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叛逆的年少 第三十七章 吃瓜群众

小说: 陌上花开,一笑浅辰 作者: 清漓风风 更新时间:2021-01-14 03:19:37 字数:2271 阅读进度:37/39

段泷潇深觉自己丢了脸,捂着脑袋,听着身后裴浅辰爽朗毫不掩饰的嘲笑声,气的头也不回的消失在了黑夜里。

裴浅辰见他走了,无趣的摆了摆手,他还以为是个多么强硬的角色呢,也是抵不过一个电线杆子的撞击。

脑袋该,装傻了吧,怕是以后都不会有人要。

吹着口哨,夜里的风属实有点冷,激的裴浅辰才晃荡着走了几步就忍不住缩头缩脚的朝家门跑去,宛如被冻傻的狍子。

进到家门,大被一蒙,身体下的温热让裴浅辰的意识飘飘然,很快飞上了九重天,与那夜游神打了个照面。

他进入了梦乡。

可另一张炕上却细细碎碎的传来了动静,像是老鼠在被子上飞速窜过,也懂得不叽叽喳喳的叫唤,不多时,一阵轻微的喘息在空气中散开。

黑夜里仿佛多了一双微亮的瞳孔,直直的盯着冰凉漆黑的房顶。

裴缘希梗着脖子,感觉枕在了一块石头上,浑身还蒸腾着热气,掺杂着身体由内而外散发的汗水,混合在了一起。

让她闷热难受的很,可也不敢大声呼吸翻身。

要是让她哥知道她在他出去的时候就醒了,还亲眼目睹了他被亲的一切过程,岂不是要被这个魔头杀害灭口?

过了很久...她实在忍不住,脖子僵直的厉害,甚至觉得大脑的供血都受了影响,怎么眼前晃晃悠悠的,多了几个黑乎乎的影子呢?

心里作用让裴缘希心虚的厉害,即使一万个肯定裴浅辰是睡着了,可她还是没能鼓起勇气大做动作,而是那眼珠滴溜溜的转了一圈,使劲的挪了一厘米距离的脖子,才勉强看得清裴浅辰的状况。

月光透过窗户爬了进来,蔓延在裴浅辰的身上,形成了浅灰色的影子。

好家伙,她担心了半天的人口水都淋淋洒洒的流了一枕头,气的她暗暗翻了个白眼,终于敢把手挪到脖子底下,使劲的掰了掰。

靠...

疼的她眼泪都要掉了下来。

漫漫长夜,裴缘希就因为心虚二字,扶着脖子,含着眼泪,看着裴浅辰呼呼大睡,口水直流。

心内哀嚎,她再也不吃瓜了!

一夜过后,迎来清晨的第一缕曦光,裴浅辰慵懒的揉了揉乱糟糟的微卷短发,惺忪的睡眼微眯着,被打在脸上的无情的光刺的泪眼婆娑。

“阿西!”

他颓废的一把掀开被子,深吸一口气,终于摆脱被窝对他的眷恋情深,狠心起身。

随便从旁边堆积的洗好的衣服里掏了件黑色短袖,他闭着眼也知道自己拿的是哪件,因为他曾经有钱的时候闲得无聊壮阔,把那一个款式买了七八件。

所以他现在等于只有那么一件黑色的短袖,尽管那是个名牌,但他也恨不得给自己的脑袋上来两下。

把里面的水晃出去。

他是有什么毛病买那么多件一样的!

叹了口气,套上衣服,头发用手随便抓了几下,瞥了眼床头的镜子,嗯,今儿个小爷还是帅气不减。

下床后往外走,经过裴缘希的地盘,用指关节轻轻在那蒙着的被子上敲了两下:“喂,起床。”

推门出去,嘶,早晨寒冷的空气瞬间浸透了他单薄的短袖,让他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冰的味道。

裴浅辰搓了搓胳膊上的鸡皮疙瘩,手合掌放在嘴边哈了口气,还隐隐看得见淡淡的雾气。

将柴火放进炉灶里,烧了水,在旁边案子上做着三明治。

做好时,裴缘希也捂着脖子出来了,手还在脖子上揉来揉去,一脸沧桑。

“脖子怎么了,落枕了?”

裴浅辰把三明治递给裴缘希,示意让她坐在小凳子上吃,自己则把手搓的热热的,放在她刚才揉的地方轻轻捏了起来。

“嘶,疼...”

裴缘希嘴里嚼着吃的,含糊不清的喊着疼,裴浅辰听了,力度减了几分,看到她的表情缓解了,才继续按着。

滴滴滴——

一阵明显的车喇叭声在门外响起,裴浅辰原本以为是路过的车辆,没有在意,谁知那声音越来越大,从短促的鸣叫变成直线长鸣。

“哥哥哥!你快去看看,吵的我脑袋疼!”裴缘希最受不了这汽车的喇叭声,堵着耳朵,皱着眉头就把裴浅辰往外面推。

裴浅辰无奈的看着这个发狂的女人,他怎么觉得她的尖叫声比那喇叭声还响。

怂了怂肩,推开大门,无意抬眼一撇,就撞进一个深黑色瞳孔的眸子中,他的脸色瞬间变成了死灰色,眼疾手快的啪嗒把门关上。

段泷潇看着那开开关关的门,无所谓的爬在方向盘上,侧脸冲着那紧闭的大门。

他就不信他这辈子都不出来。

“怎么了?”裴缘希好奇的站了起来,外面是谁啊,怎么把他吓成这样。

“你别去!”

裴浅辰上前一步把她拦了下来,又往后看了一眼,确保门是关好的,随即挤着笑容推搡着裴缘希:“好妹妹,你饭还没吃完呢,先把饭吃了,乖。”

裴缘希“哦”的应了一声,失去了兴致,又低下头啃着自己的三明治。

呼,裴浅辰松了口气,眉头紧锁,回头看着那关上的大门,他好像能透过门缝看到段泷潇那嚣张的脸。

他肯定在得意的等着他出来。

这个阴魂不散的男人。

裴浅辰一大早上就被这冲击气的头疼,可眼看裴缘希已经吃完了...他总不能不出去吧。

咬咬牙,豁出去了。

裴缘希看着裴浅辰一副苦大情深的模样,不知所以然的问:“哥,不就上个学吗,别跟小孩子一样怕上学。”

“去去去,轮不到你教训我。”

裴浅辰本来就心里乱的很,听到裴缘希这丫头假模假样的教训他,语气就没有控制住的发了脾气。

“切。”裴缘希翻了个白眼,一下撞在裴浅辰身上,又从他身边走过,裴浅辰忙跟上。

他故意蹲着,想蹲在裴缘希身后蒙混过关。

奈何。

“裴浅辰同学,你在跳鸭子舞吗,大早上撅着屁股晃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