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小说: 满分宠溺[娱乐圈] 作者: 陈夏安 更新时间:2020-10-19 02:48:44 字数:5344 阅读进度:11/15

江澈为什么刚好会在这里?难道他今天恰好在附近拍戏吗?

宋意真从不过问他的具体行程,他也不会事无巨细地讲,以至于她还真不知道江澈到底在哪个城市拍戏。

如果刚好在a市的话,那未免也太巧了一点。简直就像小说里写的那样,为了促成男女主相遇,全世界的巧合都会落在他们头上。

宋意真走进洗手间照了照镜子,黑眼圈相比前几天淡了很多,但由于经历过一场惊心动魄的飞行,受了惊吓,她的脸色不怎么好看。

可能是因为手机有自动美颜功能,所以她在跟江澈视频的时候都没发觉自己脸色这么不好。

宋意真轻叹一声,拿起手机发消息。

澈哥哥,你忙了一天,应该很累吧。

要不然,你先回去休息。我过两天去看你。[乖巧jpg]

那边显示正在输入。

过了一会儿,江澈回复她。

宋宋,你不想见到我吗?

宋意真盯着屏幕,喃喃道:“哪有?我特别想见你。”

他是不知道,下飞机踩到地面的时候,那一秒她好希望他能出现在她面前,然后抱抱她。她怎么会不想看见他呢?

宋意真抬起头,在镜子前站了一会儿。她走出洗手间,站在房间里,目光却是望向窗外。

她愣了愣,拿起手机给江澈发语音。

“我的房间在七楼,709。”

好。

约莫五分钟后,房门被敲响。

宋意真走到门口,朝猫眼里看了看,发现是酒店的服务生,应该是来收盘子的。

她打开门,站在门口,看着侍应生收走餐盘。待人离开她的视线,她往转角处看了看,依然没有江澈的身影。

她低头看手机,想确认一下江澈有没有发新消息过来。

忽然,耳边传来一阵脚步声。

她抬头,视线尽头出现一个熟悉的人影,眼眶忽的酸胀起来。

才几日不见,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他们已经分开了很久。

宋意真站在门口没动,等人走近了,这才挪开步子进屋。

门被关上,江澈摘下口罩和帽子,大步流星地走向桌子,把手里的东西放在上面。

宋意真主动挑起话题:“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江澈转过脸,轻轻睨她。一束暖光从侧面照过来,衬得他整个人温柔了几分。

他不紧不慢道:“碰巧。”

接着又补充:“今天剧组在隔壁学校的场地拍摄,我收工后出来吃饭的时候,恰好看到你了。”

“我当时还以为你是特意来找我的,可后来转念一想,你好像没问过我在哪儿拍戏。”

说到这里,他顿了几秒,无奈地笑了笑,沉声道:“好像有点儿自作多情。”

宋意真看江澈的表情平静,不像是生气的样子。可他的话,她莫名听出了几分讨伐的意味,一时间心里很不是滋味。

正欲开口,男人忽然伸手,长臂一揽,将她带进怀里。

“宋宋。”他缓缓道,“今天发生什么事了吗?我看你脸色不太好。”

宋意真糯糯地“嗯”了声,把心里的苦水悉数倒了出来:“我今天坐的那趟飞机,遇到了强气流,中间一直晃,我快吓死了。”

“那时候我在想,要是我就这么死了,连个遗言也没有,简直太可怜了。”

宋意真说完静了静,她明显感觉到肩上的力量重了几分。

他搂紧了她一些,似乎是想用这个拥抱来告诉她——

他在。

鼻尖一阵酸涩,眼眶微微湿润。宋意真缓缓吸气又吐气,努力调整呼吸。

房间里寂静了半晌,江澈开口问:“虽然这么问有点不太好,但我有点想知道……你的遗言是什么?”

他的声音富有磁性,低低的,缓慢划过耳际,惹得宋意真耳边一阵酥麻。

她清了清嗓子,徐徐道:“我希望你能把我放在心里一辈子。”

江澈什么也没说,用一个温柔的亲吻回应了她。

这是一个简单的吻。发乎情,止乎礼。

随后两人在桌边坐下来,面对面看着对方。

宋意真拿手撑着脑袋,一瞬不瞬瞧他,嘴角不自觉地上扬。

“我来a市之前看过旅游攻略,这个季节这里盛产樱桃。城郊有个樱桃园,等你拍完戏,我们一起去摘樱桃呗。”

作为一个吃货,提到吃的东西,宋意真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江澈见状,忍不住勾了勾唇角,“可以。”

“我这几天晚上都比较有空,如果你有哪些想去的地儿,我陪你去。”

宋意真摆摆手,“不用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我不怎么热衷出去玩。偶尔几次还行,天天出去浪,我会受不了的。我觉得我和你在一起就这么说说话,也挺有意思的。”

“对了,你演的那部电影,现在还在上映吗?”宋意真忽然想起江澈拍的那部吸血鬼电影,她因为害怕还没去看过。

以往,但凡是江澈演的片子,宋意真都会非常认真地看一遍。

“还没下映。”江澈说,“目前票房还不错,可能会比预计的下映时间要晚一些。”

他淡淡道:“你想去看?”

宋意真点点头,“对。”

“如果你明晚没事,我们就去看吧。”

有他在,她就不会害怕了。

江澈轻轻颔首,“好。”

和气候炎热的临江市不一样,a市的夏天一直比较清凉。

屋里没开空调,窗户开着,有凉风不断从外面吹进来。

宋意真放下撑在桌子上的胳膊,起身去掩了窗。

转身时,她的目光不经意间扫到床头柜上放着的两本纸质小说,不期然地想起了前几天读者点的番外内容。

宋意真抬眼,看向不远处的江澈,突然有了个大胆的想法。

作为一个拿过金桐奖最佳男主角的人,狂野的吻戏,对于江澈来说,应该是小菜一碟吧?

宋意真兴冲冲地朝他走过去,在他身旁坐下来。

她微微昂起脑袋,抓起他的手软声撒娇:“哥哥,要亲亲~”

江澈像是被她吓了一跳,眼底闪过一丝讶异,但很快又恢复平静。

他不动声色地看着她,微微倾身,一点点向她靠近。

眼看两个人的脸就要碰在一起,宋意真拦住他,顿了下,说:“哥哥你能不能……表现得狂一点?”

怕自己说的不够清楚,宋意真连忙补充:“不要对我太温柔,怎么嚣张怎么来。”

江澈:“……”

他往后坐正了,一脸严肃的看着她,静默了一会儿,他沉声开口问道:“什么时候的事儿?”

宋意真不知道他在讲什么,愣愣地“啊”了声,“什么意思?”

她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试图从他脸上捕捉到什么信息。但看他一脸“你是不是背着我干了什么坏事”的模样,宋意真莫名有些心虚。

他该不会……知道她利用他写小说了吧?

许多不靠谱的想法涌进脑海,正当宋意真试图理出个头绪时,男人的声音从身边传来,击碎了她的所有“幻想”。

江澈:“你什么时候有了那种癖好?”

宋意真咋舌。

什么癖好?

男人看着她,脸上就写了一个问题。

你是s,还是m。

宋意真:“……”

这下误会大了。

“那个……”宋意真轻咳一声,故作镇定道,“其实我也不确定。所以,想让你帮我确定一下。”

江澈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坐在一旁的宋意真还准备说些什么,只听得呼啦一声,江澈站起来,往前走了一小步。

他微微弯腰,左手托着她的后颈,右手穿过她的膝盖窝,十分轻松地将她抱了起来。

身体骤然腾空,宋意真下意识勾住他的脖颈,稳了稳身体。

夏季穿的衣衫薄,她的身体贴着他的胸膛,能感受到他的体温。

宋意真完全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她的脑子已经空了。

跟江澈认识十多年,宋意真从未见过他对她使坏。她不知道,这样一个人,狂起来会是什么样。

江澈走到床边,把宋意真放了下来。他把床头的两个软枕堆起来,让她背靠着枕头坐好。

“如果你觉得受不了,你就喊停。”他说着坐下来。

宋意真抿着唇,轻轻地“嗯”了声。她抬眸看向江澈,发现他的眼神已经变了。

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搭在她的腰际,微微使力,挠了她一下,而后倾身,唇角擦过她耳际,低声道:“痒吗?”

宋意真没吱声,随后腰间又传来一阵细痒,惹得她忍不住往后缩了缩,“痒。”

江澈轻笑了一声,空出来的右手捏着她的下巴,指腹轻轻按了按,加重力道:“忍着。”

他的语气有点凶,宋意真差点被吓到。她讪讪地点了点头,深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一定得坚持住。

宋意真抬眸,撞进他的视线里。

江澈的眼神薄凉又狠绝,不带有一丝温情,仿佛下一秒就会将她拆骨入腹。

宋意真下意识咬唇,紧张兮兮道:“澈哥哥,你不会咬我吧?”

江澈不咸不淡道:“难说。”

他说完慢慢靠过来,一股清冽的味道慢慢将她包围。

千钧一发之际,宋意真偏过头,栽倒在床上,轻喘道:“算了,我放弃。”

果然狂放不羁的霸道总裁只适合活在小说里。江澈只是对她稍微发了发狠,她就受不了了。

“哥哥,别演了。”宋意真说,“我不喜欢这样。”

身边的床垫往下陷了一点,宋意真松开手指,从指缝中去看江澈的脸。

他淡淡地笑着,一双漂亮的桃花眼微微扬了扬,之前有的那些复杂情绪在他眼底消失得干干净净。

宋意真伸出手,报复性地掐了下他的腰,没想到反被他拽住手腕,拉进了怀里。

下一秒,人被紧紧抱住,动弹不得。

宋意真挣扎了两下,喃喃道:“你还演上瘾了?”

江澈没回答,只是哑着嗓子问:“宋宋,要接吻吗?”

宋意真沉默了几秒,不争气地同意了。

“温柔点。”她说,“别咬我。”

江澈微微松开她,宋意真抬起脸,两个人悄然靠近,温热的呼吸轻轻交缠。

气氛旖旎,男人低下了头。

柔软的双唇传来一阵温润感,带着几分清甜,像是糖的味道,又像是花香。

晚风撬开窗,悄悄溜进房间里,像是一条灵巧的游鱼,荡过屋子里的每一个角落。

不知道从哪儿飘来的清香随风弥散在空气里,渐渐地充盈了整个房间。

床上,宋意真轻轻推了推江澈,示意他停下。得到回应后,她趴在他胸口喘气,把自己从那种差点窒息的感觉里抽离出来。

宋意真躺了好一会儿,一边回味刚刚那个感觉,一边又懊恼自己总是傻乎乎的屏气。

江澈抬手看了眼腕表,慢慢坐起来。

见他像是要走,宋意真鬼使神差地伸出手,拽住他的手腕,指腹轻轻揉了揉他的腕骨,“你先别走。”

“嗯?”

宋意真鼓起勇气道:“再、再来一次。”

男人垂眼,反手扣住她的手腕,稍稍用力,就轻易地将人压了在身下。

宋意真看着他不断靠近的脸,心脏悄然漏了一拍。

他们同床而眠的次数屈指可数。这种暧昧的姿势,还是头一次。

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眼里流转淡淡的波光,声音又低又哑:“宋宋,你别后悔。”

顿了下,他继续说:“这一次,我不会停。”

宋意真怔愣了一瞬,红着脸应声,后面的话来不及讲,双唇赫然被堵上。

密密麻麻的温润感,像是夏日里的太阳雨,又重又急。

朦胧之间,宋意真感觉自己像是被喂了一颗水果味的软糖,有清甜的气息唇齿间散开,慢慢地,那种细腻的香甜从舌尖传递到了心底。

她舒服地嘤咛了一声,情不自禁地向上抬脸,悄悄地迎合他。

年轻的男人不动声色地将人抱紧了几分,默默地加深这个热烈的吻。

房间里,细细的喘息声交织,此起彼伏,久久不停。

窗外,星月争辉,微风淡淡。

……

临别前,江澈去药店买了一支药膏和一盒棉签。

宋意真从洗手间里照完镜子出来,伸手轻轻碰了碰唇角,吃痛地嘶了一声。

“哥哥,你太过分了。”宋意真鼓了鼓腮帮,瞪了从外面回来的江澈一眼,“你看我这样,明天怎么去见人?”

江澈晃了晃手里的塑料袋,又指了指椅子,“过去坐,我帮你涂药。”

“你放心,明天早上肯定会消肿。”

宋意真走过去乖乖坐好,想了想觉得哪里不对劲,蹙眉问他:“你老实交代,你在国外的时候,真的没交女朋友吗?”

如果他完全没有恋爱经验的话,怎么可能这么会吻。

江澈云淡风轻道:“从始至终,我就你一个,没别人。”

他打开棉签盒,从里面抽出一根,伸手拧药膏时,指尖微微一顿。

江澈抬眼,定定地看着宋意真,轻唤:“宋宋。”

“怎么了?”宋意真垂眸看他的手,狐疑道,“手疼吗?”

说着要去接他手里的棉签,“我自己擦也行。”

江澈摇头,默不作声地凑到她耳边,过了一会儿,慢条斯理道:“擦药之前,要不要再亲一次?”

宋意真做了个吞咽的动作,默默地从口袋里掏出一颗柠檬糖,递到江澈面前,弱弱地来了一句:“这次,试试柠檬味的。”

江澈唇角一松,忍不住笑了笑。他收下她的糖,漫不经心地剥开糖纸,抬眸瞧了她一眼,道:“我觉得,你是m。”

宋意真倔强地反驳:“……我才不是。”

棉签扔进垃圾桶,发出一声细小的声音。

墙壁上,两道人影越靠越近,最后交叠在了一块。

……

酒店门口,宋意真站在角落里,目送江澈的车离开。

等到车子完全消失在路的尽头,她才慢慢收回视线。

宋意真拎着购物袋进酒店,上楼后敲开隔壁alba的房门。

她把锁鲜鸭脖递给alba,对方道了声谢,而后看着她惊呼了声:“irene,你的嘴唇怎么了?看上去好像有点肿欸,你晚饭吃了什么呀,辣成这样?”

宋意真尴尬了一瞬,有些难为情道:“没事,我擦了药,明天就好了。”

alba扯开嘴角笑了笑,“那就好,明天见。”

宋意真:“明天见。”

她回到房间,目光垂落在购物袋里的一管药膏上,不自觉地扬了扬唇。

他们好像断断续续亲了一个多小时。

有好几次,她让他停下,他也没答应,还真有点儿……狂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