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何为外交

小说: 码农修真 作者: 维度论 更新时间:2021-01-14 01:21:17 字数:10003 阅读进度:337/345

要是之前慢慢弄出来的倒没什么,要是这大半个月合体是弄出来的话,那这问题就有点严重了!这其中,可有着不小的区别。

······

张德明观察环境这时,围攻护罩的数百个机器人,齐齐的一顿,机械般的转头,全都发现了张德明的到来。

其中数十个机器人,停下了攻击护罩的动作,机械般转身,自动离开了围攻护罩的行列,向着张德明走来。

当这些机器人到近前时,一个个的挥舞这灵力能量光剑,向着张德明砍来。

张德明心神微动,脚下棋盘纹路浮现,右手一伸,丝线交织间,一把翡翠的长剑凝聚而出。

随即张德明和机器人们,快速的碰撞在了一起,初一接触,张德明就眉头微皱。

这些个机器人,确实是两仪的能级。虽然很水,但是还有一个显著特点,那就是十分耐揍。

加上大数量的缘由,这破玩意继续研究下去,指不定还真有机会爆兵的。

张德明和机器人碰撞间,片刻就摸出了机器人的路子,全身藤蔓如丝线般冒出,寒光闪烁间,对着一个个机器人的护盾扎去。

“玉无暇,碟化千,片片有乾坤,盘盘封天地。追踪道:玉碟禁封!”

张德明才动手,身后方向就冒出了数百如盘子大小的玉碟,每一个玉碟,都飞到了一个机器人的头顶,发出了一股奇异的能量脉冲。

一个个的机器人,明明连能量盾都没破掉,却齐齐的停了下来,宛若雕塑。

张德明偏头望去,发现党相君和另一个老者,带着一众的弟子,漫步走来。

张德明看着党相君身旁的另一个老者,他微微一顿,这人张德明认得,宗门明面上的三位太上长老之一,阳家如今的老祖------阳贵忠。

老者和阳家人,形成鲜明的对比,一点也不胖,反而极其的清瘦。

发丝如雪,面容沧桑,仿佛经历了无数的岁月,他也是宗门里年岁最长的太上长老之一。

看着走来的两人,张德明立即一礼,道:“见过党师叔,见过阳师叔。”

因为机器人齐齐的停下,党克涛也快速上前,一礼道:“孙儿见过老祖,见过阳师叔。”

党相君对着两人,微微点头示意了一下,阳贵忠却没理会两人,而是偏头四处的搜寻,片刻他微微皱眉,偏头看着党相君道:“可找到掌控源?”

党相君属于侦查追踪道修士,再往上的话,新潮点来说就是一个信息道修士,嗯,古流派的,不是现在阵修信息流派的。

他的这些玉碟,功效并不是禁锢这一地的机器人,功效是隔绝了机器人和外界的信息交互。

如此情况下,机器人竟然僵硬在了原地。也就是说,之前的攻击,绝对有着掌控智脑的。

作为四象修士,不管什么道路的,因为如今鸿蒙和天宇联邦正在全面接触,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对域外的事情,比大多人都了解。

因此看到这个情况后,两人都知道,有着一个主脑在掌控。但是阳贵忠没发现,所以他才问更加专业的党相君。

党相君闻言,摇了摇头,一挥手,一个玉碟托着一个奇怪的盒子,出现在众人面前。

“诺,应该是靠这个指挥的,原主根据痕迹来看,已经消失有大半天了。

从时间上来说的话,应该是这小子带人冲进庚金核心那时,这边就感应到了变故,都没回去查看,就直接提前跑路了。”党相君示意了一下党克涛,开口道。

阳贵忠闻言,眉头微皱的道:“这群的余孽,真是滑手,如今各州情况已经初步稳定,咱们几个老家伙也算腾出手来了,合力帮你一把,将人逮出来吧。”

党相君没直接应下,而是看向了那个巨大的不透明光罩,道:“走吧,先去看看‘域外学习小组交流团’的情况再说吧,逮人的事情,之后再说。”

两人言罢,带着一众的弟子,来到了能量光罩前。

党相君和阳贵忠轻轻一礼,道:“老道天灵门太上长老党相君,欢迎天宇的各位道友前来天灵论道交流。”

态度上来说,两人还算客气,和慧心那边人都见不到一比,简直天差地别。

随着两人的见礼,炙白的不透明光罩闪烁了几下,炸裂了开来,一同炸裂的,还有周围的六芒星阵法,众人重新回到了森林中。

“咳咳······”

“船长······”

“老大······”

随着阵法和护盾的消散,一阵的咳嗽和不少人紧张的声音,传了出来。

众人向里看去,发现护盾中,紧紧的簇拥着不少人,初略估计,起码有百数以上。

人群的最前方,此刻有着一个中年人,他穿着一身魔法袍和飞行员服饰元素混合的衣服,正跪在地上,剧烈的咳嗽。

捂着嘴巴的手掌中,不少暗红的鲜血顺着指缝流淌。引得他周围的船员,一个个神情紧张的看着他。

整个舰队,这么多的人,张德明却只看到中年人一个四象期实力的修士。

由此可见,天宇联邦的修行者,应该并不太发达,不管是高阶还是低阶。

······

阳贵忠看着受伤不轻的中年人微顿,迟疑了一下,抬手一挥,一株虚幻的药参,灵光闪烁间浮现而出,对着中年人飞去。

咳嗽的中年人身体上,魔力微微跳动了一下,就再无反应,任由药参没入身体中。

随着虚幻药参没入他体内,咳嗽的中年人伤势瞬间好了不少。

缓过一口气后,他起身对着阳贵忠两人,用鸿蒙的礼仪,郑重一礼,道:“天宇空军上将,四环守护魔法师尚廷阶,见过天灵门诸位道友。”

一身的天宇服饰,行着鸿蒙古礼,熟练的称呼着道友,画风一度不和谐。

党相君和阳贵忠两人再次微微回了一礼,道:“尚将军有礼了,我等可是盼望贵团亲临好久了。”

“诸······咳咳······”才说两句的尚廷阶,又是弯腰开始了剧烈的咳嗽,不少鲜血,又一次的从他嘴角溢出。

党相君关切的道:“尚将军你没事吧?”

“咳咳······”咳嗽了几声的尚廷阶,摆了摆手,道:“不碍事,不过是本就受伤不轻的情况下,还使用了绝对防护小半天,符文核心被牵连,伤了点根本罢了。”

张德明闻言,面色抽搐,符文核心有损,伤了点根本,还罢了?

哈!不愧是搞外交的!

这语言艺术真是······你想找治疗师,直接说会死么?

阳贵忠微顿,苍老的面容都抖动了一下,才道:“老道不是走的丹药一道,只能回宗后,在对将军进行进一步的治疗。”

尚廷阶闻言,微笑着回道:“无妨,还撑得住,死不了,咳咳······”

言罢,咳嗽的同时,嘴角开始溢血。

张德明:“······”

搞外交的大佬,真是惹不起!其它不说,这表且立,做的还没人反感,张德明表示佩服的!

党相君顿了顿,虽然也想立即回宗门,但是有些事情还是要提前了解下的。

“尚将军你们不是应该是途径华水宫,从宗门北面的通州方向过来么?怎么跑到西面的霄州来了?”

尚廷阶闻言,苦笑的回道:“之前在华水宫交流完后,我们就启程了。你们也知道,因为交流会最初的传统问题,我们只有迎来的队伍,没有送往队伍跟随。”

因为最初交流小组极其的不受欢迎,别说送往了,就是迎接都极其敷衍,比之前慧心那边还敷衍。

之后虽然因为种种原因,交流团从人人嫌弃的臭鱼烂虾,变成了处处受欢迎,情况虽然好转了许多,但是会来事的天宇,将只接不送,这一传统保留了下来,算是让前后礼节上没差异。

当然这样也不仅仅是因为会来事,这样有半程的独自行走,方便他们做自己的事情,也是他们要极力保留这一传统的一大核心因素。

“当我们快走到你们天灵门境内时,开始通知你们,却发现育灵圣地给的传讯卡,失去了功效。

加上我们这一路来,发现不少的动乱,估摸着你们宗门出事情了。所以我们也就没苦等,而是打算直接入境去贵宗。”

尚廷阶顿了顿,看了看两人,继续道:“你们应该也知道,我天宇的飞行法器,大多倚靠智能定位前行,几乎不靠人力掌控。

虽然鸿蒙没有卫星指引,但是有着贵宗提交到育灵圣地的地图,有着法器的辅助指引,还是没问题的。

但是我们前行不久后,航线就严重偏移了,因为没卫星定位的辅助和时时确认,当我们发现时,飞船已经到了霄州。

这时我们才发现了不对劲,察觉出了问题。但是察觉的有些迟了,舰队瞬间被围攻。

即使我果断的开启了舰队的主能量盾,在一个奇怪的金属圆球人偶的攻击下,飞船也没坚持多久,就坠毁了。

在我极力的守护下,才护住了一众的弟子,坐着逃生舰,跑了出来。

但是跑出来的时候,被追上了尾巴。逼的我只好开启了绝对防护,本以为再劫难逃了,不曾想他们突然退了。

贵宗境内,如今如此的乱么?这样莫名其妙的劫道,让我想起了当年我等才开始交流的情景来着。”

嗯?最后这句话的意思是·····?

静静听着的张德明,眉头一挑,目光看向了党相君两人。

对方的话语间,虽然没半点的询问,但是最后这句话,明白人都能听出什么意思。

要知道,当年他们初期交流时,被‘劫’是怎么个情况,大家都是心知肚明,如今这么说,显然对方几乎有点责问是不是他们天灵不欢迎他们了。

嗯,责问可能有点过了,不满还是有的,其余更多的大概是外交甩锅扯皮。

阳贵忠和党相君闻言,眉头齐齐一皱,党相君看着周围一地静默的机器人道:

“尚将军说的不错,我宗也觉得甚是奇异。你瞧瞧这些东西,是不是你们天宇的路子,最近在我们宗,引发了不小的动乱,损失不小。

听闻你们天宇联邦,有着不少什么‘黑帮’世家?你瞅瞅看,能不能发现是那个恶势力世家或者宗门弄来的?

我等也好找育灵圣地诉诉苦,去你们天宇找找那些个恶势力的晦气。”

这······不愧是能收拾谷连才的党老祖,你这手黑锅天降,我是真心服气的。张德明思维闪烁间,用明亮的眼神看着党相君。

尚廷阶闻言,身体轻微的僵硬了一下,道:“党道友真是说笑了,我瞧着这些不过是长相奇异的傀儡罢了,这是你们天灵的精髓吧?”

党相君闻言,眉头微皱。

张德明见此,迟疑了一下,开口道:“是吗?我怎么觉得像天宇的‘机器人’炼器道呢?

哦,对了,尚建军你说的金属圆球人偶,弟子之前也有幸瞧见过。

没记错的话,你们所有舰队的主舰的中央智能核心,就是那样的统一规格吧?嗯,好像这样级别的智脑,还有统一编号吧?

哦,还有,我听说还有统一指令接口的,权限一旦够大,完全能强制接入的。怎么,尚建军没和对方提前联系一下,通通气?”

皱眉的党相君双眼一亮,有些惊喜的看着张德明。出来的充忙,没将阵法部的总负责人带上,本以为队伍缺少这方面的人,却没想到张德明还这么了解天宇的科技。

尚廷阶闻言,全身都是一僵,交流会办了数十年,这么了解天宇的鸿蒙修士,真是屈指可数的。

虽然张德明仅仅只有几句话,但是透露的东西,可不是他们天宇官方给的资料能了解到的。

他顿了顿,没回话,而是疑惑的道:“这位是?”

见对方准备打身份牌,张德明没立即接话,而是瞄了眼党相君,腰间的玉佩微微晃动了一下。

党相君微顿,面带笑意的开口道:“这位是我天灵门育灵峰的四峰主。”

“弟子张德明见过天宇诸位······同志?!!!”张德明配合着党相君的话语,对着天宇众人就是一礼。

其它峰峰主,在这里可能不管事,但是育灵峰······别说在育灵圣地境内了,如今就是在灵山和鸿蒙两大圣地内,这个身份也是说的上话的。

因此身份这个方向,完全没法发挥了。

尚廷阶见几句话间,他越来越处于下风,甚至他们严重死伤的前提下,都快背上黑锅了,面色突然一红,弓起了腰。

“咳咳······咳咳······”

剧烈的咳嗽,伴随着暗红的鲜血,从对方嘴里咳嗽而出,出血量比刚才更严重了几分。

“几位前辈,我们舰长伤势实在有些重,能不能先去你们宗门医治一下,再细说今日的情况?”尚廷阶身边的一个大副,见此立即伸手扶着尚廷阶,一脸焦急的道。

张德明面色抽动,极度无语,病鬼就是优势啊,一吐血,就能应付所有,特么所有事情都能揭过。

阳贵忠和党相君对视了一眼,没在继续纠缠刚才的话题,外交就这样,有时间看着好严重的话题,其实都在扯皮,真要打起来了,就很少这么外交了。

一般这么外交,其实都是扯皮,黑锅也好,真事也罢,背上了都不一定多严重,别说没彻底落实了。

没落实,也就是一路口水仗打下去而已。

对方既然卖伤示弱,还是死人的一方,老妖如党相君,当然不可能继续追击了。

毕竟他们还要举办交流会,真要是搞成撕逼外交的话,对他们之后的友好交流不太利。“其他事情稍后议吧,不过你们须要告诉我们一件事才行。”党相君开口道。

剧烈咳嗽的尚廷阶微微放缓了不少,但是依旧在咳嗽,扶着他的大副,人精的主动接话道:“不知道贵宗想问什么?”

他问的非常直白,反正之后要是不能答的话······他只是个大副而已,不是吗?

“此事被我宗叫做五行之灾,经历大半个月的清理,就连周边各州都安定了下来了。

小规模动乱都少见了,因为老道几人的出手,五行余孽为了隐藏,更是快绝迹了。

老道想知道,你们到底带着什么东西,能让对方领头人,冒着重新被抓住尾巴的风险,来劫掠你们。

这几乎有些堵上身家性命的架势,不可能是普通的劫道。”党相君一脸凝重的说道。

大副摇了摇头,道:“我等真不知道。”

党相君眉头紧皱,道:“尚将军,你们天宇如今已经交流了二十八上门了,才有如今的局面。

你们应该希望,之后的二十上门交流,局势依旧或者越发的亲密的吧?”

轻微咳嗽的尚廷阶一顿,党相君补充道:“如今我们天灵门周围数宗损失如此重,要是之后发现此事和贵团有什么牵扯,就算我天灵门只是中游上门,在育灵圣地还是能说上点话的。

毕竟这鸿蒙,本就不少修士不太想和你们天宇交流不是?到时这事情再一牵扯,三大圣地的对外态度,不知道还会不会一如既往的强硬?”

尚廷阶微微一凌,咳嗽停了下来,就算党相君是空口威胁,他也必须重视,交流会不容有失,这是他的核心任务。

更何况党相君并不是空口白话的,这话的分量是真的不轻,一路上他们也清晰的看到了天灵门的损失。

略微沉吟了一下,尚廷阶道:“我们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费尽心思的引诱我们到此,来劫掠我们。

不过······我们舰队的中央主脑核心,被对方破封的第一时间,就抢夺了去。”

“中央主脑核心?那种圆球人造灵物?”党相君疑问道。

尚廷阶点了点头,道:“没错!”

党相君闻言,点了点头,但是还没开口,张德明这时却微顿,皱眉道:“如果是如此的话,尚将军你们主动弃船后,核心已然被劫,为何还如此紧追不舍?

能逼出将军伤根基的绝对防护,我想将军不会说这追击是随手而为的吧?”

张德明的话语,让两方人马都是一顿。

尚廷阶认真的看了张德明一眼,党相君眉头紧皱的道:“尚将军如此遮遮掩掩,是真有意帮那群余孽逃亡?”

“我等没半句的谎言,至于说追击我等,我想因为我等还带着一个备用主脑吧!”尚廷阶一边说,一边翻手摸出了一个特制的箱子。

箱子在几人面前打开,里面露出了一个特殊的金属圆球。

“大概是因为这东西的缘由吧。”尚廷阶将圆球露在众人面前道。

张德明看着圆球,微微一愣,他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眼中灵光闪烁,但是才瞧一眼,一个奇异的魔法盾,就将其笼罩了起来。

“怎么,这位张峰主已经到了地级育灵师阶段,需要研究器物启灵育灵了?”防护住金属圆球的尚廷阶,微笑的看着张德明道。

张德明此刻,内心却有些翻滚,刚才虽然只是匆匆一撇,他可以确定,这破玩意绝对不是什么备用主脑。

而且开飞船带个备用中央主脑,哈?真当他是只懂修行的修士么?

他不排除这东西是智脑,但是绝对不是什么飞船的备用器物,因为这东西里面,他感觉到了极致熟悉的东西。

他之前获得并教给徐伟海的代码●阵道混合资料,就应该是这东西一系列的,只不过之前他得到的是基础资料,和眼前这个产物所用的知识,有着巨大阶位差距。

党相君闻言,偏头看向了张德明,张德明思绪翻飞间,笑道:“让将军见笑了,弟子因辅修了阵道,因此对域外智脑核心等新奇之物,着时好奇的紧。”

尚廷阶带着淡淡的笑意,道:“嗯,瞧出来了,张峰主确实算对我天宇科技比较了解,希望之后论道交流会上,能见到你一展风采。”

“嗯,我对论道交流会也挺好奇的,到时会认真参与的。”张德明也微笑着回道。

“咳咳······”尚廷阶笑着点了点头,随即又轻微咳嗽了几下,偏头看着党相君道:“两位道友,不知道可问完了?我这一身的伤,着实有些心神不济。”

阳贵忠和党相君对视了一眼,阳贵忠道:“那尚将军随老道来吧,咱们抄近路回宗门,先稳定住将军的伤势再说。”

尚廷阶微顿,看着那残破的逃生艇,迟疑的道:“那这里······”

党相君微笑的道:“放心吧,这里我宗自会处理妥当。”

尚廷阶闻言微顿,看了看身旁的三位大副,对着一位道:“伟光,你们队留下来帮忙吧!”

大副胡伟光闻言,立即敬了一个军礼,道:“明白,舰长。”

言罢,阳贵忠就带着尚廷阶和一众的弟子,向着他们来的方向而去。原地留下了一队域外的人,还有就是一众赶来的弟子了。

······

“那师叔你们忙,弟子就先回盘城了,那边还有不少事情没弄完呢。”张德明因为兜里黑了一箱子的灵晶,心里有些打鼓,想提前的跑路。

党相君看着冲出离开的张德明,立即道:“等等!”

张德明动作一僵,瞄了瞄域外那些人一眼,看着党相君道:“师叔还有什么吩咐么?”

“你还要去整顿凡俗?”党相君道。

张德明点了点头,道:“是的,凡俗受灾比周边小宗门还严重不少,应该还需要不短时间。”

“听说你打算效仿宗门管理制度,整合凡俗?”党相君继续问道。

张德明点了点头,道:“差不多吧,弟子用了一个三星法器级的残破宝物做勾连,有着全体整合的打算。”

党相君闻言,点了点头,一翻手,摸出了一个巴掌大小的玉碟,抛给了张德明。

“师叔,这是······?”张德明接过玉碟,一脸疑惑的道。

“因为余孽集体的退散,周边州府的清理非常的快,毕竟大部分小宗门,小世家都被灭门了。

因此整个天灵门的修行界,救灾已经算是尾声了。接下来,就是处理凡俗了。

我看你如此上心凡俗,此次凡俗处理,你就做总负责吧,我就不参合了。

传讯总控室估计还有几天才弄好,因为我自身道路的原因,对联系方面还算上手。

这东西是我花了一点时间弄出来的,外派救灾的队伍,全都配有。

虽然不能做到时时联系,但是每天发几条全面信息,我这边还撑得住,凡俗如何处理,就全由你自己拿主意吧。”党相君说道。

张德明拿着玉碟,面露惊喜的道:“多谢师叔关心,有了此物和宗门弟子帮助,弟子保证能快速的将凡俗给弄好。”

党相君摇了摇头,道:“不过是看在你这点赤城的心上,顺手而为罢了。不过有这样的心,并不是坏事,但是······在这修行界,也并不是什么好事的。”

“师叔的教诲,弟子记下了,弟子以后会注意的,至于当前······先处理好再说吧。”张德明回道。

“你明白就好,去吧,我也要处理这边这一堆破事了。”党相君摆了摆手道。

“弟子多谢师叔。”言罢,张德明转身就走。

“对了!”

刚走几步,党相君的话语,再次从背后传来。张德明转头,看着党相君道:“师叔还有何吩咐?”

“域外交流会和灵山和尚那边不同,是宗门一大盛会,虽然你这身份,不会做强制参加的要求,但是最好参加,毕竟应该收获不小。

所以你处理凡俗事情的动作,最好快些。救灾初步已经完成,宗门估计最多半个月以后,就要开始举行交流会。”党相君叮嘱道。

张德明微皱着眉头,道:“为何不等世俗处理彻底完了才开始?毕竟还有不少弟子在凡俗救灾。既然是盛会,就不该让弟子们因为救灾而赶不上才对。”

党相君道:“原因不少,主要几条里,一是域外那边,一般等不来这么久,而且宗门也不太希望让其在宗门里游荡一个月;

二是如今救灾大部分已经完成,这样的盛会,也不可能因为凡俗的一点小事,就延迟;

这第三也是最主要的,玄德寺的那帮人,还在世俗里各处混迹,要是等世俗平定下来再举行,岂不是要两会一起办?”

“这不更好么,反正宗门也不太重视玄德寺那边,直接让对方蹭会,对方指不定还以为我们对其很重视呢,省事又省力。”张德明说道。

党相君摇了摇头,苦笑道:“要是这样就好了,宗门之所以重视域外的队伍,那是因为阵器部确实想偷点师,大家都想实实在在的论道交流。

这要是和那群愿修一起论道······估计交流就别想了,老实的斗嘴吧!”

张德明闻言,错愕了一下,这点他倒是忘了。

“弟子知道了,有着师叔给的令符玉碟,弟子安排完事情后,就会回宗门。不会在凡俗长时间逗留,毕竟弟子做再多,也不如安排规划好师兄弟们的行动。”张德明回道。

“明白就好,去吧!”党相君说道。

张德明顿了顿,转身走了两步,回头道:“师叔你确定没事了吧?”

党相君愣了愣,笑骂道:“臭小子,赶紧滚!”

“好的!”

言罢,张德明转身离开了。

“咱们也开始吧,你派人在旁瞧着,哪些破烂要留着的,说一下,其它不要的,我们这边就给你处理了。”党相君看着飞船,表情淡漠,顿了顿道:

“哦,对了你们要的东西,可需要你们自己搬,我们这些弟子可不懂,指不定一不小心就般坏了。

还有如今余孽猖獗,将东西放在这野外,要我们派人守着什么的,这主意也别打的好。”

听着党相君的话语,胡伟光面色有些抽搐。估摸着他们的飞船,应该留不下什么东西了,大部分要被天灵门当‘破烂’给‘处理’掉了。

对此他们也只能无奈,毕竟又不是天灵门劫掠他们。再说对方救了他们,搜刮点好处,研究研究他们的飞船,他们也没法说什么。

唯独船上的那些资源,这个是决计不会给对方的。

至于飞船,他们想研究就让他们当‘破烂’给拆了吧,反正这几十年,他们也没少研究鸿蒙的法器,大家不过是礼节性的‘礼尚往来’而已。

只不过这一次的目标变成了他们的飞船,嗯,已经破烂的飞船。

······

张德明离开了视线后,羽翼浮现,化作流光,向着山崖方向而去。

速度非常的快,等他离开了这里,就算之后发现了什么,对方想找他要灵石,呵呵,不好意思,我真什么也没拿!

我堂堂育灵峰四峰主,难道你还敢来搜身不成?

两地距离本就不远,片刻就飞到了来的地方,此刻飞船坠落地已经有不少的弟子,在飞船上忙碌着了。

看其样子,好像大多是阵器部的弟子,而且光门处,还陆陆续续的有着人赶来。

一个个都不太像是来救援的,因为都带着浓浓的兴趣和点点兴奋,那感觉,简直就像找到了感兴趣的目标,来拆机的。

呵呵,看来这破船,应该彻底是飞不了,指不定要不了多久,就会彻底被研究时,拆成一堆真正的破烂了。

毕竟张德明是见识过阵器部的师兄弟们的手段的,好好的法器,都能搞成破铜烂铁的既视感,可见阵器部对域外科技是个什么了解。

张德明没管这些人,化作流光,来到山崖,此刻已经开始有人守着光门了。

张德明来到时,对方刚欲阻拦,张德明腰间的玉佩就闪烁起了灵光。

两个守门的太极期弟子,立即一礼,道:“师叔祖好!”

张德明点头回应了一下,一步跨进了秘境中。

······

一个恍惚,张德明回过神来时,已经回到了秘境中,此刻秘境中,也有着许多的弟子,在不停的忙碌着。

阵法部的,在处理着各处的阵法光幕,资源部杂务部的,对着各种弄出来的资源,开始统计和入库。整个秘境,异常的火热。

张德明刚飞了一小段距离,方青就带着同为阵法部的管事,迎接了上来。

“师叔好!”几人齐齐一礼。

张德明停下了身形,看着方青道:“你不忙着处理秘境阵法相关事宜,跑我跟前来是有什么事情么?”

方青也不绕弯子,直接干脆的点头道:“是的张师叔,因为党相君老祖吩咐,尽量保存好秘境,所以如今处理这边的阵法异常困难。

绝大部分都不敢乱动,只有很小一部分不着紧的,我们打开了,因此弟子需要师叔你身上的令符。”

张德明皱眉道:“党师兄那有两个令符,你去那边要,我指不定过几天回宗门也要走这边,到时需要用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