溃边缘。

“当然,如果你肯合作,兴许我会放过你。”

陈风看着火候差不多,抛出一个甜枣。

“合作?你…你想我做什么?”

张二狗听到对方的话,绝望的眼神泛起一束光芒。

“站出来,指使主谋,还有将你们如何在鲜奶中加化工原料的过程都讲出来。”

陈风瞪大眼睛看着对方说道。

“不…不行……”

张二狗连连摆手:“说出来,我会死的。”

“不说的话,你死得更快。”

陈风猛地甩了对方一巴掌。

张二狗一头撞倒在地,一时间左右为难,拿不定主意。

“陈哥,一个小子受不了,晕倒了。”

突然,张勇毅跑了过来,紧张地对着陈风说道。

“这么快晕了?才几刀?”

陈风问道。

“那小子太弱了,才十一刀就晕了,不过血还流着……”

张勇毅回道。

“那给他洗洗盐水吧,很快就醒了。”

陈风笑眯眯说道。

听到对方的话,白灵儿忍不住做了恶心的表情,可张二狗却完全崩溃了,立马爬着过来抓住陈风的裤脚:“说,我说,你让我说什么都行。”

陈风笑着跟众人使了眼色,拍了拍张二狗的脸说道:“聪明人才活得久。”

半小时后,张勇毅的一个朋友放下了摄像机,对着陈风比了个OK的手势。

陈风微笑着看着张二狗:“平复下心情,我们一起回你家老屋,再帮着好好演场戏,我让你无罪释放。”

“无…无罪释放?”

张二狗傻乎乎地看着陈风。

“当然,你没看过无间道?不知道这世界有卧底?有卧薪尝胆?”

陈风继续忽悠着对方:“只要你配合,到时候我们作为起诉方不上诉,甚至给你加多几个美名,没准还能拿个好市民奖呢。”

“真的?”

张二狗似乎真看到了希望,眼睛放着光。

“当然真的,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不说谎。”

陈风笑嘻嘻答道,搂着对方的肩膀走出了牛坊。

听到陈风的话,白灵儿和张勇毅对视了一眼,无奈地摇头,实质上张二狗的两个同伙根本就没被用刑,他们只是扒了对方的裤子,往大腿内侧夹冰块而已。

……

折腾了大晚上,陈风带着张二狗再次返回对方邻村祖屋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多。

陈风跟白灵儿重新返回了小黑屋,张勇毅陪着黑城的警员埋伏在小屋周边。

因为有了白盛南的介入,黑城的警方非常重视,在接到消息后就立马赶到现场配合布局。

一切准备就绪,陈风对着张二狗使了使眼色。

对方瑟瑟地拿起手机,按着手机按键,却因为紧张过度,愣是按了好几次都错了。

“放松点,按我说的去做,否则跑了大鱼,你就等着自己扛吧。”

陈风再次警告了对方。

张二狗呼了口气,重新拨通了号码。

电话响了好一会都没人接听,直到快自动挂断,电话那头才响起了声音:“哪个混蛋,三更半夜吵醒老子?找死啊?”

“大…大哥,不好了,出事了。”

张二狗瑟瑟地说道。

“什么事?”

或是听清楚对方是谁,话筒里传来了张大成紧张的声音,旁边还有个女的在发牢骚。

“那女的…好像有心脏病,刚刚一直在痛苦地喊叫,说是需要什么药……”

张二狗按照陈风教的剧本编着。

“什么乱七八糟药,三更半夜让我去哪里找?”

张大成怒吼着。

“我…我也不知道啊,那男的说白源乳业宿舍有,说如果不吃药,熬不到早上,所…所以我才急着找你。”

张二狗继续撒谎道。

“艹,真他娘的晦气,那女的现在还不能死……”

张大成叨囔一句,顿了顿,说了一句:“等着,一会我就到。”

紧接着,对方挂断了电话。

“大…大哥,挂了……”

张二狗将发着嘟嘟声的手机递给了陈风。

陈风笑着接过手机,拍了拍对方的肩膀笑道:“嗯,演技不错,干得漂亮。”

对方闻言,垂头丧气地低下了头,一副苦瓜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