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小说: 满分宠溺[娱乐圈] 作者: 陈夏安 更新时间:2020-10-19 02:48:46 字数:3517 阅读进度:13/15

车子拐进一条空旷安静的路,道路两旁种着高大的香樟树,绿叶在晚风里轻轻摇曳。

江澈停了车,当着宋意真的面摘下了口罩。他开了前座的灯,一片寂静里,两人的视线撞在了一块儿。

就这么目光想接,宋意真被看得有些无所适从,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抓着安全带,脑海里涌出许多想法。

是她刚刚的话太唐突了吗?还是他已经很累了,没精力再陪她?或者,他不想跟她睡一间房,所以有些为难?

……

宋意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为了打破这突如其来的尴尬,她打开了音乐播放器。

随机跳出来的第一首歌是一首德语歌,前奏响起的时候,她略感意外。

这首歌的歌名是《ichschenkdirdiewelt》,翻译成中文是《我把世界献给你》,曾在她和江澈的婚礼上被放过。

一听到这个旋律,宋意真的记忆恍惚回到一年前的夏天。

那天,江澈当着亲戚朋友们的面向她告白。她当时感动得不行,眼泪稀里哗啦,妆都差点哭花了。

婚礼当夜,她累得睡着了,醒来时江澈已经在飞往冰岛的航班上。宋意真收拾好心情去实习,继续忙当时手上未完成的项目。

婚后这一年,他们聚少离多,两个人在一起的共同回忆也没多少。

宋意真以前一直在学校宿舍住,所以没觉得哪里不妥。然而现在毕业了,她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他们明明是夫妻,却偏偏要分房睡。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约定俗成的规矩。

宋意真靠着椅背,身子往后仰了仰。她侧过脸去看窗外的风景,脑海里回荡着不久前江澈说的那番话。

——人类社会的关系很复杂,有的人不是夫妻胜似夫妻,有的人不是朋友也可以互相照顾。

这样说来,在他心里,他们究竟是什么样的关系?

她深吸了一口气,正欲开口,把心里面的疑问都讲出来,却听得咔哒一声,像是安全带被解开的声音。

宋意真闻声转过头。

歌曲恰好唱到结尾,切换曲目的空档,男人忽然靠过来。

“澈哥哥,你干嘛突然……唔……”

他的右手搭着她座位的椅背,左手托住她的后颈,低头吻住她的唇,打断了她的话。

后半句,她始终没能讲出来。原本蓄积起来的“怨气”,也一点点散了。

一阵温存过后,江澈松开了她。

宋意真捂住羞红的脸,靠在椅背上装死。

静了一会儿,车子又重新启动。

等宋意真缓过神来时,他们已经抵达了目的地。

然而这个目的地,并不是她住的酒店,而且一栋小别墅外。

宋意真环视周遭后,指了指楼上,“你住这儿?”

“嗯。”他说,“之前常常来这儿拍戏,我就租了这个房子,现在还没到期。”

江澈解开自己的安全带,推开门下车,大步流星地绕到宋意真这一侧,帮她开了门。

他的手挡在车门顶框,轻声嘱咐:“当心,别碰到头。”

宋意真:“嗯。”

别墅一楼有一个客厅,一个餐厅,外加一个厨房,客厅的门连接一个小院落。

小院子里搭了个两米多高的木架,架子上绕满绿色藤蔓,在明亮的灯光下显得格外好看。

宋意真透过窗户往外瞥了眼,缓缓收回视线,将目光落定在江澈身上,“这院子你平时打理吗?”

“有人定期维护。”江澈淡淡道,“想去院子里坐坐?”

“不了。”宋意真说,“我有点困了。”

“你先去楼上坐会儿,我去便利店给你买牙刷和毛巾。”江澈说,“等我五分钟。”

宋意真径直往楼上走,走到一半她停下来,扭过头问快到门口的江澈:“哥哥,要是我害怕怎么办?”

江澈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

宋意真:“好。”

屋里的灯都亮着,无形中给宋意真壮了胆。

二楼的格局是两室一厅一卫的那种。主卧很大,朝南,有阳台,次卧相对来说小一点,被江澈改造成了健身房。

三楼也有房间,不过房间都被上了锁,打不开。

宋意真观察了一圈,最终选择回到二楼。她推开主卧的门,人却停在了门口。

房间里只有一张双人床,如果她今晚要在这儿留宿的话,就得跟江澈一起睡。可他又不喜欢别人跟他睡一张床,这样一来,她只能睡地板了。

宋意真看着房间里的木质地板,眼神莫名变得忧伤起来。

她轻叹了一声,迈开步子进房间,拉开衣柜搜寻了一番。

衣柜底层有两床棉被,一厚一薄,应该够用。

她关上衣柜的门,坐在床边玩手机。

五分钟已经过去了,江澈还没回来。

宋意真调出通讯录,拨了最上面的那个号码。

电话很快被拨通,那边响起嘀声。

宋意真:“东西买完了吗?”

“在付钱。”江澈说,“我很快回来。”

宋意真:“那我先去洗澡。”

江澈:“嗯。”

便利店的自动收银机旁,江澈把买好的东西装袋,拎着东西往外走。

经过人工收银台时,目光不经意间扫到一排绚丽的包装盒。

他敛了敛眸,脚下鬼使神差地顿了顿,折回来拿了一盒,随手递给收银小哥。

宋意真在浴室里待了约莫五分钟之后,江澈回来了。

他把毛巾和牙刷还有干净衣服都放在了外面的盥洗台上,知会了她一声就出去了。

宋意真洗完澡后出来,又洗漱了一番,换上了江澈给她的运动套装。

这应该是他锻炼时穿的衣服,穿在她身上有些松垮。不过也正好,因为她没有换洗的内衣,衣服宽松点才不尴尬。

裤腰那里是松紧带,宋意真用力勒了一下,系了个蝴蝶结。

她从浴室出来,走进卧室发现江澈正在用烘干机烘衣服,而被烘的那些衣服正是她的。

宋意真尴尬地看着他,清了清嗓子,说:“我好了,你去洗澡吧。”

江澈轻轻颔首,“我用洗衣机把你的衣服洗了,再有二十分钟应该就能烘干。”

宋意真尽量让自己保持平静:“知道了。”

等江澈出去,她呆愣地看着烘干机上的内衣内裤,整张脸红成了番茄。

等所有衣服一干,宋意真立马把它们收了起来,放进衣柜的角落。

她把两床被子拿出来,在地上铺好,又找了个枕头,直接席地而眠。

地上有柔软的羊毛地毯,又铺了层厚棉被,睡起来跟大学里的硬板床感觉差不多。

一阵困意袭来,宋意真很快睡着了。

江澈回到卧室,开灯后看到在地上睡觉的宋意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他大步流星地走过去,在她身侧停下,随后半跪在地,将她连人带被子抱到了床上。

他尽最大努力放轻动作,却还是不小心把她弄醒了。

女生迷迷糊糊睁开眼,因为没睡醒声音软糯糯的,还带了几分倦意:“澈哥哥,我睡地上就好。我在学校睡硬床睡习惯了,没关系的。你明天还要去拍戏,万一感冒就不好了。”

江澈眉头仍未舒展,有些生气地捏了捏她的脸,“宋宋,你是我的妻子,难道我们不能睡一张床吗?”

“地板那么硬,又凉,你要是生病了怎么办?”

宋意真喃喃道:“我生病了你会心疼吗?”

江澈不假思索:“当然会。”

“可是,在家里的时候,你从来不跟我一起睡呀。”宋意真努了努嘴,慢慢撑着身子坐起来,“你要是早告诉我这里只有一间卧房,我就不来了。”

江澈猛然愣住,他忽然意识到她好像误会了什么。

江澈轻叹了声,拉住正欲下床的宋意真,一字一顿:“今晚你就睡这儿。”

宋意真:“那你呢?”

江澈挑眉,语气不容置喙:“我也睡这里。”

宋意真在床上规规矩矩地躺好了,留给江澈足够的位置。

“哥哥,你要是被我影响得睡不着,可以把我弄下去,我没关系的。”她咕哝了几句,很快又闭上了眼睛。

一旁,江澈哑然失笑:“小笨蛋。”

宋意真听到这句不高兴了,转过身来看着江澈,不满道:“哥哥你不夸我温柔可爱善解人意也就算了,怎么还骂我呀?这不公平!”

江澈笑了笑,看人的眼神里满满的宠溺,“我们家宋宋最温柔、最可爱、最善解人意。”

“真正笨的人是我,我早该跟你说明白,哪知道让你误会这么久。”

宋意真:“嗯?”

江澈慢慢靠近,额头轻抵她的,缓缓道:“我之所以跟你分房睡的理由是——”

“我不想对一个还没毕业的学生下手。”江澈哑着嗓子说,“但现在,这个理由已经消失了。”

宋意真愣了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原来理由就这么简单吗?一直以来,是她想多了。

男人轻轻吻了下她的额头,低声笑道:“其实今晚,我本来就没打算放你走。”

随后颈间传来一阵温热,浇灭了宋意真的睡意。

她彻底清醒过来。

宋意真低头,声如蚊蚋:“那你是打算……很晚了,你明天难道不需要去剧组吗?”

“明天夜戏。”

听到这个答案,宋意真的心重重地跳了一下。

“但你还有工作。”江澈话锋一转,“所以,我不会对你怎么样。”

宋意真“嗯”了一声,伸手抱住江澈,抬头轻轻蹭了蹭他的脸,“哥哥,晚安。”

“晚安,宋宋。”

她今晚一定不会做噩梦,要做梦肯定也是美梦。宋意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