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关于回忆

小说: 乱世魔妃是上神 作者: 溺水的玳瑁 更新时间:2020-08-01 21:36:36 字数:3344 阅读进度:97/99

他想守护这个孩子,守护她甜甜的笑容,佛祖像是看出了清心心中所想的一样,但他并没有揭穿清心,他朝着清心伸手,清心的金环从他手腕上脱离飞向佛祖。

金环在佛祖面前停了下来,佛祖将金环拿在手中,金环上一些符咒发出一阵阵的光,佛祖眼睛盯着金环缓缓开口:“清心你可知道为何你从小到大佛界不干涉你的情欲?”

“清心不知。”

“佛界当初决定让你来作为佛界的剑体,日后是会为了六界苍生牺牲自己封印夸魖,这一切的前提是你得学会如何爱人,爱天下苍生。”

“弟子明白。”

“可若是让你在她和天下苍生之间选择的话你会如何选择呢?”

清心没想到佛祖会问出这样的问题,他知道佛祖口中的“她”指的是彼岸,清心迟疑了几秒后低下头面无表情:“弟子当然会选择天下苍生。”

表面毫无波澜的清心心中其实已经乱成了一团乱麻,他刚刚在心里做出要守护彼岸的想法,佛祖就抛给他这样的难题,他的回答是违心的,是众人所期待的答案,但并不是他真正的想法,他希望永远不用做出这样的选择。

他不明白为什么佛祖要将彼岸和六界苍生作为比较,她明明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儿。

清心从小在佛祖脚边长大,他心里在想什么佛祖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只是作为佛家人不方便明说,佛祖施法,金环开始燃烧,金环上的符咒在火焰中更加明显起来。

过了一会儿金环上的火焰渐渐退去,金环重新回到清心身边,清心将手抬起,金环自动套到他的手腕上。

“这个选择终有一天你会面对,面对挚爱失去的痛苦,你先回去闭关几日再去人界吧,关于你心中的疑惑,也许这个金环能够给你一些提示。”

清心离开佛殿后直接来到了思忧崖,思忧崖的比翼花一如既往的开着。

清心身上的那只金蝴蝶迫不及待的出现在花丛中飞舞,让清心不由得想起了红衣的小女孩儿彼岸,他摇了摇头想要甩去心中的杂念,微风习习比翼花的香味扑面而来,清心的脑海中更加思绪万千。

他走到花丛中间的那块大石头上盘膝而坐,眼睛一闭上他的外衫都开始漂浮起来,金环再次离开他的手腕飞到他的头顶,这一次金换上出现的金光变成一人高的圆形结界将清心包裹其中。

结界中的清心只感觉到一阵白光后再次睁开眼发现自己身处一处幻境中,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装扮,黑色的衣衫上面绣着暗金色的流云,再抬头看看四周的环境。

“花神谷。”他自言自语说出了声,自己现在身处的环境俨然就是花神谷,而自己正在那棵大菩提树下。

清心起身走到湖边,湖面微波粼粼,他借着湖面勉强看清了自己的模样,那张脸还是自己,不同的是头上有头发还用一根白玉兰花状的木簪子简单束起,衣服穿着也和自己不同。

清心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感觉这个人就是自己,又不是自己,这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正当他看着湖面发呆的时候两只金色的蝴蝶追逐着翩翩的闯入他的视线,清心心中大喜,心想既然金色蝴蝶在这里出现,那是不是意味着自己可以见到彼岸。

一双软软的手覆上他的眼睛,一股百花的清香传来:“猜猜我是谁。”甜甜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清心想都没想就说出了口:“别闹了,这花神谷除了你之外还会有谁这样玩的。”但是说出口的话和自己说的却不一样,清心疑惑了,自己想说的明明是彼岸,为何说出口之后就变了。

很快清心就意识到了不对劲,与其说这个人是自己还不如说现在自己的意识存在在这个人的身体里,因为她只能旁观,却连说一句话的权利都没有,只能在这个男人的身体里旁观发生在他身上的事。

随着女子咯咯笑的松开手男子回头看到一张笑的像花儿一般的脸,清心心中再次震惊起来,因为这张脸和曾经出现在他梦中的花姬的脸一模一样,直觉告诉他眼前的这个人就是花姬。

“你怎么来了。”

“我看铸哥哥你一个人在这湖边发呆,所以过来吓吓你。”

“咱们花姬妹妹又调皮了。”铸伸手将花姬的手握住,另一只手摸了摸她的头对她宠溺的笑了,花姬也害羞的低下了头。

清心从小在佛界长大哪里接触过这么亲密的事,闭上眼睛不停的念着阿弥陀佛,但毫无作用,因为现在那个男子的眼睛就相当于是他的眼睛一样,男子所能看到的一切就算清心闭着眼,也能一清二楚的看到。

女子脸上的娇羞逐渐变成了难过:“铸哥哥你是不是因为夸魆的事烦恼?你可不可以不要去?”她明知这样是没用的的,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

只见铸的目光继续看向湖面,淡淡道:“若我不去的话,日后这花神谷恐怕也没有这番美景了,我要守护你,守护这花神谷啊。”

“可是山谷入口处还有忘忧花,夸魆没那么容易进入花神谷的。”

“傻姑娘,那忘忧花岂是挡住夸魆?”

花姬不说话了,她知道说什么也没用,也知道若是放任夸魆不管的话总有一天夸魆会危害到自己的花神谷,谷外传来消息夸魆在六界杀伤抢虐无恶不作,引起了人神共愤,人人得而诛之,但是夸魆魔力强大,没几个人能拿他怎样,导致他一直逍遥法外。

各界已经多次请求几位上神出面惩治夸魆,铸最放心不下的就是花姬了,花姬虽然是六位上神之一,但她也只是因为是众花之首才被称为上神,在夸魆面前是不堪一击的,铸怎么可能舍得让她去面对夸魆。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在夸魆将魔爪伸到花神谷之前主动去阻止他。

清心眼前一黑,再次睁开眼之后回到了思忧崖,他抬头看了看自己头顶散发着金光的金环,似乎明白了些什么,继续闭上眼睛。

这一次场景变了个地方,变成了人间,虽说是人间更像是地狱,整个村庄里面都充满了黑气,村庄里面的人互相残杀着。

花姬和铸一来到这里就被这里的场景给惊呆了,村庄里面一片废墟,每个村民身上也散发着黑气,他们的眼睛都变成了黑洞,嘴巴大大的张着,嘴里不停地发出临死前卡在喉咙处的那种啊的声音,听起来恐怖极了。

花姬有些不可置信的捂住耳朵,但眼前的这一切太触目惊心了,她眼里蓄满了泪水看向铸。

铸的手握成拳头因为气愤而不停颤抖着。

其中一个大人追上了一个同样已经变成不人不鬼模样的小孩子开始啃食,小孩儿惨叫着,但没什么用,只能无力的挥舞着四周用空洞的眼神看着自己被啃食,花姬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一幕,捂住了嘴惊呼出声。

那个正在啃食的那个大人听到声音朝花姬这边看过来,他的脸上满是鲜血,手上还拿着正在滴血的心脏......

铸手一挥,一把剑飞过去正刺入那人的心脏,那人就这样软软倒下去正好盖住了他面前那小孩儿的尸体。

花姬是想要伸手阻拦的,她欲言又止,同样想要伸手阻止的还有在铸的视角看着这一切的清心,似乎是看到花姬脸上的为难,铸回答了两人的疑惑:“他们已经没救了,如果放任不管的话只会危害更多的人,只能这样让他们解脱。”

清心不得不在心里佩服铸的做法果断,他甚至开始问自己,若是这样的事发生在自己身上自己该如何做选择,自己身为佛家人不能杀生,可这些人,还算是人吗?

正当清心迟疑的时候又有一个变了模样的妇女朝这边扑过来,花姬看到后心神一动,几根藤蔓破土而出将那个妇女缠住,那个妇女依旧不死心的张牙舞爪着,嘴中还发出呜呜的声音,就像是在哭一样。

花姬原本变为尖刺的一截藤蔓因为这呜呜声而在妇女的胸前停了下来,还差一点就要刺入,只要花姬心中一动,那藤蔓就会穿过那个妇女的身体,她也会变得像刚才那个被剑刺入心脏的男子一样身体一软得到解脱,可是花姬始终下不去手,仔细看去的话还能看到妇女那空洞的眼睛中居然有眼泪流出来。

“给她解脱吧,花姬,她看起来很痛苦。”

花姬迟疑了许久狠心闭上眼,那根藤蔓最终刺入那妇女的心脏,女子不再动弹了,因为藤蔓的缘故就那妇女还保持着站立的姿势,随着花姬的心理防线崩塌,妇女的身体也随着藤蔓瘫倒在地。

“铸哥哥,一起去吧。”

“嗯?”

铸不知道花姬在说什么,疑惑的看着她。

“我说,让夸魆停止危害六界这件事,我们一起去吧。”花姬说这话时眼睛盯着那个被啃食过的孩子,他空洞的眼睛不知道在看什么地方。

花姬不希望再有孩子变成这个模样了。

但是铸毫不思索的就拒绝了:“不行!”

“为什么?”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

铸说完这话之后不再理会花姬,转身去处理村中那些被黑化过的村民了。