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小说: 满分宠溺[娱乐圈] 作者: 陈夏安 更新时间:2020-10-19 02:48:36 字数:3389 阅读进度:1/15

满分宠溺

文/陈夏安

2020828

晋江文学城

独家发表

-

六月中旬,临江市。

乌云蔽日,雨一刻不停地下,路面湿漉,空气潮湿,整个城市像是被浸泡在水里似的,到处都有雨的痕迹。

宋意真坐在采访车里,盯着被雨水模糊的玻璃车窗出神。

每年这个时候,是雨水充沛的梅雨季,等到了七八月,台风和高温交替,极端天气层出不穷,对人又是另一种考验。

长期生活在这个城市里的人,大多数早已习惯这里的气候。

在临江不知不觉待了四年,渐渐地,宋意真也有些习惯了。她总会在包里备一把晴雨伞,以防不时之需。

车门被拉开,细雨和着风飘进来,将人拉回现实。

一包鼓鼓的零食被塞进她手里,塑料袋沾染了细小的水珠,湿湿润润的。

短发女生从外面进来,在她身旁坐定。车门啪的一声被关上,车子开始启动,很快驶出这条被梧桐树包围的小路。

女生喘了口气,轻轻拍着胸脯缓缓道:“学妹,今天谢谢你啊。要不是你刚好在附近,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宋意真摇摇头,朝人温和一笑:“学姐,不用客气啦,能帮到你我挺开心的。”

宋意真和这位周月学姐是校友,她们一个在西语系,一个在新闻系。两人是在大学社团活动中认识,关系还不错。

周月在一年前毕业,是当年的临江市优秀毕业生。现在她在星空传媒当记者,偶尔兼职主持人。她今天的采访对象来自西班牙,完全不懂中文。原定的翻译临时有急事不能来,于是她找了宋意真救急。

周月指着零食说:“学妹,你先吃点东西垫垫,等我回公司把素材整理一下,就请你吃晚饭。”

说着,她看了看表,“大概到六点半,你方便吗?”

天色灰暗,车里开了灯,橘黄色的暖光围绕着人,细细柔柔,像雨。

周月往旁边看过去,瞧见女生安安静静地坐在座位上,她微低着头,卷翘的睫毛轻轻耷着,薄唇轻抿,像是在犹豫。

周月愣了半晌,忽然想起什么来,大大咧咧地笑道:“不好意思啊学妹,我忘了,你跟我不一样。”

“你说你在奥罗拉买钢笔的时候我就应该想到,你今天应该是跟男朋友有约吧?”

宋意真抬眸,糯糯地应了声,“我们约好了一起看电影,我怕时间会来不及。”

她顿了下,又说:“学姐,不好意思啊。”

“没事儿。”周月说,“这样吧,你下个星期不是要参加毕业典礼嘛,到时候我送你一份礼物,就当是谢礼了,也不耽误你其他时间,你看这样行么?”

宋意真看着她,眸光干净而清澈,“好,就这么办。”

她知道,学姐不喜欢欠人情,如果她推辞,她会找各种方法还礼。

解决了这个问题,两人的聊天氛围变得轻松起来。

宋意真分享了一些学校里发生的趣事,逗得周月直乐。

快到学校时,周月忽然问:“学妹,你有兴趣当记者吗?”

“啊?”宋意真微微一愣,“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周月:“我今天跟你合作,发现你临场反应能力挺不错,人也稳,不怯场。你毕业之后不是准备gap一年嘛,我给你提供一个思路,你可以用这一年去体验各种不同的生活,找找看你到底喜欢什么。”

宋意真默了一瞬,若有所思道:“谢谢学姐,我考虑考虑。”

-

回学校后,宋意真在食堂吃了晚饭,然后拎着周月送的零食回宿舍。

宋意真住的是两人间,室友只有一位,叫宁雪,是一个性格直爽的姑娘。

宋意真把零食分了一半放在宁雪的桌上,做完这件事,她打开雅思备考资料书,安静地刷题。

三十分钟后,宁雪从外面回来。她像是遇到了特别高兴的事情,满面春风,脸上的笑容掩都掩不住。

宋意真停笔,抬眸看她,“姐妹,你面试过了?”

宁雪忙不迭点头,激动地说:“真真我跟你讲啊,我成功了!我通过面试了!从今天起,我离我偶像又近一步啦!!!”

宋意真笑了笑,指了指宁雪身后的桌子,“喏,你偶像送的零食。”

宁雪惊讶地转身,看看桌面又转头看宋意真,激动之情溢于言表:“你今天见到周学姐了?”

宋意真点头,抬起手比划了一下,“帮了她一个小忙。”

宁雪对宋意真竖了个大拇指,而后坐下来,拆开一袋饼干吃了一块,含混道:“对了,我去星空传媒面试的时候,见到你家那位了,江澈本人真的超级帅啊!你果然没骗我!”

宋意真闻言垂眸,嘴角牵起一抹淡淡的笑。

“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认出我了,还向我点头示意来着……”

其实宁雪一开始得知宋意真结婚的事情时,她是完全不相信的。一个还没毕业的大学生,跟大明星结婚,听起来就像是有猫腻。

她曾猜测过各种原因,什么奉子成婚,家族逼迫,强取豪夺之类的,直到后来某个雨天,她偶然撞见两人相拥着共用一把伞,心中种种纠结瞬间烟消云散。

毕竟,江澈也就比宋意真大两岁。俊男美女,年纪相仿,说不定人家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结婚就是水到渠成。

……

两个人插科打诨,又聊了一会儿,宋意真看时间差不多了,盖上笔帽,站起来收书本。

走前,宁雪忽然叫住她,问:“真真,你们家里养猫吗?”

宋意真摇头,认真回答:“没有,我对猫毛过敏。”

她睫毛微颤,困惑道:“怎么了?”

宁雪咕哝了一句,摇摇头,“没什么,可能是我听错了吧。”

宁雪今天面试的时候,恰好遇到江澈接受采访。

主持人问他家里有没有宠物,比如猫啊狗啊什么的。

江澈漫不经心回了句:“我家小猫,贪吃贪睡。”

此言一出,惊得在场听八卦的人都沸腾了,连她也诧异了好半天。

说真的,宁雪很难想象江澈撸猫的样子。因为他虽然看起来温润如玉,但整个人有意无意透着一股清冷感,让人觉得很有距离,是那种不容易靠近的类型。

既然宋意真说她对猫毛过敏,按理说,他们家不会养猫。不过,她长期住校,平时只是偶尔回家,江澈偷偷养猫也不奇怪。

宋意真不知道宁雪在想什么,想得那么出神,她等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打破寂静,开口跟人道别:“宁宁,下周见。”

宁雪闻声,终于回过神,朝她挥挥手,“下周见。”

天色渐晚,雨已经停了,但眼前仍是雾蒙蒙一片,视线不佳。

宋意真站在撑着伞,小心翼翼地往宿舍大门口走。

这一片住的都是大四毕业生,很多人已经提前搬走了,平日里热闹的小路变冷清了不少。

经过转角,路旁的梧桐树被风吹动,滴落几滴水珠,落在发顶,透心的凉。

宋意真抬手摸了摸,指腹沾染水渍,润润的,有点冷。她想了想还是决定打伞。

正欲开伞,一阵脚步声靠近,不多时,眼前覆过来一道阴影。

整个人被笼罩在黑色伞面之下,宋意真抬起头,视线撞进一道平静温和的目光里。

两人谁也没开口说话,就这么无声地对视着。

一会儿工夫,雨又下起来。

路灯昏黄,细碎的光线落下来,在地面拖出两道交叠的人影。

宋意真转身,走在男人身侧。她换了只手拿伞,把那把还未干透的晴雨伞拿得离人远了些。

似是心照不宣的,两人向前走了一小段路,男人修长好看的手默默覆上女生柔软白皙的五指,稍稍使力,握紧了几分。

有司机开车,两个人一起坐在后座。

车子走了没多远,宋意真昏昏欲睡。

她的体力本就不怎么样,加上下午集中精神累了半天,到这会儿松懈下来,困意如潮水般滚滚袭来。

宋意真靠着江澈的肩膀,阖眼休息。意识混沌前,她似乎听到一声似有若无的轻笑,从头顶传来,低低的,听上去有些无奈。

等宋意真再次醒来时,她发现自己被人抱在怀里。

鼻尖萦绕着一股淡淡的雪松香气,清冽好闻。

从她的视角往上看,能看到男人性感的喉结和清晰流畅的下颌线,目光再往上移一点,视野更开阔,能看到他俊朗帅气的侧颜。

江澈闭着眼,呼吸平稳,像是睡着了。

车子平稳地停在路边,看样子是到了目的地。

细雨淅淅沥沥,雨水模糊车窗,结起一层轻雾。

车里安静得只能听见浅浅的呼吸声。

宋意真怔了一瞬,鬼使神差地伸出手,缓缓往上抬,最后停在他的喉结处,然后食指轻轻蜷曲,慢慢地、恶趣味似的挠了一下。

似是不尽兴,宋意真又勾了勾手指。

下一秒,男人喉间轻动,眼皮微掀,眼底透着一丝浅浅的倦意。

被她抚过的喉结上下滚了滚,他蓦地开口,话音里夹杂淡淡的笑意,声音有点哑,“宋宋。”

宋意真闻声抬眸,对上一双清澈的眸,倏然间像是看见了铺满星星的璀璨银河,呼吸微微一滞。

“乖一点。”他对她说。

“别乱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